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累世情深

离间计(1)

累世情深 雪海兰烟 6185 2017-03-10 20:14:12

  咖啡馆外面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谈笑着,没有烦恼!有的只是青春和张扬!美美打电话和苏越约在了学校旁边的咖啡馆!希望可以看在同学的情分上,可以更加理智一点进行一场深谈!她点了一杯美式咖啡!一个人品味着!不一会儿的功夫,苏越也到了!只是她的那头到处招摇的头发不见了,变成了原本的颜色!穿着平底小皮鞋!背着黑色的挎包!苍白的手上涂着猩红的指甲油!

“来了!”她招呼服务员!“想喝什么自己点吧!”

“橙汁,谢谢!”她一屁股坐下来!美美看着她胸前的挂件和手上的手表!最近不是有经济上的问题吗?她怎么听说她好像找了以前的老同学借钱了!她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跟那样的男人在一起!但是看她今天的样子,一点也不像缺钱的样子啊!

“最近过的怎么样?”美美低头用勺子搅拌着咖啡!

“很好啊!有滋有味的!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不要绕弯子!我的时间很宝贵!”苏越整理了一下套裙!

“苏越,我们同学了这几年,多少还是有点情分在的吧?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事情求你!”美美如刺在喉,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而苏越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眼神淡定得出奇!

“求的话就不要说!我不是什么圣人,也不会随便发善心的!”她接过橙汁喝了一口,

“苏越,我知道你只是用强悍的假面具来迷惑别人,其实你不是那样的人!何必。。。。。!”美美头皮一阵发麻!可是为了向东,她还是要鼓作勇气!“我希望你可以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把你和向东的孩子生下来!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情,孩子。。。。我希望可以由我来抚养,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当做亲生的一样的,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他的!。。。。。”苏越吃惊的盯着美美,她像被人敲了一棍子!脑子短路了一下!

“你要抚养我和向东的孩子?我没有听错吧,美美?”上次夜宵看到她挽着向东的手而且向东似乎也比较听她的话,可是。。。。。已经到了可以替他养孩子的地步了吗?

“苏越,请你相信我!”她着急的想去抓苏越的手,可是被她躲掉了!

“他还真是多情啊!”苏越摸索着自己的包,可是怎么翻也翻不出来香烟!

“苏越,不是他的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他并不知道!因为之前你们的事情,他生病了,得了忧郁症!有的时候很绝望,有的时候很狂躁!更多的时候很敏感!因为一直照顾他,所以他的家人希望我可以一直照顾他。。。。。。!但是。。。”美美难以启齿,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咬咬牙!

“但是。。。我已经不能再有孩子了。。。永远。。。。”美美的心难以言喻的疼!

“什么。。。。”苏越的脑子几乎被当掉了!可能同样是女人,她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

“是的!你知道我上大学的时候和一个男生同居了,一次不小心怀孕,当时因为还是一个学生所以不敢去医院做手术,害怕碰到同学或者熟人,所以就找了一个私人诊所,所以。。。。我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如果我真的和向东在一起的话,我不希望他的人生因为我变得更加的。。。。。。。”美美乞求的看着她!苏越的胸口变得很闷,她抓住自己的衣领!那个小生命已经在她的肚子里面快两个月了吧!那只是为了报复向东而发生的意外!他们都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只是似乎只有她也没有了可以前进的道路!

“苏越,我求求你了!这可能是他唯一的骨血了!你可以随时来看孩子,如果我对孩子不好,你随时可以带走他!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并且让他在自己的父亲身边长大的话,我会用我的余生去爱他!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苏越眼神变得暗淡!

“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而至!

“向东。。。。。。。。”两个女人脸色都变了!

“起来!!!!!”他的吼声把两个女人都吓了一跳!他绝望地盯着苏越,她也瞪着他!他们已经没有可能了!可是她的肚子里还有着这个男人的骨血!为什么他可以爱伊凡,可以紧张美美,就是不能给她一点的温柔呢!

“向东,你别这样,她还怀着孕呢!”美美紧张得抱着他的胳膊!可是他眼睛里面的寒意足以冰冻三尺以外的人!

“谁让你来求她!谁要那个孽种!”他气得快要说不出话,脸也涨得通红!

“孽种!哼!是啊!我现在就去打掉他!”苏越的心也沉到谷底!虽然她也并没有打算要生下这个孩子,可是听到向东如此说,心还是狠狠的在滴血!

“不要,苏越,不要。。。。。。”美美另一只手抓住她,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

“你放开她!”向东背对着苏越看也不看她一眼!

“向东。。。。。难道你要一错再错吗?向东。。。。”美美泣不成声!

“你放开!不要你在这里做老好人!这个孩子是我的!我想打掉就打掉!”苏越使劲甩美美的手!

“不要,苏越,,,求求你!”苏越的眼里也噙满了泪水!

“美美,你再不放开她,以后就别想见我!”向东转过身!“就算我向东此生都没有子女,我也不会要这种女人为我生子女!”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就像连环炸弹,炸的两个女人魂飞魄散!

“哼。。。哈哈哈。。。!”苏越疯了一样的狂笑!美美哭得瘫坐在地上!向东一脸冰霜的一动不动!

“姓向的,以后我苏越要是出现在你面前就是你养的。。。”她咬牙切齿的说完,准备离开!

“站住!”向东突然叫住她!她背对着他们,停住,早已经泪流满面!

“你会打掉吧?”

“向东!”美美尖叫着爬起来!

“放心,孽种有什么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她冲出咖啡馆,向东拉着美美的手就往外走!

“你放手!”美美气得不行!她不知道原来他还有如此残忍的一面!

“听话!”他扳过她的肩!“你哪里比不上她,比她温柔,比她贤良,为什么要替她养孩子?我宁愿一辈子没有孩子我也不会要那个孩子的!如果生下来难道你不怕她会一直和我们纠缠不清吗?不管你对那个孩子有多好,可是你始终是后妈,如果有一天那个孩子知道的话,你能保证他能感激着你过一辈子而没有一点点的埋怨吗?”他抓起她的手!也许比爱情更加重要的是陪伴!他不想让她委屈的跟着他!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希望她可以一直这样照顾着他,可是他并没有信心可以给她什么!伊凡已经耗尽了他对爱所有的期许和想象!

“向东。。。。我。。。。。。”他这是在紧张她,为她着想吗?可是他知道她以前和别的男人同居吗?而且已经不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吗?

“不要担心!我会慢慢好起来的!”他握着她的手安慰她!

“可是。。。。向东,你。。。我。。。”我在你心中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位置呢!她在心里默默的问

“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向东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明白。。。!”她不奢望他现在就说爱她!

“但是,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也不错!”向东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向东,我。。。我曾经为一个男人打胎,并且我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了!所以我才希望苏越可以生下那个孩子,我不希望你的人生有什么遗憾!”现在说出这一切还来得及,如果苏越真的把孩子打掉的话,一切就迟了!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算是向东以后再也不要见她了,她也希望他可以了解她的苦心!向东楞了一秒钟,又恢复了神色!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要那个孩子!孩子是工具吗?有那种妈妈的孩子我宁可不要!”向东的脸色变得凝重!如果她不是利用他喝醉酒发生这一切,也许伊凡就不会那么决绝吧!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伊凡的朋友,伊凡也就不会出走!更加不会放弃他!所以他恨那个意外!

“你别这样想,向东,也许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她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以后不要在我的面前再提这件事情了!他拉着她快步的离开这里!这里的一切是他不能承受的伤痛!

“可是。。。”美美跟着他几乎是小跑了!

“没有可是。。。。。我自己还没有活明白呢!没有孩子也无所谓!”他都不知道自己这种状态,要怎么活下去!还要管一个孩子吗?

伊凡回到家休养,除了手不方便以外,其他都挺好的!而且虎子每天都给她送饭,他现在几乎已经成了她的司机兼保姆了!曲良因为接了一个工程也忙得不可开交,但是还是挤出时间来看过她两次!

“姐,我们该去换药了!”虎子看她吃完了,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老大已经叮嘱过今天一定要送她去医院换药!

“嗯!其实我觉得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有点痒!”其实她很不好意思!每天虎子照顾着她的一切起居!她也越来越喜欢他了!为什么同样是没有父母的孩子,虎子开朗善解人意,而那个人却霸道、冷酷!

“那是好事啊!肯定是结痂了所以才会痒的!”自从上次她要求他改口后,大哥的脸是一天比一天难看!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虎子帮她提着包下楼开车去医院!伊凡换好药就去药房拿药!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在坚持吃点药很快就会好了!虎子刚刚也不知道跑哪里去打电话去了!她的包还在他那儿!药都配好了!但是她只能冲人家尴尬的笑笑,赶紧转身去找!她在走廊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只好下一楼去找找看!

“哎,真是可怜啊!现在的男人也太畜生了吧!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啊!都两个多月了!就活生生的踢死了!”伊凡听着护士从急症室那边出来不知道是在谈论谁,什么两个多月了?孩子?活生生的踢死?这是什么意思!急症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病患被推出来!她出于好奇看了一眼,刚想转身,可是。。。。她一只手抓住病床!“等等!”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床上的人,脸色苍白,两眼紧闭着!

“对不起,现在要送病人去病房了!她很虚弱!怎么不早点来陪着呢!?”医生不屑的说!可是伊凡还是死死的抓住,不松手!

“姐,姐,你抓着干嘛,快松手啊!”虎子跑的气喘吁吁的,终于在一楼的急症室旁找到她!可是她一点要松开的意思都没有!虎子看向病床上的那个人!

“是她!”虎子也吓了一跳!和之前所见到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脸色白的和床单差不多了!

“是吧!?我没有看错吧?”伊凡看向虎子!虎子老实的点点头!医生一把推开她!推着病床走了!虎子扶着就快瘫倒的伊凡!

苏越醒来的时候,好久都不能适应病房的灯光!等她终于睁开眼睛,看到了一直坐在床边的伊凡!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转过身背对着伊凡!下身的疼痛提醒着她手术台上发生的一切!虽然打了麻药,可是她依然感觉到了那些冰冷的器械进入她身体!她要摘除的不是那个孩子,而是那个男人带给她的耻辱!

“我偶然碰上的!为什么不早一点把这个孩子拿掉!为什么不听我的离开那个男人?为什么要给他机会伤害你自己?”她气愤得要爆炸!

“向东说,他不要我这种人做孩子的母亲!他宁可一辈子没有孩子也不要我为他生下这个孩子!?”她的脸上挂着讽刺的笑,可是眼角的泪水已经奔涌了出来!“你倒是和他很有默契啊?你也不希望我生下这个孩子吧?害怕我用孩子来栓住向东吗?”

“苏越,你说话负点责任好不好!我从来都没有想要和你抢过向东!我真的不知道你一直喜欢他!不管是你也好,是向东也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争锋相对呢!你以为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会高兴吗?可是我为什么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呢!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而且现在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吗?现在重要的是你怎么会被那个混蛋打成这样!”她不是不希望她可以和向东在一起,不是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出生,可是所有的人不是都已经偏离了轨道了吗?如果美美真的收养了他们的孩子,就算他们可以皆大欢喜了!可是他们能保证那个孩子以后就一定能幸福吗?他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又会怎么样呢?大人们已经这样了,伤痕是没有办法抹去了!可是孩子呢!一定要让他为大人的失误而承担伤害吗?伊凡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眼眶里面的泪水!

“不要你管!”苏越咬着自己的嘴唇!

“他为什么把你打得流产?这种流氓无赖你怎么就是说不通非要跟他呢!就算是觉得憋屈,就算是想报复,你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这样?”她已经泣不成声“你就是故意让我一辈子都不安心是吗?让我一辈子背负着对你们的歉疚生活是吗?好吧,你的目的达到了!可以收手了吗?”刚才光听那两个护士说的,她就气愤得不行!那个人渣!不管怎么样,一个如此高傲的女人,一个自尊心如此强的女人为了他,在外面都已经开始举债生活了!他居然能下得去如此的狠手!还好孩子才两个多月!如果再大一点再稳定一点,他是不是想弄出个一尸两命好再让他进去吃几天牢饭!

“走吧!我不想见你!”苏越蒙起被子不想再面对她,何况她现在很虚弱,很累!是她用话激了那个小野,说出孩子不是他的而是向东的事实,又说他太穷,连个女人都养不起之类的,他才会下这种狠手的!这是她自找的!反正这个孩子也不能留!一举两得,除掉了孩子,也逼退了小野!

“你给我拿掉!苏越!”伊凡用手去扯她蒙在头上的被子!

“姐。小心你的手!姐。姐。冷静。。。冷静。。。!”刚好虎子从外面买来桂圆红枣粥,一进来就看见这一幕!

“你有完没完啊,伊凡!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啊?救世主吗?天使吗?我不需要你的可怜?”苏越掀翻了被子!她疼的死死的咬住嘴唇!

“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伊凡看着她惨白的脸心里慌乱了!赶紧举手投降!

“你不是希望我离开小野吗?只要我离开他,你什么都愿意去做吗?”她靠在床上!摆出了一副谈判的架势!

伊凡看看虎子,虎子示意她不要答应!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她点头!她毁了一个向东就够了!

“姐。。。。!”虎子一看就知道是苏越在使心眼儿!

“没你什么事儿,一边儿去!这是她欠我的!”苏越瞪了虎子一眼!

“说吧!什么样的条件?”难道是因为钱,她还有一点积蓄!

“我要孔驰!”

“什么!”

“什么!”这句话吓傻了所有人!

“怎么?舍不得?”苏越躺下去!“那就不要在这里说大话!笑死人了!”

“为什么是他?”伊凡的心莫名其妙的窒息了一秒钟!

“很不幸,我认识他,在你之前,多金,又帅!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你说这是不是命运呢!为什么总是我先认识他们呢?你不会是爱上他了吧?”苏越突然心情好多了!

“可是。。。。。”伊凡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呼吸困难!手也开始发抖!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哥已经心有所属了!我说你是不是抢别人东西、自残上瘾了!”虎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是吗?”苏越突然坐起来!“你所说的心有所属指的是她吗?”她指着伊凡!

“当然!”虎子看着这个已经接近疯癫的女人!可是他还是能看到她自私面容下的脆弱不堪一击!

“给你看个东西!我看你气焰还会不会这么高!”苏越从包里掏出钱包,接着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支票!伊凡极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手发抖!她接过支票!上面是她如此熟悉的名称!而且是10万!虎子也凑过来看!看到孔驰的笔记和签名吓了一跳!

“不可能,哥为什么要给你支票,而且是这么多钱?”虎子气得要跳脚!他已经快疯了!这下哥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现在你相信了吗?我早就认识他!在你去四川以前!我不是要你让我和他结婚!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他培养培养感情!你不觉的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的归宿吗?”苏越看着一脸备受打击的伊凡,心里痛快了不少!

“你闭嘴吧,哥喜欢的是伊凡姐,他不可能看上你的!姐你不要相信她的挑拨离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虎子急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好!我答应你!我会去跟他说!”伊凡的眼神像掉进了万丈深渊般绝望!她觉得冷!“把粥吃了吧!照顾好自己!”她在她肩上拍了拍!

“姐。。姐。。。肯定不是那样的!”虎子在她旁边转来转去,没有了主意!

“虎子!”她突然停下来!

“嗯?”为什么她如此的安静,安静的吓人!就像黎明前的黑暗一样!

“送我去他那儿!我要见他!”她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

“好!姐,你别着急,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哥他。。。。!”虎子为哥争取着存活的可能!如果他承认那个支票的话就死定了!

“好了,虎子!我头有点疼!到了叫我吧!”她闭上眼,脑子里面千头万绪,她被捆在一堆绳子里面,却找不到那个结,不管怎么挣扎就是没有办法解脱!他说爱她要和她成立一个家!他抱她在怀里给她温暖!在他面前她总是肆无忌惮的哭!可是为什么他们早就认识了,只有她不知道呢!为什么?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