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累世情深

最后的最后(1)

累世情深 雪海兰烟 6945 2017-04-21 20:36:13

  伊凡看着美美在她父亲的陪伴下缓缓的走向舞台!而向东也注视着她!也许这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时刻,拥有了在她生命里两个最重要的男人的爱护!她不禁热泪盈眶!他们并排站立着!一起点燃蛋糕上的蜡烛!红红的烛光映在他们的脸上!突然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紧紧的抱进怀中!

“放开我,好多人呢?”她看看四周幸好大家的目光都在舞台上!

“要不我们也办一个?”他见她有点妥协!就更加牢牢地抱住她!今天的她特别的美!他多希望也可以让她风风光光的嫁给他!自从上次….以后,她就一直对他不理不睬!开始他以为过几天她就气消了!可是他低估了她的耐力!她居然能这么长时间就当他不存在一样!每天把他当成透明人一样的生活!他已经憋屈了很久了!今天看到她,还是决定主动求和了!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疯了!

“你看到虎子了吗?”虽然今天的宾客达到了六十几桌,但是她还是能在人群中看到苏越和虎子并肩坐在一起!

“看到了!和苏越在一起!”他的脸色变得不好!

“你说他们。。。。”虎子看苏越的眼神并非是普通关系!当然这只是她的感觉而已!如果是逢场作戏,看见她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尴尬的拿开苏越的手!

“不可能,我不会答应的!”他的肌肉变得紧绷!

“什么?难道你也有这种感觉?”她惊奇的看着他,他们很少在一件事情上有一致的看法!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

“他还小,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女人!苏越不配!”孔驰想到刚才虎子替苏越辩护的样子就生气!他只是让虎子盯着她,不要有什么意外!他没有想到虎子居然会对那样的女人有更多的感情!他把他带在身边是为了给他更好的生活!不是为了让他去找这样的女人!

“伊凡!我们要去换衣服了!孔总,不要把伊凡看这么紧!今天就把她借给我!”美美从舞台上走下来!向东跟在身后!搀扶着她!害怕她踩到自己的婚纱而摔倒!孔驰懊恼的松开手!

“走吧!”伊凡上去扶着她!走向酒店的房间换衣服!仪式已经结束了!舞台上开始由婚庆公司表演节目!她们重新换上了一套大红色的旗袍!伊凡的旗袍短一些,只是到膝盖!但是衬托着她的腿更加白皙修长!

“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喝酒知道吗?”美美圈着她的手,向东已经等在外面了!“走吧!”美美上去圈住向东的手!伊凡跟在他们身后!伴郎是向东的表哥!他们两个人拿着酒瓶跟在一对新人的后面!向东和美美开始一桌桌的敬酒!下来还不到十桌,向东已经有点醉意,伴郎只好代替他一桌桌的喝!有的同辈人开始闹酒,美美也被灌了很多的酒!脸涨得通红!身体开始飘忽,伊凡一边扶着她一边不停的给别人斟酒!伴郎看上去酒量还不错!所以很多人也不敢轻易的挑战!孔驰心不在焉的吃着,看着她穿梭在众人中!红色的旗袍衬托着她的脸白皙而细致!细长的脖子刻画着优美的线条!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已经被她吸引!在敬酒的时候都会一饮而尽,好让她上去斟酒!他刚才就应该早点带她离开!那样他的心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五抓挠心一样。等喝到孔驰这一桌的时候,伴郎已经有点醉醺醺的了!

“感谢你们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希望大家可以吃好喝好!”一路上都是美美说着这些场面上的话!她应对自如!似乎早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场合!毕竟以后向东家的生意都要交给她来接管!所有人都一起举杯,只有苏越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虎子踢了她一下!“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孔驰看到虎子在苏越的耳边耳语!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苏越肯定是第一个被杀死的!伊凡也看见了!她和孔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苏越磨磨蹭蹭的站起来!一桌子的人都等着她举杯!

“祝贺你,不知道你那杯酒是什么味道的呢?我这杯酒好苦,被伴娘从后面插了一刀,又被你从前面插了一刀!这酒怎么喝着都不是味道?你说怎么办呢新娘子?”苏越似醉非醉的看着伊凡和美美!她们两个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向东也变得阴郁!周围的人也变得一片沉默!不知道这话题该如何接下去!

“你醉了,胡言乱语什么呢?”虎子接过她手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大家也尴尬的笑笑,接着一起举杯!苏越得意的坐下去!一行人向旁边的桌子转移!美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向东在旁边扶住了她!伊凡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她镇定下来!

“祝贺你们,新婚快乐!“一桌人起身敬酒!美美也开始用饮料代替酒水!只剩下伴郎一个人孤军奋战!

“新娘子怎么喝饮料啊!一点诚意也没有!”有人开始挑理!

“她已经喝得太多了!大家就体谅一下吧!”还有一半的桌子没有敬酒!如何喝倒的话,那下面的场面谁去应付!伊凡满脸笑容的陪着小心!

“那怎么行呢!总不能前面的都喝酒了到我们就变了吧!”一个精瘦的老头不依不饶!

“我替她喝!”伊凡端起桌上一个空杯子倒上酒一仰头,白酒的烈性像针一样扎着她的喉咙!她忍住咳嗽,憋红了脸!

“好!”桌上一片喝彩声!孔驰担心的看着她!就她那个酒量还在这里逞强!那个伴郎也是,怎么可以让身边的女人喝酒呢!自己却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动也不动一下子的!

“你没事吧!”美美和伴郎同时不安的问!毕竟他们谁也不忍心让她喝酒的!看到她那张纠结的脸就已经吓坏了!

“没事!放心吧!”她勉强的冲他们笑!虽然她酒量不好,但是这点酒还不至于让她怎么样!

“你看,伴娘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爽快!我说向凯,你弟弟都结婚了!你是不是也应该把自己的人生大事解决一下了!”精瘦的老头眼睛里面闪着狡黠的眼神!

“来喝酒!”伴郎向凯频频和他碰杯!希望可以转移话题!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伊凡!她只顾着给人家添酒并没有在意!可是远处的孔驰却早已经气得冒了烟!

“酒是要喝的!但是作为你的长辈关心一下你的婚事也不是什么不应该的事情!我看这个伴娘就不错啊!你们两个看着挺般配的!”一桌哄笑着!伊凡也只好陪着笑脸!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旁边桌上的孔驰,他偏开头看也不看她!有时候她搞不懂他的情绪!时好时坏!古怪得很!她已经决定离开了!所以并不想和他找别扭!

伴郎尴尬的看看伊凡!伊凡只好报以笑容!美美挽着向东的手赶紧转移!再继续逗留下去的话还不知道那个老头会怎么刁难他们!伊凡不知道倒了多少瓶酒,也不知道自己被调侃,被灌了多少酒!只是头昏昏沉沉的!彷佛整个人都漂了起来!婚宴结束后,美美和向东去酒店门口谢客!把她交给了向凯照顾!两个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人说不清楚是笑还是嚎的走向他们事先定好的那个房间!她要换衣服回家!可是那个男人?他为什么每次总是出现的不是时候!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没有人影!她正想着,看见一个人斜倚在酒店走廊的墙上!

“哈哈哈!孔驰,说曹操曹操到啊!我还以为你要别的女人狂欢去了呢”她已经没有办法好好走路了!倚在向凯的身上!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盛怒!

“你朋友啊?”向凯也已经东倒西歪了!

“是啊!我朋友!孔驰!”她指着孔驰!他脸上面无表情的!“你看看他,总是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还有,你都没有见过他发火的样子!就像一个怪兽!很恐怖呢!眼睛还会变色!”她用手扒着自己的眼皮!两个人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孔驰抱起她抗在肩上丢下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在地上的向凯!就大步流星的去按电梯!

“哎!哎!向凯,你怎么倒过来了?你还会玩儿倒立呢!太帅了!太帅了!”她惊呼着手舞足蹈!

“你给我老实点儿!”他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两下!他不敢想象两个烂醉如泥的人一起进酒店的房间会做出什么呢!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被快要被痛苦挤破!为什么就是不懂他的心!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安心!他简直要被她逼疯了!

“疼!”虽然已经快要不醒人事,但是还是能感觉到疼!她的胃好难受,快要吐出来!“放我下来!我要吐!”

“老实待着!想吐就吐!”他才不在乎她会吐他一身!他在乎的是她在外人面前总是称呼他是朋友!好一个朋友!从现在开始他会出席她任何朋友的聚会!看看谁才是朋友!伊凡难受得抓着他的衣服,只是干呕了几下!但是就是吐不出来!难受得憋红了脸!“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她踢打着他!她还没有去闹洞房!还没有换衣服!他怎么可以把她带走!孔驰不管不顾的把她丢在车的后座上!

“疼!”她被重重的摔在了后座!不禁委屈的哭闹起来!

“哎呦,就这点酒量还敢逞强!真是丢人!下次再敢给我喝,我就打扁你的屁股!”他发动车子呼啸着回别墅!不理会她的哭闹!她不知道他看着她在一桌桌的敬酒是受的怎样的煎熬!她不知道她和那个男人相互依靠的时候他是怎么样的愤怒!到家后她扒着马桶吐得一塌糊涂!也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鼻涕,都擦在了孔驰的身上!他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脱衣服!衣服早已经被她吐得一塌糊涂!吐了一会儿以后伊凡终于不再难受!她坐在地上,好想睡觉!

“起来!地上凉!”孔驰已经换上了睡衣!他抱着她把她安放在床上!给她擦洗了一下,盖上被子!他在她身边躺下!只有这样他才能安稳的入睡!她都不知道这些对他不理不睬的日子,他都是半睡半醒的度过的!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他被一阵隐隐的哭泣声惊醒!

“伊凡?”他抱住颤抖的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希望可以给她安慰!“没事了!都过去!以后只要把自己交给我就好!我会好好照顾你!不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他明白她坚强的背后是多少的隐忍和委屈!但是在外人面前她强迫假装自己什么都不在乎,假装她一切都好!她转身紧紧的抱着他!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也好!此刻她只想依赖着他!他的怀抱可以给她安全感!他叹息着抱她入怀!这样脆弱的她让他很心疼!今天酒席还没有散掉的时候,虎子就已经带着苏越离开了!他本来是要让他来别墅见他的!但是没有想到伊凡会醉成这样!只是他一想到虎子在苏越耳边耳语的样子头就一抽一抽的疼!早上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就已经洒满了整个卧室!伊凡扶着疼的快要崩溃的头起床!虽然很想睡,可是生物钟早已经唤醒了她!身边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看看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的旗袍!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事实!美美已经和向东完婚了!最后她是怎么回来的她已经不太记得清楚了!她摇摇头想赶走脑中的疼痛!她翻找自己的包,可是没有找到!难道是丢在美美那里了!真的喝大了!她从未体验过喝这么多酒是这么的难受!正在她准备起身去洗漱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有争吵声!她赶紧下楼!看到虎子和他就像仇人一样瞪视着彼此!

“你什么人不好选,为什么要选她!她有哪一点可以配上你?”除了对她以外,她从没有见过他这样动气!

“哥,我一直很尊敬你!从小到大你一直是我的榜样!在我们都还是穷小子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人瞧不起我们,你是什么样的感受!再说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也不全是她的错!她不是已经离开那个男人了吗?哪个人能没有过去呢!可是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了不是吗?”虎子也据理力争!不依不饶。

“你不要狡辩!反正就是不行!”他不知道苏越是用什么样的手段让虎子变得他一点也不认识!以前不管他说什么他从来不会反驳!但是今天他似乎就和他杠上了!

“哥,你不讲道理!她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个样子,其实她很脆弱!心中受到的伤害太多了,所以才会变得想法复杂的!”虎子看到她的自杀,看到她的眼泪,甚至看到她内心的伤口!这样的女孩子让他无比心疼!

“那是因为她不懂得有些东西是注定不属于她的!为什么还要再去强求呢?那样只会伤害她伤害她周围的人!你听我的!她的目的性太强了!”如果和苏越在一起,哪天她姑奶奶不高兴了!又耍着他们玩儿怎么办?趁现在还没有深陷进去!他必须断了虎子的念头!

“那你呢?你为什么又要强求?伊凡姐爱你吗?你还不是把她留在身边?”伊凡往后缩了缩!大致明白了两个人是在为了苏越的事情而争吵!

“她不一样!你不要把她和苏越相提并论!苏越不配!”孔驰的嗓门儿提高了八倍!

“哥!难道你希望看到她再自杀一次吗?”虎子一想到那次在宾馆看到她血流不止的样子,就无论如何也不放心离开她的身边!她的脆弱、她的难过,她的无助,他是再也放不开手了!

“你说什么?”伊凡从楼上冲下来!定定的看着虎子!

“嫂子。。。。”虎子和孔驰都紧张得站起来!惴惴不安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他们谈话的伊凡!

“你都听到了?”他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儿!

“苏越她自杀过?”她看看虎子再看看他!两个人都垂着头不敢看她!“为什么没有一个告诉我?”她的心堵得慌!苏越。苏越。。。她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她呢!

“嫂子。你不要自责!她昨晚不是好好的吗?”她强忍着自己眼中的泪水!怨恨的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苏越怎么会受得了那种打击!是她答应她给她和孔驰制造机会!可是最后她却和孔驰结婚了!本来她打算隐瞒这一切!只要让她离开那个男人,只要孔驰和她多一点的耐心,让她走出那样的阴影!可以让她对自己的生活重新产生信心那也是早晚的事情!毕竟她身边还有爱她的父母!可是他们都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连自己的生命都要舍弃!孔驰不敢看她的眼睛!对于苏越他自己也有一点的愧疚!可是再愧疚他也不愿意继续和她逢场作戏,看着伊凡被别的男人追走!有些事情尽管残忍,但是必须当机立断!

“虎子,带我去见她?”她此刻只想见到她!

“不要去!”孔驰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这个傻丫头因为自责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难道又是该死的出让他吗?他现在到底成了什么了!

“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离婚协议我会准备好的!”她推开他欲要抓住她的手!

“你说什么!?”孔驰就像被人从背后敲了一闷棍!心疼得无法呼吸!他不敢相信的看着伊凡!

“离婚!我说离婚!我们的协议在你当着苏越的面说我们已经结婚的时候就应该终止了!幸好苏越没事!如果她死了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和我自己!”伊凡已经情绪失控了!她拼命的捶打着他!

“嫂子。。嫂子。。。”虎子使劲儿拖开伊凡!大哥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她捶打!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痛苦!

“放开我!”虎子只好放开她!尴尬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愧疚的看着大哥!不知道该怎么办?伊凡冲到楼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她拎着包,风风火火的出门!

“哥,你怎么不拦住她!哥!?”虎子急眼了!跟着伊凡跑出来!

“嫂子!你不要跑!我送你走!你要去哪里?”他看着已经跑得很远的伊凡,只好飞速的上车!开车在后面追!他懊悔自己的冲动!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大哥是如何的在乎伊凡!只是两个人身在其中,尤其是伊凡并不能看清这一切!她不理大哥或者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哥整天阴沉着脸,晚上总是一个人在酒吧买醉!好多次他甚至看到大哥守在她家的楼下,一守就是一晚上!

“嫂子,上车!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他缓缓的看着车跟着她!“嫂子,其实你不知道大哥其实真的很在乎你!他之所以不敢告诉你就是他知道你知道以后会不原谅他,会更加的问难自己!所以你就不要生他的气了!”虎子懊悔不已!

“在乎个屁!如果在乎的话他就不会告诉苏越我们结婚的事实!”伊凡终于不再往前冲!

“嫂子上车吧!”虎子嬉皮笑脸的接过她手中的包丢在后座上!伊凡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我要见苏越!”她要看看她到底好不好?“她是怎么自杀的?”她不知道有多感激她还活着!要不然让她的罪恶感怎么去偿还!

“割腕!”虎子偷偷的看了一眼伊凡!和女人是没有什么道理可以讲的!尤其是生气的女人!这种奇怪的生物!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大打出手,但是如果被男人欺负了,她们会毫不犹豫的站到同一条战线!

“。。。”伊凡咬着自己的指甲!

“她不会再做傻事了!所以你不要紧张!事后她自己也挺后悔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心丢下她一个人待着!

“是真的吗?”如果苏越真的劫后重生的话,她真的为她高兴!

“嗯!伊凡,你和苏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她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取,不管谁受到伤害!可是你不会!你总是替别人着想!害怕别人受到伤害!可是有的时候,我觉得对于自己真正在乎想要的东西是不是也要去争取一下!有时候是不是也不要对自己太苛责了!”他不知道这样性格迥异的两个人怎么成了好朋友!

“我没有!我比任何人都珍惜向东和苏越,在我的人生最失落的时候是他们陪伴着我!这份情我是这辈子都还不起的!一个人活着,如果不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幸福的话至少不要去伤害他们!可是不管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他们都被我伤害了!”她看着远远的前方!她知道他们是怎么都回不去了!但是至少要让她看到他们幸福!

“姐!那我哥呢?你难道就一点点也不在意他吗?难道他的伤心难过你都看不到吗?”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如就把话说开吧!他看着都快要被他们折磨死了!

“我。。。。”她不知道!看到他伤心欲绝的眼神她的心总是变得很慌乱!可是他说的话她可以当真吗?他真的是因为爱她才要和她结婚的吗?还是。。。仅仅是因为贪恋她的身体而已!她真的不知道!最近已经越来越依赖他的怀抱了!为此她感到恐慌!今天不是虎子,她也准备离开的!只不过这件事成为了一个导火索而已!

“看吧!其实你心里也是有他的吧!”他看着她的沉默就什么都明白了!

“没有!”她慌忙辩解!她绝对不没有喜欢那个霸道易怒的男人!

“嫂子,你什么都好,就是口是心非这个毛病最不好了!”那个表情明明就是很在乎,可是嘴上却死活不承认!

“虎子!你知道吗?我和你哥其实是协议结婚!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苏越,我是不会和他结婚的!现在我想想都觉得荒唐!两个月的协议期已经到了!而他也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我还有什么理由呆在那里!”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的难受!

“算了!已经过去了!你认为是大哥欺骗了你!可是你何尝又不是欺骗了他呢!你明明知道苏越是有目的的去接近他的!可是你还是把他拱手让人了!他可能就是知道了心情才会不好,所以才当着苏越的面拆穿了这一切的吧!有的时候男人比女人更加容易受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