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默然守候

约定

默然守候 川夕子 3793 2013-07-19 19:49:24

  如果可以和你在一起,我宁愿让天空所有的星光全部损落,因为你的眼睛,是我生命里最亮的光芒。

这段时间陆青的心情一直有些低落,想到颜维东就不知该如何是好,说真的,被这样一个俊朗出色的男孩子所喜欢,心里不是没有一点动摇的。陆青还很年轻,才21岁,和那些爱做梦的女孩没什么不同,也希望自己的生活中出现梦幻般的王子,颜维东绝对称得上是个极品,除了是自己的学生,年纪比自己小之外,陆青是无力抵抗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孩的。

如果断然回绝,颜维东面临高考,必将害了他;如果回应,他可是自己的学生,到时口水唾沫会把自己淹死。唉,怎么办呢?

这天陆青上完课,坐在办公室里,呆呆的想着心事。

崔倩倩进来了,看见陆青心神不定的样子,她碰碰陆青的手臂,“嘿嘿,回神了,回神了!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情况不对啊,”崔倩倩把凳子移近陆青,悄悄问道,“是不是有情况了啊?这段时间你可是很不对劲啊,像是恋爱中的人,表情总是患得患失的,看来你是陷进去了哦。”

陆青一惊,有那么明显吗?“别胡说了,能有什么情况啊。”

“唉,春天好像还没来啊?”

“怎么了?”

“有人思春了呗,还不承认?”

陆青拿笔去敲崔倩倩的头,“让你乱说。”

崔倩倩护着头赶紧躲开,“恼羞成怒了啊,看来真是说中了你的心事,陆青,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恋爱了!”

是吗?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是运动会上的奋不顾身救自己?还是郊游的体贴?还是颜维东那个清浅的吻打动了自己?

陆青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沦陷下去了,那个清俊的男孩什么时候走入了自己的心里呢?可是这种感情是对的吗?是可以的吗?理智告诉陆青,应该早日抽身,否则前方等待自己的很可能是阴霾的天空。

可是感情的事又有谁说得清呢?年轻的时候,飞蛾扑火般的感情往往是要大于理智的,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悲伤爱情故事的原因吧。

过了几天林文承又打电话请陆青吃饭,陆青答应了。林文承说到校门口来接她,她也没有拒绝,陆青对林文承虽有好感,但并不想和他深入交往下去,她总觉得林文承给人一种距离感,很难深入他的内心,这段时间和他接触,她其实是想用林文承来打消颜维东对自己的绮念。

这段时间陆青对颜维东几乎处于无视状态,她一时也不知该怎么面对颜维东,班上有事都是挑人多时说,完全是一种公事公办的口吻,颜维东心里那个急啊。

他不怕陆青当面拒绝他,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说服陆青接受自己;就怕陆青无视他,这样自己就无计可施了。这段时间他给陆青打了好几次电话她都不接。这天下午,他实在忍不住了,一定要找陆青谈谈,在学校陆青不理他,就干脆在校门口等陆青。

颜维东站在离校门稍远的一个转角处,看见陆青出来,刚想走上前去叫陆老师,就看见陆青走向早就停在那里的一辆车,车门开了,林文承亲自下车给陆青打开车门,陆青上了林文承的车,颜维东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林文承的车绝尘而去!

那个人,颜维东记得,就是上次送陆青回家的男人。

这天陆青才到办公室,数学老师就着急的对她说:“陆老师啊,我想问问你,这段时间你班上的颜维东怎么了?每天上课要么无精打采,要么是伏在桌上睡觉,作业也不交,这样下去怎么参加高考啊?这种精神状态是怎么回事啊?”陆青一听,皱着眉头,只能说,“我会尽快去了解一下。”

年级主任,也是陆青班上的语文老师,他也发现了颜维东这段时间的不对劲,他找到陆青:“陆老师,你班上的颜维东这段时间感觉意志很消沉,学习完全不上心,现在正是学习的关键时期,有的学生心里有些波动,班主任一定要做好心理疏导工作,你班上的颜维东可是我们年级的种子选手,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如果他这种状态不转变过来,很可能会影响到班上的大多数同学,这件事你一定不可以掉以轻心,要好好找他谈谈话,知道吗?”

陆青赶紧称是,“好的,黄主任,我会找他谈谈,问清楚原因,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

可是陆青一直没想好该怎样和他谈,就一直拖着,陆青想要好好想想,她想有没有个办法,既可以不让颜维东抱有希望,又不会伤害他,可是有这样两全其美的的办法吗?

还没等陆青找颜维东谈话,高二下学期第三次月考来临。

高二下学期的第三次月考,破天荒的,年级一直稳坐第一的全优生颜维东竟然只考了个年级第22名。

试卷一发下来,班上的同学小声指指点点,颜维东最拿手的从未下过140分的数学居然只考了92分。马晓霖难以置信的问颜维东怎么回事?颜维东也不管马晓霖在边上着急,毫不在乎的自顾自看书。

这次谢云云终于考了个全年级第一,可是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颜维东成绩一落千丈,她心里暗暗替他着急,可是上次颜维东那么决然的拒绝了她,谢云云也有点拉不下脸去问他。

颜维东的成绩让年级主任也急了,责成陆青一定要去搞清楚状况,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优秀生发生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陆青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没办法,只能找颜维东谈话。

这次,她把他约在一家咖啡馆里,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和他好好谈一次。

这是一家装修很有品味的咖啡店,店子不大,可是布置得温馨可人,咖啡店的外墙具有像咖啡一样沉稳的色调,店里放着悠扬的钢琴声,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畅,漫长,空气中飘着诱人的咖啡香味。这家店很注重顾客的私密性,每张桌子之间都放置了几盆植株高大,叶片披垂碧绿的盆栽。

陆青有次和朋友在此聚过一次,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周末暖阳照在咖啡馆里,陆青进去,咖啡店里人并不多,都在轻声细语的交谈。陆青一眼就看见那个英俊少年坐在一张靠窗的桌旁,外套脱了放在旁边椅子上,穿了一件紫色套头毛衣,黑色裤子,看着窗外,若有所思,阳光斜斜的照射在他的脸上,那种介于青涩和成熟之间的神情看上去很迷人,那个清俊的少年出色的让人怦然心动。

陆青不由得停下脚步,静静的欣赏了一会儿,看见一个女服务生走到颜维东桌旁,红着脸说着什么。

陆青走过去,颜维东也不叫老师,说一句,“陆青,你来了!我点了一杯黑咖啡,你呢,要点什么?”

颜维东在两个人的场合从不叫陆老师,都是叫陆青,他觉得这样叫似乎缩小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陆青说过几次后无果,也只得随他了。

“我来一杯卡布奇诺。”

点完单,女服务生恋恋的看了颜维东一眼才离开。

陆青颜维东对面坐下,她今天穿了一件藕荷色大衣,脱下大衣,里面是一件绿底白花的高领毛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羊毛绒短裙,这身打扮把陆青纤长的身形勾勒的优雅无比。

这又让颜维东想起了那首诗,“你是我胸口的那朵青莲,我要去寻找你!”可我已经找到你了,我不会放弃!

陆青看着对面坐着的颜维东,看着他那双清澈无比的眼睛,在家里已经想好的那套说辞突然就有些开不了口了,这时服务生送上了咖啡。

陆青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顿了顿,还是得说;“颜维东,这次考试你为什么一下子就一落千丈啊,你是故意的吧。”

颜维东歪歪头,反问陆青:“陆青,什么原因你不是明白吗?”

“什么原因?我不明白。你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不要任性了!”

“我喜欢你,陆青,”颜维东直视着陆青的眼睛,“陆青,我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所以你也不用劝我了,如果你不答应我,我想我的成绩是好不了了。”

“你这是威胁我!”

颜维东委屈的说:“陆青,这不叫威胁,这只是一种爱的另类表达方式而已。陆青,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面对陆青,颜维东总是那么的赖皮,那张本来酷酷的俊颜上嘴角耷拉下来,墨似的眼睛里似乎还隐隐含着泪光,看上去可怜至极,陆青对着这样的颜维东简直无计可施。

“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比我小,又是我的学生,我们这样的感情是不为世人所容的,你考虑过这些吗?”

“我不管,我只知道自己爱上了你,我就要不顾一切。”

“好,那我问你个问题?这位同学,你今年贵庚?”

“我17岁,再过几个月就满18岁了。”

“你还那么年轻,还是个未成年人呢,人生的阅历还浅着呢,现在你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等新鲜劲一过,遇上一个和你年龄相当的人,你才会真正心动。你别轻易说出爱字,你还这么年轻,以后会后悔你现在的行为的。”

“陆青,我马上就18岁了,马上就是成年人了。你别把我当孩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陆青,我现在给不了你什么承诺,可是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你等我五年,五年后我就有能力给你一个承诺,别怪我自私,可是我就是爱上你了,等我五年,好吗?”

陆青看着对面的少年,漂亮的眼睛湿润润的,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就好像一只祈求得到主人宠爱的小狗,就差摇尾乞怜了。陆青感到自己无法回绝伤害这样的颜维东,真是男色害人啊!

颜维东又说:“陆青,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每次考试都得第一,”说着还把手举了起来,伸出两根手指,发誓道:“我保证!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好吗?”

陆青低下眉眼,准备好的话还一句没说呢,觉得自己实在无力反驳颜维东,陆青心一横,眼一闭,轻轻的点了点头。

颜维东高兴的一把抓住陆青的手:“陆青,是真的吗?你答应我了?”

陆青赶紧把手抽回来,“我可警告你啊,我是答应了,可是我只是答应你这五年里我不会谈恋爱,我会等你,我们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师生关系。还有就是这段时间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的,平时也要乖乖的,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否则我就毁约!”颜维东这时兴奋的什么也能答应,他忙不迭的连声说好的好的!

陆青不知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她只知道她在跟着自己的心走,她是喜欢颜维东的,这样的男孩,可以想象以后是多么的出色,为了他,自己可能要静静的度过五年的时光,不管五年以后颜维东是否还记得自己,是否和自己能有一个未来,陆青也不会感到后悔。

高二下学期期末考试,这是全市统考,颜维东考了全年级第一,全市排名第二,远超年级第二名的谢云云20多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