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默然守候

孤独

默然守候 川夕子 1850 2013-07-19 19:49:24

  一个人的时光,静如止水,寂寞如烟。

离开饭店,陆青茫然的在街上走着,下午没课,陆青不想去学校了,就想一个人走一走。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可是热闹是他们的,她什么也没有。陆青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和无助,平静的生活已经被打破,自己牺牲了爱情换来的婚姻也像肥皂泡一样快要破灭了。

生活是多么的会开玩笑,只想追求平静简单生活的陆青,却遇上了如此不可思议之事。自己真的该放手吗?

陆青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抬头迷茫的看看四周,这里是什么地方?原来不知不觉中,陆青来到了省城最大的公园----南湖公园。

公园一面靠山,三面环水。园内秀木参天,倚山环水,花草丛簇,亭阁雅美,景色怡人,林间点缀以草坪、荷池、亭榭、小径。陆青漫步走进公园,沿着小径来到东江古码头,这码头是淡江水最上游的码头,也是连接古驿道与淡水水运的一个交接点。

省城古称南安,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秦时曾在这里设关,自唐朝开元年间开凿庚岭,修筑古驿道后,出现了“商贾如云,货物如雨,万足践履,冬无寒土”的繁荣景象。站在古码头上,不由得令人思接千载,想象着当年码头上船来船往,一片繁华盛景。

可是刹那回首间,花已凋谢,人已飘零,那过往繁华转瞬即逝。陆青触景生情,满腹酸楚渐渐的融入眼角,凝成一抹酸涩,化作愁绪满怀。

路边高大的梧桐树下一张石椅孤单单的立在那儿,上面静静的躺着几片枯黄的落叶,看上去就像是一幅静物写生画,美则美矣,可是深深的透着股清冷凄凉,掸开石椅上的落叶,陆青坐在椅子上,闭上双眼,任风尽情的吹,深秋里,太阳像一枚红枣似的缀在远天,附近一颗年代久远的老榕树,挂下一蓬蓬茂密的胡须,像是几个龙钟老人,懒洋洋地挤在一起打盹。

陆青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嘟嘟嘟,通了:“妈,是我。”

“是青儿啊,你怎样?思南还好吧?”

“我们都很好,你现在身体好吗?”陆青拼命忍着眼泪。

“我身体很好啊。”杨淑芳突然敏感的问道,“青儿,你没事吧?”

“没有啊,妈。我就是想你了,你可要多注意身体啊。”

“我会的,你可要和文承的父母好好相处啊,我看他们待你也挺好的。”

“嗯,是很好,妈,我没事,就是很担心你。妈,我真想回Q市工作,那样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照顾你!”陆青悄悄的伸手把溢出眼角的泪拭去。

“傻孩子,你现在是有丈夫的人了,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小家庭,知道吗?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就放心了。”

“好的,妈,我会好好的。妈妈,那我挂了。”

“好。”

陆青默默地低下头,如果离了婚,妈妈会有多难过啊,可是这婚如果不离,以后会幸福吗?真相已经浮出水面,表面的平静已被打破,如果勉强在一起,那以后的生活就会像一块被撕裂的丝绸一样,即使是最心灵手巧的匠人勉强缝好,外表似乎恢复了光鲜华丽,可是缝补的地方再也无法和原来一样光滑如新了。那道缝隙也将永远存在,无法消失!这样如鲠在喉的生活宁可不要。

回到家里,女儿正在呀呀学语,看到可爱的女儿,陆青心情非常复杂,不管怎样,孩子陆青是一定要的,可是孩子即将没有父亲,这真是件可悲的事,抱着孩子,陆青不由得留下了伤心的泪水,到底该怎么办呢?事情会到哪一步呢?等林文承回到家里就会有一个答案了吧?

林父林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晚饭时看着陆青勉强扒了几口饭,茶饭不思的样子,眼神很复杂。

周久芳终于有些忍不住了:“陆青,你和文承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啊,妈。”陆青低声说道。

“可是文承这段时间怎么回来的越来越晚呢?”

“也许是工作上的事吧。”

林父这时气冲冲的说了一句:“工作上有这么忙吗?你看看他,简直比我还忙!”

陆青低头不语扒拉着碗里的饭,心烦意乱。

周久芳忙说道:“你们没事就好,如果文承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妈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我知道了,谢谢妈。”

要说陆青还是幸运的,周久芳这个婆婆对自己真是没话说,办公室里那些女老师说起婆媳问题来,简直比世界大战还复杂。可是陆青从来没遇过这些问题,不管林文承对自己会做出怎样的决定,陆青都很感激婆婆这两年来给与自己的真心的母亲般的温暖。

晚上直到十二点林文承还没回来,周久芳给林文承打了几个电话都关机,急的在家里团团转,林父也黑着一张脸,郁郁的坐在客厅。陆青倒是很平静,心里有着自己的猜想,看着熟睡的孩子,心里不是不感到凄凉的。

这天晚上林文承一夜未归,这也许是最后的答案。陆青彻底死心,那个和梁南生狂热拥吻的男子是陆青非常陌生的,对着梁南生,林文承才会有恋人之间的热情吧。虽说自己当年利用了他,可是说不定自己也不过是林文承忘记自己刻骨铭心的情感的替身。

两人之间的婚姻是多么的可悲,也许这一切是该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