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4

漂姨 lanqi1119 1579 2013-08-12 16:12:33

  琴知道老沙要她回去一定有要紧事,电话里不说什么事更让她惴惴不安。

她和小君夫妇商量,暂时让奶奶过来帮忙。孩子的奶奶在农村,守寡多年,习惯了农村的生活,习惯了干农活,是村里的大能人。现在不愿意来也不行了。

安排好北京家里的事,琴依依不舍地把孩子交给奶奶。孩子好像知道外婆要走很长时间似的,哭闹得很凶。琴一咬牙转身快走,她怕自己心一软又耽搁几天。平日里,她和小君的孩子呆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就算小君夫妇白天能从她怀里抱过孩子,亲热一番;晚上这孩子也不要父母,一定要外婆陪着才不哭闹。

琴下飞机,来接他的意外的是医务处的那个男同事。

老沙出医疗事故了。他给一个女病人做搭桥的时候,那个病人死在了手术台上。

这种手术称为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是在充满动脉血的主动脉根部和缺血心肌之间建立起一条畅通的路径,因此,有人形象地将其称为在心脏上架起了“桥梁”,俗称“搭桥术”。按说心脏搭桥是个技术很成熟的手术,特别是他们家老沙,多少病人等着他排队手术。

他从同事口里得知,那个女病人50岁,和一个身患全身性红斑狼疮的女儿相依为命。现在病人家属正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医院。一是留下的孤苦伶仃没人照顾实在可怜,引起了大家的同情心。二是谁将来照顾这个女孩,都要争取一笔费用。

医院怕家属影响到医院的正常工作,想把病人家属带到地下室去解决问题。因为以前也有过医疗事故,家属请记者,拉横幅,打医生,砸闹谈判桌椅,确实有过失控的时候。

琴见到这群家属的时候,不是以主刀医生的身份出现的,她只是个有关系的旁观者。

这群家属中多数是文化人,是家族的代表。他们断然拒绝了去地下室的要求,在处理医患纠纷的大办公室里,冷静的坐着。

这是病人死后的第2天。

院方代表说,如果你们认为是医疗事故,可以通过正常程序,申请医疗鉴定。病人还差着抢救时医院垫付的2万元。

家属要求医院解释为什么病人在麻醉死亡后8个小时才被退出手术室。看来家属中有懂医的,他们有备而来。

他们提出了50万的赔偿金,琴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就是上法院也不可能。双方的协商结果是医院退一步,不要那抢救的2万块了,说是考虑到病人的实际困难。家属不同意,谈判结束,第2天再来。

琴回到家见到丈夫,他好像老了很多岁。对于技术上和专业上的事,琴不太了解,丈夫也不会和他多说。他直感丈夫这次是有过错,但绝对不是责任事故。丈夫的老师正是看重这个学生的是认真,负责,钻研的态度。多年来,丈夫对于病人来说就是希望,是信任,是救星!

琴不想丈夫因为这个事步郁医生的后尘。她想帮丈夫做点什么,她给那个男同事去了电话,说自己愿意拿出些钱来补偿那个女儿。

男同事骂他糊涂,说这等于不打自招?等于承认了医疗事故!他要琴冷静点,拖到大家精疲力尽。还说谈判谈判就是你退一步,我退一步。

直到第6天还是没有达成协议,眼见着民间的7天死人必须入土为安的时间到了,病人家属间出现了动摇,医院也担心这个病人都是旁系亲属,真的不要遗体了,那是件棘手的事。

最终这件事并没有被定性为医疗事故,医院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免去了2万医疗费,补偿2万丧葬费。

老沙对琴说,他会去看那个患者留下来的女儿,会尽全力医治她的病。

琴陪了丈夫一个月,这个月里她也在做很多事。她是退休了,可医保全国没统一,没联网。她在北京看病吃药要报销的话还有很麻烦的。

小君虽没催她来北京,但琴从电话里知道,小君对奶奶带孩子不满。说不讲卫生啦,孩子吃饭都学会“吧唧”嘴啦......

孩子的奶奶当年可是妇女队长,现在一把年纪了,身子骨还硬朗到可以带一帮后生上山摘蘑菇,她可是个头,拿着竹竿一边赶走毒蛇,一边开路。这个在自己熟悉的土地无比从容,无比骄傲的老人,到了城市却无从施展,无法适应。

琴没去北京,因为小女儿沙小吟要她去深圳。小女儿威胁,撒娇的说:“妈,你可要一碗水端平!”

小女儿也刚生了个儿子,也需要他这个有经验的妈!

和老沙商量后。琴来到了深圳,再一次被动地成了漂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