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16

漂姨 lanqi1119 1059 2013-08-12 16:12:33

  禾禾快3岁了。到了能入托的年龄。小君夫妇和爸爸妈妈商量,让小君上北京小区的幼儿园。

琴不想离开老沙,想让外孙就在自己身边上幼儿园。可女儿思念自己的孩子,女儿对自己的孩子有她自己的教育方式。要不是上次慧慧的风波,禾禾会一直在北京。

眼下老沙退休还早,就算到了退休年龄,他也是医院的一个“宝”,也会在专家门诊发挥余热。

小君的单位是销售医疗器械的,小君是总经理助理,整天飞来飞去忙得不可开交。小君说:“北京的教育好过自己的家乡,她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是这些年常常提起的一句话。琴觉得让孩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有好的心态和健全人格,才是家长给予孩子能够受用终生的财富。老沙也认为,每个孩子都有其不同的先天禀赋和兴趣倾向,广撒网很小就去学这学那随大流,宁可站错起跑线,也不漏站起跑线的做法,加重了孩子的学习负担,甚至使孩子从小对学习产生厌恶情绪。

就拿禾禾来说,琴和老沙试着让慧慧教他钢琴,小家伙刚开始觉得新鲜,还愿意坐下来捣鼓一会儿,后来一看见打开钢琴就发脾气。“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也成为助长学前教育“小学化”和应试教育观念难以根除的重要因素。像个毒瘤。

为了这件事,远在深圳的小吟和近在邻居的郁大夫一家都参与了电话讨论。

郁大夫说,他儿子和媳妇去国外留学的时候要她去,她就是没去,她坚持要儿子学成归来。她说要是去了,指不定现在和老中医怎么样了呢。她不愿意给儿子增加精神上的负担,要是再年轻个20岁,30岁,她还可能去国外看一看适应一下。现在看来的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儿子一家回来了,亏得早回来。

小吟说,姐姐自私,他心疼爸爸没有妈妈照顾会有很多不习惯,不安逸。她和小君在电话里吵起来,姐妹俩真吵!

小吟说:“上次慧慧的事是扼杀在萌芽状态了,爸爸那么优秀,要是妈妈老不在身边,有诱惑了怎么办?”

小君说:“咱妈妈那么优秀,那个女人能跟妈妈抢爸爸?”

小吟说小君幼稚,男人看女人不同于女人看女人,男人眼里的优秀不是永恒的。她说她在深圳看多了,大把男人呢结婚的时候找的老婆是一个标准,时间长了找的另一个女人又是一个标准。她对给爸爸找个小保姆的建议持坚决反对态度。

小君说小吟经济条件好,没这份担心。她说自己现在是“房奴”。如果两人中有一个人不去工作,留下来照顾孩子。马上就过不了,她实在没办法。她只有求助妈妈!

小君说:“妈妈是她最宝贵的财富”。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小君的这句“妈妈是他最宝贵的财富”使得琴离开了自己的熟悉的家和老沙,带着外孙又投入到漂族大军。

唉!中华民族的伟大母亲是最富有同情心,道义感和牺牲精神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