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7

漂姨 lanqi1119 1029 2013-08-12 16:12:33

  再次来到北京,外孙儿已经1岁零2月,会说简单的单词。见到外婆那个亲热劲儿就别提了。小孩子好像天生知道他和这个人有血缘关系,把小脸贴在漂姨的脸上反复磨蹭。

“何禾!妈妈抱,给外婆休息一下”。小君从漂姨手里接过孩子。

小君的的老公姓何,东北人,他们的孩子取名何禾。何禾现在还不会走路,不像小君小时候已经可以满地跑了。

北京的冬天屋里很暖和,家家户户到11月中下旬就开始有暖气。漂姨觉得室内温度有点高,她拉开阳台门。阳台上有她上次去早市买的家庭盆栽芦荟。除了美化居室,还可供家庭保健使用。新鲜的芦荟叶子可以随时采摘。用于美容护肤。芦荟不但白天进行光合作用,放出氧气,而且在夜间还可以吸收室内的二氧化碳,净化室内的空气。还有一株小型桂花,漂姨喜欢桂花的香气,还知道它有杀菌作用。

这两样盆载被奶奶伺候的很好,旁边还多了两个旧脸盆。脸盆里种上了大蒜和葱,长得更好。漂姨知道北方人喜欢吃面食,这两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奶奶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

漂姨甚至觉得如果能和奶奶相处一段时间,她要好好和奶奶学习做各种杂粮面食。

第2天,漂姨带何禾出门的时候,一群漂族老人围了过来。他们问长问短,问寒问暖,七嘴八舌,那种热情就像迎接个离群回归的人。他们中有河南人,东北人,内蒙人,四川人,湖南人......有的是夫妻双双来的,有的也像漂姨只来了一个,老伴儿还没退休。

这群人的话题都是问绕着带孩子和油盐加醋茶的,再就是这群外地人在一起投诉社区对“外地人”的不公。所谓外地人就是没有北京户口。

陈老汉说:“买一套北京各大公园的年票,北京本地老人只要花50元,而我得得掏120元”。

黎妈妈说:“社区免费给老人打流感疫苗,考虑自己是“外地人”,自己花钱打,得等有北京户口的老人打完了,才能轮上他们这些外地老人”。

很多人都上了年纪,有了多种疾病,常年吃药打针不断。享受医保的人们每次住院前,都要回老家办理申请手续,否则,在外地的医疗费用必须由自己承担。而每次出院后,又要回老家报销。报销手续繁琐,而且报销时间还有限制,超时就报不了。异地住院要回原居住地办理申请手续和报销,是“漂族老人”们最烦心的事。他和“户口歧视”几乎成为所有“漂族老人”难以释怀的心结。

好几天漂姨都没有看见小新的妈,小新比禾禾大3岁,他的爸爸是干什么的,小新妈曾告诉过漂姨,但漂姨现在想不起来了。小新妈不上班自己在家带孩子。也没有北京户口。

姚奶奶悄悄告诉漂姨:“小新妈又怀孕了,社区追的紧。小新妈躲到原籍去了”。

看来小新妈要生完孩子回来,他老公想要个女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