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23

漂姨 lanqi1119 1020 2013-08-12 16:12:33

  琴在和老沙离婚的时候是心有不甘的,她是个传统的女人。

年轻时长得太出众,结婚后,特别是有了小君和小吟后,就素面朝天了。老沙把每月工资交给她,把家庭开支大权交给她,她就偷着乐,自以为这就是先生对婚姻的忠诚,对家的负责任。有了两个孩子的时候俩人生活不富裕,琴整天为吃饭穿衣,孩子学费、人情礼义、家庭用度等等无处不需要用钱的地方操心着急,晚上尽做些捡钱梦,大部分情况下她都选择自己省吃俭用。而老沙是有私房钱的,他的奖金,他的红包高过他的工资,琴知道。这在两个闺女结婚和自己买房子的时候,老沙都拿出来过。

琴只知道她一生只结一次婚,他只爱老沙一个人。呆在围城里,上班做事下班回家,守着先生孩子,洗衣烧饭拖地板。听说某某离婚了,瞠目结舌之余,总要横加批判。好像离婚就是犯罪,是对社会的犯罪,对家庭犯罪,对孩子犯罪。从不去想这是为什么!她沉浸在系着围裙,拿起菜刀,萝卜青菜,锅碗瓢盆,一份粗茶淡饭的温馨中,摊上老沙脾气好,两人又很少吵架。

她在医院工作的30几年,只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干好自己的事。年终总结会,不出色也不出问题。她不巴结领导,也不寻找升迁的机会。和她同资历的人都当主任了,她却因为业绩平平,但能说会道,才脱离了一线岗位。事业上充其量是个熟练的“接生婆”。大部分业余时间她在家里敝帚自珍,翻箱倒柜。用旧的东西舍不得丢,收藏的报纸和书籍纸张发黄,还是走一个地方搬一个地方,仿佛也有一段情不愿割舍。

她也有梦想。比如说,早点退休,然后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想睡懒觉就睡到正午十二点,想上网就上到星星走了月亮落。想出去旅游就东看茫茫大海,西看雪域高原,北看大漠孤烟,南看新兴城市中。结果却做了南北漂姨。

她说他有个来生梦想,那就是,再也不做女人。满脑子男尊女卑的封建残余思想,动不动就说“男主外,女主内”“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等等之类的话。好像老沙都不认可。是琴坚持要生第2胎的,老沙觉得女儿也很好,又生了个女儿后,琴自己觉得欠了他们老沙家的了。更是任劳任怨。

几年漂姨的生活,使她陶醉在两地奔波的成功的喜悦中,更少了和老沙的交流,她以为全世界的男人会出轨,他们家老沙不会!她不知道她在老沙眼里“已宛如一杯隔夜茶”。

她和老沙生活了这么久,她知道老沙是个不苟言笑,说一不二的人,他的绝情是十匹马拉不回来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琴没有“拖”!

但她还是不甘,她经常有事无事地打电话给郁大夫。盘敲侧击地问老沙的近况。她不盼着老沙好,她总觉得老沙离开了她是一种损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