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21

漂姨 lanqi1119 1063 2013-08-12 16:12:33

  琴随女儿来到深圳,还没从离婚的打击中走出来。又一个不小的事让他深感意外。

她没看见外孙,也没看见女儿的老公。她起先以为女儿为了“家丑不外扬”故意支走了女婿。但3天没见外孙,她不能不问了。女儿说,孩子在奶奶家,如果外婆想见,随时可以叫他们送过来。

她这个当妈的,当得真是失败,以前她一直自诩是“慈母”。女儿离婚了,都小半年了,她都不知道。

她不得不找女儿谈谈,为什么过的好好的要离婚!他俩可是在大学就认识,一起读了研究生,一起来的深圳。成了家,有了孩子。有什么事非要到离婚的地步?现在的年轻人太不把婚姻当回事了,她要弄清楚是女儿的错,还是女婿的错。从表面现象看女儿有错,孩子都没跟她。这小女儿打小就跟他父亲好,指不定遗传了他爸爸的风流基因。

琴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质问女儿的。

小吟的回答出乎琴的意料,至少她一时半会儿没明白过来。

小吟说:“爸爸知道我的事,你一直在北京忙,就没告诉你,不想惊着你。”。

琴很生气,把对老沙的满腔怨恨一古脑发泄了出来。

她咆哮地喊:“你有当我是你的妈妈吗?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说,去和你那不明事理,不负责任的男人说,我看你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琴一急,就把小吟的爸爸,那个跟他生活了35年的前夫说成那个男人那么不削。

小吟不干了,她也有委屈,但她知道他妈妈现在情绪失控。她生生地把“不可理喻”4个想说的字,咽了下去。她了解他的爸爸,虽然她不愿意人说他爸爸,就算说他爸爸的这个人是妈妈,她也不愿意。她情急之下丢下了另外4个字“以后再说”,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带上了。

只留下琴一一个人在客厅傻傻地坐着。

琴姨第一个冲动是想打个电话,把那个玩恩负义,薄情寡义,为老不尊,不是玩意的沙骂一顿。

然而,她抓起电话又放下了。她想起郁大夫劝他的话:“一事对一事,你找人家干嘛?!”

那回是琴要找那个进修女医生。郁大夫不让她那么干。郁和她回忆他们医院早期曾经发生的事,当时事不关己,琴和郁都感叹,感慨那个当事人的大度和修养。

这是发生在他们医院的真事。郁大夫药房的好朋友邢医生值夜班,因为把重要的东西落家里了,回去取。到家后发现他丈夫和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睡在他们的床上。

当时,邢医生退出了房间,请他们穿好衣服。她对那个女人说:“请你回避一下,我想我们的婚姻出问题了,和你没关系,我和丈夫沟通一下,给你答复!”。

后来知道这个事的郁和琴说,琴还真佩服邢大夫的冷静和涵养。她说这也许是最好的处理方式。给别人面子等于给自己尊严。

确实女儿离婚的事和爸爸无关,这也是自己的女儿,她必须和女儿道歉。

想到这儿,琴敲女儿房门。她要女儿出来,也许真该好好聊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