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漂姨

33

漂姨 lanqi1119 1002 2013-08-12 16:12:33

  小君没拦住妈妈,禾禾又在大哭。她只好电话把加班的丈夫喊回来了。小何回来后提醒小吟,妈妈曾得过忧郁症,这下小君慌了。

小君给妹妹电话,问妈妈会去哪里?妹妹说我哪里知道,赶紧去找呀!

到哪里去找,小君一点都无从下手。平时她对妈妈的关心只在生活上,每天或者出差的时候就是来个电话,关照妈妈要按时吃饭,不要混一顿,要抓紧时间休息什么的。

她给电话齐奶奶才知道妈妈唱歌跳舞受挫的事,她不了解妈妈,妈妈看上去很高傲,很“鹤立鸡群”。

她不敢惊动爸爸。爸爸是把她当儿子养的,希望她能继承医学,对她学了医却搞了销售很有意见,特别是对她在北京的辛苦感到是自找的,爸爸说,好好的200平米的房子不住,非要挤到北京去住“鸽子笼”。

小君不会惊动邻居,知道她妈妈不会去别人家里。她给妈妈电话,妈妈不接。

丈夫说:“废话,正生着气呢,能接你电话吗?”。她只能给妈妈发信息,希望妈妈回来。她错了,要妈妈大人大量原谅她。再就是超过24小时还没有妈妈的消息,她就报警。妈妈的忧郁症要是真的复发了后果就不堪设想。

琴到了飞机场,有种举目无亲的感觉。老家她是不想回,小君的家她是更不想回。出来都出来了,也要让她知道妈妈也是有个性的。筹措,犹豫了半小时没有买机票。这个时间飞到深圳已经没有地铁了,太晚了,小吟已经要睡觉了。她不会打电话要小吟来接的,她再无能至少可以自己管好自己,至少可以少麻烦女儿,上次住院已经烦小吟很久了。

她突然决定要在火车上过夜,有班火车是很晚去深圳的,她记得,她坐过。主意定了她打车去北京西站。也许她的运气够好,可以碰到那个车站小铺的老板,那个老板只需要她多加50元她就可以买到卧铺票。齐奶奶每次演出都会去找这个人,她也找过他。这样她就可以在第3天的5点多到达深圳,在小吟上班前可以见面,一点也不打扰小吟。

琴真的见到了那小铺老板,好在不是旺季,琴很快拿到了105次卧铺票。坐上车,整理,梳洗完毕。她觉得很轻松,看了下手机有30多条信息,都是小君的,还有10几个未接电话也是小君的。她从容地给小君发了个信息——别担心我,我出门旅游去了!

她没和小君说去哪里,她也不一定会去小吟哪里,也许就在中途的某一站下了,那就要看她心情了。

小君回信息要她自己保重,有事一定来电话!

琴在火车上躺下了,稍微做了几个简单的瑜伽动作。她现在感到无比放松,原来人自私一回就像扔掉块大石头那样简单。

火车“哐当哐当”的节奏,颠松了琴的神经,她一点都不讨厌火车的摇晃,她在火车上能睡好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