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32

漂姨 lanqi1119 1011 2013-08-12 16:12:33

  琴的业余生活还是很枯燥的,在老家和深圳她也只是去去瑜伽馆。齐奶奶请她去老年人舞蹈团,看着她身段姣好,但一学跳舞就手脚不协调。跳舞最基本的条件是对于舞蹈无限的热情和激情听到音乐发自内心的冲动以及想通过肢体表达出来的欲望,琴没有这个天赋。齐奶奶介绍她去老年合唱团,琴也跟不上节奏,她的跑掉害得她周围的人都跑掉。齐奶奶说以后出去演出,就让琴跟着去,大家都是老年人需要个保健医生,但一说给琴点劳务费,琴就觉得给更需要的人吧,她没那个兴趣。

琴有的时候也坐下来想,她好像除了做家务,接生,就没别的特长,别的爱好。她的两个好朋友一个郁大夫,一个齐奶奶都是学什么,会什么,像什么。就说和郁大夫一起练瑜伽吧,也是郁好说歹说拉了她一起去的,要不她宁愿在家睡觉。人家郁大夫现在能“全莲花”打坐了,能学习瑜伽的一级课程了,她还在练习瑜伽的入门课程。郁大夫说琴缺少情趣,说情趣是建立在兴趣上的,你连什么都不感兴趣,那么人生将是乏味的。

现在琴就是百无聊奈的,原先她好像对旅游感兴趣,但她不想一个人去,一个人去她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在深圳的时候,她想过出去旅游,她甚至已经准备去江西婺源了,小吟说她再不打起精神了就是“昨日黄花”了。她这个“昨日黄花”想在4月去看那满上遍野的黄花的。

可上网一查交通很不方便,无论坐飞机,坐火车下来都要转汽车,要做好几个小时的长途。没人陪伴她觉得很孤单,旅途就觉得很远......

琴想着想着天黑了,她忘了去接禾禾。

禾禾一直在学校门口等,虽然离家不是很远,但谁带他回来,他都不干,因为外婆说:“除了外婆和爸爸妈妈都不能跟人走,哪怕是熟悉的叔叔,阿姨”。

琴懵懵懂懂醒来,是听到了开门声。

小何,小君今晚都加班,但老师电话给了小君,小君把儿子接回来了。

小君开门的时候,家里漆黑一片。她打开灯看见了妈妈惊慌的脸,才送了口气。她最担心的是妈妈出事了。见妈妈好好的,小君气反而来了。近来加班太多了,她累死了,他把对老板的气撒在了琴的身上。

她埋怨妈妈,不接小君也来个电话呀!

琴说:“我要是能打电话,会不去接禾禾吗?”

小君说:“我实在太忙了,妈妈你用心点行不行?”

琴说:“我那会儿,也上班一人带两个孩子,没向老人求助过”。

小君说:“你那个年代和现在不同好不好?”

琴说:“再不同也没麻烦过别人!”

小君说:“你是别人吗?你是我妈妈!”

就这么在两人气都不顺的时候,话赶话,到了琴收拾东西走了,任小君怎么道歉,琴都不听。她出了小区,直接拦了辆的士,去了机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