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9

漂姨 lanqi1119 1118 2013-08-12 16:12:33

  漂姨先一步带着禾禾回了家,小君和女婿要年三十放假才回。

老沙和别人换了个班来接琴,见到外孙自是好喜欢。都说隔代亲,一会儿,爷孙两人就没大没小的玩到一起了。

琴开始收拾屋子,掸尘。没女人的家就是灰尘多!老沙把屋子保持得表面看起来很干净,洗衣机里也没脏衣服,就是屋子的陈列的东西全是灰。地板估计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撒网地拖一下。孙子们还小,都要把地板当床玩的。琴把地板,墙裙都擦拭了几遍,又消了毒。真个屋子里弥漫这来苏尔的味道。那是琴久违的味道,现在闻来很亲切。

原来没退休的时候,琴去那个公共场合都不打自招,她身上的来苏尔味道一下就暴露了她的职业。

小禾不习惯,好奇的怂着鼻子闻着,鼻子还一揪一揪的,惹得老沙哈哈大笑。

在北京的家里,琴也消毒,但用的是84消毒液味道不同。

打扫干净,琴拿出了床单被子铺放在阳台上暴晒。今天的太阳很好,犹如琴的心情。太阳的紫外线是天然的消毒杀菌武器。她要等女儿们回来睡觉的时候,闻到那阳光暴晒后的被服的芳香,感受到母亲的温暖。

一切忙好停当后,琴打量了一下爷儿俩。老沙既然没显露白头发,看来琴不给他染发,他自己也能对付。

琴说:“老沙,了不起呀,自己会去理发店拾掇头发啦?”

老沙回答:“没你地球就不转了,你不帮我染,就没有好心人可怜我这老头子了?”。

琴懒得搭理老沙,这老头子一定是故意气我,以发泄她顾着女儿,怠慢他的怨气。

老沙说:“正好大家都回来了,过年的时候腾出个房间,把慧慧也接来过,家里的钢琴找人调试过了,慧慧可以弹”。

琴说:“完全同意!”。

琴也想见见这个可怜的孩子,上次谈判的时候,这孩子一直没出现。眼下快过年了,慧慧一定会更想母亲。接来住几天,他们家人多,有孩子闹腾也许能转移慧慧的心情。钢琴家里本来就是摆设,琴的两个女儿只学到五年级,就因为要小升初停了。这架钢琴本来想送给慧慧的,但她自己有母亲留下的琴,再好也替代不了。

琴问:“慧慧现在的身体怎么样?”

老沙说:“恢复的很乐观,现在能自食其力,除了教5-6个孩子钢琴,还去了一家酒店的西餐厅,每天弹两小时钢琴,收入也不错。”。

老沙说这孩子乖巧,安静,招人喜欢,好多老外都争着抱着她亲她,吻她。因为不能晒太阳,老沙有空休息的时候也会开车去接送慧慧,顺便听他弹琴。

琴说:“这孩子多大了?”。

老沙说:“26了”。

“那是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如果身体可以的话”琴说。老沙说:“是呀,这个病稳定后,正常生活一点问题没有。就靠你这个能人阿姨关心一下了,我只管治病,生活问题归你管!”。

琴还真是有这个热心肠,她马上就搜肠刮肚地想,哪个熟人的孩子可以可以与慧慧相配。一一道来征求老沙意见。老沙说和他说没有用,见了慧慧得和慧慧说,就不搭理琴了。

话题是老沙挑起的,变成琴剃头挑子一头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