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默然守候

秘密

默然守候 川夕子 2327 2013-07-19 19:49:24

  穿过千山万水,那遥远的忧伤,击穿我的心灵

到了省城,陆青的生活更加的轻松,周久芳和家里的保姆几乎把带孩子的责任全揽了去。

周久芳是有孙万事足,虽然陆青只是生了个女儿,可是她依然疼爱有加,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放在这个宝贝孙女身上,陆青简直插不了手。

就连林文承的父亲只要回到家,就是一副爱孙心切的模样,在家里他完全没了平时办公的严肃模样,处理完公务后就含饴弄孙,抱着孩子不撒手,有了这个孩子,家里多了很多的热闹和欢乐。林文承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也慢慢解冻,陆青不知父子俩是因为什么结怨,不过现在总算和好了,父子俩有时还会对工作上的事聊几句.

周久芳实在太满足了,沉积多年的心结已解,她经常对陆青说,你可真是我们家的福星啊。陆青本来还有点担心他们会重男轻女,现在也放心了。

家里的事插不上手,陆青就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陆青现在所在的学校博德高中是全省的龙头学校,拥有一流的教学师资,一流的校园,一流的生源,校园的面积也比临城中学翻了一倍。在这样的学校教书,绝不是平庸资质之流所能呆的,以前听说有个靠关系进去的老师,水平一般,在课堂上被学生追问的张口结舌,无言以答,引起了家长的反弹,最后不得不调离这个学校。

刚到一所学校,陆青各方面还要慢慢适应,虽然她是副省长的儿媳,但她做人很低调,她不想别人说闲话,想好好干,她更加投入到教学中去。现在生活平静,又离开了可能睹物思人的地方,陆青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要你想忘记,在那不经意的一个瞬间,你会发现,本来以为刻骨铭心的往事,刻骨铭心的人都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悄悄淡去。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孩子就两岁了。陆青很少回忆过去,也不敢多回忆,不敢多想,自己已经是做妈妈的人了,虽然和丈夫没有热烈的爱情,两人相敬如宾,可是淡淡的情感或许更加能细水长流。就这样吧,陆青认命的叹息。

林文承调到省里,工作更加忙碌起来,再加上省城有很多的朋友,在外应酬是常事。林妈妈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等待的生活,经常告诉陆青要学会习惯。陆青能理解,并不以为意。

这天,林文承回来的比以往要早,陆青发现他似乎有心事。回来后,逗弄了孩子几句,就一个人站在阳台上默默地抽烟,背影落寞。以前陆青就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一直不想多接近,现在成了自己的丈夫,不管怎样,他的故事已经过去了,自己的故事也应该过去。

林文承一连几天回的很晚,这天陆青快下班时,林文承打来了个电话,“今晚陪我去看个朋友,和妈妈说声我们不回家去吃饭了,下午等我来接你。”陆青应了。

下课了,陆青拿起包对同办公室的老师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林文承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陆青上车,问:“今天是去见谁啊?”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前几天从国外回来了,今晚请他吃个饭。”林文承淡淡的说。

陆青不再问。林文承平时很少带陆青去见他的朋友,所以这次见面,陆青有些疑惑。陆青看看窗外,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街上车水马龙,分外热闹。陆青收回眼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不说话。林文承微微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说话。车上的气氛有点奇怪,陆青隐隐感到今天的林文承似乎有点不对劲,脸上表情很复杂,眉头深锁,眼眸中忧思参杂,浑身上下似乎都充满着一种淡淡的忧伤,陆青更加觉得两人之间的那种距离感似乎在拉大,今天的会面是不是和他这几天的情绪有关呢?

车子很快到了省城一家著名的饭店,林文承在这订了位。走过金碧辉煌的大厅,来到一个大包厢。走到门口,林文承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门推开了,陆青看见富丽堂皇的包厢里已经坐着一个男人。

那人看见林文承和陆青一同进来,微微有些吃惊,不过只是眼中一闪而过,他很快露出笑容,向林文承伸出手来,“文承,好久不见了!”

林文承也伸出手去,极快的握了一下,“你好,南生。”

“这位是?”

“哦,这是我的妻子,陆青,陆青,这是我的大学同学,梁南生,刚从国外回来。”

“林夫人真是漂亮啊。文承你眼光不错啊。”林文承不语。

落座后,陆青看清了坐在对面的梁南生,梁南生一身灰色修身西装,身材高大,剑眉朗目,男子气十足,和林文承年纪相当,可是看上去成熟稳重多了,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成功男人的魅力。

陆青感觉气氛有些诡异,既然是朋友,为什么感觉他们之间气氛有些僵持,陆青猜想,是不是在大学里两人有过什么矛盾,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林文承更没必要带自己来啊。

还好梁南生一会就调整好自己的思绪,挑起话题和陆青聊了起来,问起陆青的职业之类的,林文承非常沉默,几乎不说什么。这和平时的他有很大不同,作为在政府机关部门工作的人来说,家庭又是这样的背景,林文承平时是进退有度,行止得宜的人。

聊着聊着,说起了孩子,陆青说孩子名叫林思南,这时梁南生眼光快速的看了一眼林文承,“哦,这是谁起的名字?”

陆青说:“是文承起的啊。”这时林文承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这名字起得不错,好听。”

林文承这时猛然站起来,“我失陪一下。”

陆青顿时感到很尴尬,林文承就这样将自己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抛在包厢里,陆青无法,只好随意找话题聊聊。

陆青不是个善于调节气氛的人,和梁南生又不熟,所以聊了一会就冷场了。

一顿饭,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中结束了。

吃完饭,梁南生把他们送到门外,他就住在这家酒店,当林文承去开车时,梁南生对陆青说,“你好,今天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有机会希望能和你聊一聊。”陆青感到莫名,以为只是客气话,于是说道,“好的,梁先生。你是文承的朋友,今天招呼不周,以后有空请你到家里来吃饭。”

梁南生诧异的看着陆青,而后又有些了然,“哦,好的,希望有这机会。”这时林文承把车开过来了,陆青上车,“再见,梁先生!”

“再见,陆老师!”车子走出很远,拐弯处陆青回头一看,梁南生还站在那里,在酒店灿烂辉煌的灯光背景下,只看见一个孤单的身影,远远的注视着这个方向,久久站着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