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默然守候

震惊

默然守候 川夕子 2395 2013-07-19 19:49:24

  那丝丝缕缕的,是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

对那天看见他们在一起的事,陆青也没提起,有次无意中问道:“你那同学回美国了吗?要不要请他到家里吃个饭啊?”

林文承当时正在打领带,手突然停了下来,想了想,转头看着陆青:“哦,他在这有一笔生意要做,可能还要呆一段时间,他很忙,我那天后也没见过他,吃饭的话?他应该没有时间吧。”陆青皱皱眉头,老同学相见,很正常啊,林文承干嘛要骗自己呢?心里更纳闷了,只是个老同学回来了而已,又不是前女友,至于这样吗?

这段时间,林文承几乎每天都很晚回家,回来时有时喝醉了,有时心事重重,烟瘾也比以前大多了了,常看见他闷头抽烟,内心似充满了矛盾挣扎。陆青很想和他聊聊,夫妻之间最重要是多沟通,可是这段时间两人交流甚少,连见一面都难,更何况坐下来一起谈谈了。陆青现在很少能等到他回家的时候,常常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这天,陆青要在学校上晚自习,晚自习上到10点,陆青因为晚自习下课晚,所以每逢上晚自习那天,一般都会开车来上班。今天下了晚自习后,班上有个学生拉着问了些问题,等给学生解答完问题,陆青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陆青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出办公室。校园里大部分地方都黑魆魆的,只有宿舍搂那边高三的学生宿舍里还传来一些声响。

陆青慢慢的开车出了校园,深秋的夜里,风儿带来丝丝凉意,陆青敞开车窗,大街上行人稀少,夜色朦胧,只有路灯在夜晚孤寂的独自闪出光芒,给路人带来一丝光明和温暖。在这样寂静的夜里,不知为何往事突然如潮水般涌来,思绪纷杂,那个许久未曾想过的人突然就浮现在眼前,他的声音,他的笑容,他的脸,其实一直深深的刻在记忆里,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可是许多的事,因为太美丽而又太遥远,也只能换来无奈的一声叹息,那些已经失去的,就把它留作回忆吧。

陆青想起了一句经典的英文爱情语录:Don‘tcrybecauseitisover,smilebecauseithappened.(不要因为结束而哭泣,微笑吧,为你的曾经拥有。)陆青释然的笑笑,泪水却悄悄爬满脸庞,甩甩头,往事如烟,就让它随风而逝吧,《乱世佳人》中的郝思嘉说过: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陆青抛开一切,用心开车。陆青开车还不怎么熟练,好在晚上车子不多,开车到家时快接近十一点了。

慢慢将车开进大院,卫兵已经很熟悉了,按了按喇叭就放行了。大院里有个专门的停车场,离林文承家的院子有十几米,陆青停下车,打开车门刚想下车,远远看见院门口的大树下站着两个人,陆青因为开车戴了隐形眼镜,看得很清楚,是梁南生和丈夫林文承。

只见梁南生似乎激动的说着什么,可是林文承低头不语,陆青刚想下车打个招呼,可鬼使神差的突然缩回了脚,还把车门关上了,从车窗往外看去,只见梁南生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林文承,低下头狠狠的向他吻去,林文承一开始拼命推拒,可是始终挣脱不开,慢慢也顺从放松下来,在梁南生的猛烈攻势下,林文承也有些忘情了,他慢慢抬起手来,揽住了梁南生的腰,紧紧地回抱住他,抬起头开始主动回应梁南生的吻,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投入的旁若无人的吻的难舍难分。

陆青懵住了!头脑“轰”的一声似乎被闪电炸了一下,简直无法思考了。她闭了闭眼,“是在做梦吧。”心中暗暗低语。慢慢张开眼睛一看,不,不是做梦,不是幻觉,在树的光影中,那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似乎已经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一切!

陆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猜过两人的关系不简单,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是这种关系。难道是。。。。。?这怎么可能?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陆青想到自从梁南生回来后林文承的反常,林母的反常,又想到刚才的情景。心中似乎掀起万丈狂澜,心乱成了一团。陆青赶紧把车灯关了,静静的停在那儿,人僵在车里,心就像扔到冰水里一样,冷的几乎要停止了跳动。

过了很久,两个人好不容易分开,林文承低下头,似乎还没平息下来,梁南生扶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细细密密的说着话,林文承只是不语。后来只听见梁南生大声说了句: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就大踏步向停车处走来,陆青赶紧低下头,只听见一个脚步声越走越近,梁南生没有发现车中的陆青,只见他打开边上一辆车门开车离去。陆青抬头,看见树下站着的一个人,那是她的丈夫林文承,还呆呆的站在那里。

树下的林文承发了半天的呆,然后才拖着脚步慢慢向家里走去。看着林文承离去,陆青在车里半天回不了神。呆呆的坐了半晌,才想起该回去了。脚坐久了已经麻痹,下车时差点摔了一跤。她木然的回到家里,站在家门口,手抖的半天找不到钥匙。好不容易打开门,客厅里黑乎乎的,一片安静。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上楼,站在房间门口,握着的门把手似乎重逾千斤,勉力推开门,房间里没人,只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林文承正在浴室洗澡,想到他和梁南生刚才发生的一切,陆青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无法思考,该怎么办呢?是现在撕破脸责问他,还是等冷静下来想想怎么办再说?

浴室的门开了,林文承一脸心事的从里面出来,看见陆青,一愣,问道:“你刚回来吗?今天怎么那么晚回来?”心中着实有些忐忑。

陆青看见他,脸色苍白,觉得自己简直没法和林文承呆在一个房间,陆青想装作没事的样子,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她匆匆对林文承说,“哦,有事耽误了。这几天宝宝睡觉老是踢被子,这几天我就去陪他睡吧。”也不等他回答,就推门出去了。

林文承有些吃惊的呆在那里,可是自己今天的脑子也很乱,林文承也很想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呆着,所以虽然觉得陆青有点不对劲,还是没去过问,他想要好好的静一静,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办。

陆青躺在宝宝旁边,泪水从眼中滑落,本来想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就算了,可是现在该怎么办?不是丈夫的前女友回来了,而是丈夫的前男友回来了,那是多么令人无法接受无比震撼的事啊。

想到刚才两人那么热烈的拥吻,陆青不由得自嘲的笑笑,林文承是个那么清冷的人,陆青记忆中他每次吻她都是淡淡的,有了孩子之后甚至很少吻自己了。像他和梁南生刚才那天雷勾地火的倾情投入的吻简直从来没有过。看来他不是没有热情,而是早就把热情给了别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