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20

漂姨 lanqi1119 1263 2013-08-12 16:12:33

  北京的10月是最美丽的季节。天湛蓝湛蓝的,暖暖的阳光晒着万物,满树金黄随秋风摇曳。人的身体舒适度也是最高的。

漂姨午睡了起来,重阳节快到了,她今天要去买茱萸,还要去买重阳糕。以前这个节日她是不过的,这几年漂族的生活接触的老人多了,这个节日变成了生活中的重头戏。社区会组织老年人登山秋游还会去公园赏菊。齐奶奶,齐爷爷和好了,要回去祭祖。当然齐奶奶的名字是一定会重新刻在齐家的墓碑上的。

重阳节是杂糅多种民俗为一体而形成的汉族传统节日。九九重阳,因为与“久久”同音,九在数字中又是最大数,有长久长寿的含意,况且秋季也是一年收获的黄金季节,人们对此节历来有着特殊的感情。古人认为在重阳节这一天插茱萸可以避难消灾;“糕”和高又是谐音,祝愿子女百事俱高!

郁大夫来电话,要琴回去过节。说不回来恐怕不行!琴说有什么不行的,以前忙,好多节都不过,别说是重阳节了!在琴的家里只有春节可以热热闹闹上几天。

晚上小吟来电话也要妈妈回去看看。琴疑惑了:“莫非是老沙身体有什么不适?”

琴给老沙去了电话,老沙说还行。琴真的放心不下了,老沙从来你问他怎样他都说:“好”!这个还行确实有点勉强,琴一夜碾转反辙。第2天她还是和小君商量回去一趟。

到了家,郁大夫就过来了。发生的事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

老沙和来医院进修的女医生好上了,全院都知道,连小女儿小吟也知道。说明老沙没准备瞒着琴。

不知道怎么送走的郁,琴只觉得血压又上来了,她赶紧吃了药,躺在床上。休息了半小时,她给小君报平安,大女儿让她别急着回来,她也知道这事。

定了定神,她去电话老沙,老沙说让她休息一天,他明天回来。显然老沙是不住在家里好久了,知道琴回来也不准备现在就回。

琴愤怒了,她要和老沙离婚,她想好了,老沙明天一回来他就提离婚。琴开始在家里打扫卫生,擦地,擦窗户,所有卫生死角都不放过,直到精疲力尽。

第2天老沙回来了,没等琴说话,老沙就递给琴一份离婚协议书。琴看都不看,撕的粉碎。

老沙说:“你先冷静一下”,然后走了。

郁大夫来的时候,屋子里全是碎纸片,琴瘫坐在沙发上,是老沙要郁来的,他把家里的钥匙给了郁。他怕琴血压高出事,要郁来陪陪琴。还要郁转告琴,这婚是一定要离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希望大家也不要再劝了。

琴见郁进来,放声哭了。她的自信,她的矜持,她的精神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郁一直没说话,只是递给了琴一把热毛巾。

接下来几天,琴还是没理清头绪,她先想问老沙为什么?然后想找那个进修女医生聊聊。郁都阻止了。郁说,她发现这事,找老沙谈过。琴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也不为什么,因为老沙是男人,琴打有了孩子起就变成了母亲,不再是老沙的爱人和老婆了。老沙是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他们的缘分到头了。

琴后来又和老沙谈了一次,她问老沙:“如果我不再去北京,在家一心一意和你过。我们还能从头来过吗?”。

老沙的回答是:“我们彼此很了解对方,恐怕不行!”。

老沙说得很婉转,但彻底击垮了琴的最后一丝希望。她签了那份协议,和老沙去了民政局。把红本换成了蓝本。

办完手续的那天,小女儿出现在她的身边,把她接去了深圳。琴知道,那是老沙的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