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29

漂姨 lanqi1119 1079 2013-08-12 16:12:33

  老沙回去后给琴向医院办理了申请转院手术,然后去医保中心备案,琴才能在深圳做手术。虽然琴有医保,但异地住院还是有很多费用不能报销的,比起在琴原来的单位做,要花很多冤枉钱。

回去手术是不现实的,这个手术需要康复治疗,以琴现在的情况,只有小女儿这儿最合适了。

手术很成功,小吟向单位请了假全天候照顾妈妈。

琴觉得对不住女儿,开始配合康复锻炼。她知道半月板损伤术后的恢复是影响术后治愈率的重要因素。

时间是治愈一切伤痛的良方。琴在经历了任性,受伤,手术,康复后渐渐明白:老沙和她只是孩子的妈妈和孩子的爸爸关系了。老沙虽然也很关心他的膝盖康复情况,也只是电话里问问,再提点建议什么的。每次电话琴都知道电话那头是两个人。她不需要他们的关心和怜悯。

一切要靠自己,这句看起来很冠冕堂皇的话,在她躺在手术台上她真正地领悟了。

她回想她第一次跟随带教老师接生一个孩子,那个孕妇就是不配合,不知道怎么使劲,再改破腹产已经来不及了。如果那个孕妇不那么娇气,不那么护疼。知道阵痛来的时候只能靠自己,不来的时候要养精蓄锐。那么那个孩子就不会夭折。当时,带教老师急的说的话令琴这个刚出学校的女孩听起来都害臊。她说:“用劲呀!用劲!有劲儿搞,没劲儿生呀?快!跟着我的节奏,深呼吸。使劲!像振大便一样地用劲!”。

婚姻解体就如同生孩子。那种死去活来的痛的感受一个是肉体的,一个是精神的。

她奇怪小女儿的婚姻也破裂了,她的阵痛怎么就没她的厉害?

小吟说“痛是痛的,但长痛不如短痛”。在一定程度上,小女儿的生活态度也感染了她。

小女儿说每天太阳会照常升起,她说把“欢乐是暂时的,好比一阵轻风掠过大地,痛苦是永恒的!”,改成“痛苦是暂时的,好比一阵轻风吹过大地,欢乐是永恒的!”,比较合适现在的积极生活观。

小吟好像又恋爱了,还是他前夫介绍认识的。小吟和前夫退回到朋友关系了,小吟说:“这样两个人都很轻松,他们很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夫妻”。

小吟的孩子,她想见的时候,随时能见,倒令琴很宽慰。在琴的理念里,离婚是对孩子的最大伤害,要不是孩子大了,她也许会死也不离。拖到孩子大了,拖到自己人老珠黄也再所不惜。

小吟说妈妈还很年轻,不可以一棵树上吊死!

琴就是个一根筋,她就在老沙这棵树上吊死了。她眼里很难再有别的男人。所以在小吟安排他参加的各种活动中,她感到女儿在安排她相亲。她不想拖累女儿,更不想做“电灯泡”。她知道大女儿小君一直盼着她去北京,那个和她最好的外孙禾禾也每次电话里会说:“外婆,你什么时候再来给我讲故事呀?禾禾好久没听外婆讲故事了,妈妈爸爸讲的故事一点都不好听”。

琴决定了去北京,也许她命中注定就是个漂族老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