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默然守候

平静

默然守候 川夕子 2565 2013-07-19 19:49:24

  那一夜,我沉浸于悲伤的音乐中,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回忆那已经深入骨髓的痛。

时隔两年,陆青的生活又回到了原点,只是多了个孩子。

陆青9月份回到临城中学时,流言蜚语纷纷,都说陆青想攀高枝,结果很快就被甩了,这下什么好处也没得到,灰溜溜的回来了!陆青对这些说法毫不在意。

对于离婚的原因,陆青只和崔倩倩和张静两个说过,当时惊得两人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为陆青怅然叹息。陆青怕妈妈接受不了,只说是两人性格不合才离婚的。陆妈妈只能叹息,原来就觉得门不当户不对,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办法,幸好小思南非常聪明可爱,给了陆妈妈很多乐趣,她这才把对女儿的担心放下,含饴弄孙去了。

陆青回到原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工作兢兢业业,教了几年书,对教学越发的娴熟,教学成绩让人刮目相看,渐渐的闲话也就少了,陆青带着孩子和妈妈过着平静的生活,偶尔和张静、崔倩倩一起逛逛街,喝喝咖啡聊聊天,陆青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小思南现在有了两个爸爸,林文承和梁南生经常从国外打电话过来,小思南都是叫梁南生大爸,叫林文承二爸。梁南生非常感激陆青的大度,是她的放手,成就了自己今天的幸福生活,和所爱的人在一起。他希望陆青能早日获得自己的幸福。陆青不置可否,陆青对颜维东依然不能忘怀,她想,就这样也好,带着对往事的美好回忆,带着小思南和妈妈一起这样过下去就很好。

夏去秋来,秋离冬至,陆青回到Q市快半年了,今年Q市的的冬天特别冷。

这天,陆青接到张静的电话:“陆青,咱们好久没聚了,约上崔倩倩,今天晚上六点到南门广场附近的季季红火锅城见。”

因为陆青,崔倩倩和张静也成为了好朋友,经常三人同行。张静已经结婚了,老公邢明仁是一家公司的项目经理,是个青年才俊,年少有为,一表人才,对张静也很好。只剩下崔倩倩,还在相亲的道路上漫漫前行。

昨天崔倩倩又去相亲了,张静一定是想扒些八卦吧。陆青心中暗笑。

南门广场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上,高楼林立,人来人往。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的早,等陆青和崔倩倩到达广场时,广场上的五彩缤纷的灯都亮了起来,在冬夜朦胧的雾气中,灯光明亮,驱走了一丝丝寒意。

张静已经到了,坐到了靠窗的位置,隔着大玻璃窗,可以看见楼下车水马龙的长清路,视野很好。看见陆青,挥了挥手。陆青和崔倩倩微笑着走过去,脱下大衣坐下。

“怎么,今天邢明仁舍得放你出来啊?”崔倩倩打趣道。

“两个人天天呆在一起会起腻的,再加上,他今晚要加班。”

“什么腻啊,我看你们是恨不得变成连体婴,天天在一起才好呢,今天要不是他加班,你舍得出来?”张静结婚后确实更少出来了,简直就像掉进蜜罐子里一样,难得出来了一趟,邢明仁的电话就追来了,害得崔倩倩是羡慕嫉妒恨啊。陆青看他们甜甜蜜蜜的样子,也替张静感到高兴。

季季红火锅店环境还不错,比较有情调。要的是鸳鸯锅底,点了牛肉,羊肉,蔬菜拼盘,豆皮,细粉,鸡翅,黑木耳,冻豆腐,墨鱼滑和魔芋丝。火锅集麻、辣、鲜、香于一体,也许你被辣得张不开嘴,但是你会觉得辣得痛快,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陆青和倩倩都很能吃辣,只有张静忌口,不敢吃辣,一吃就胃痛,只能吃没辣的一边。

火锅慢慢沸腾起来,把点的食物倒进锅里,很快就可以开动了。三个人边吃边聊些闲事,在这样开放式的环境里也不宜谈论较私密的话题。

“吃完火锅,我们到本色清吧去坐坐吧,听听音乐消消食。”张静拍拍饱饱的肚子提议道。

本色清吧是一个休闲音乐吧,播放的音乐以轻音乐为主,气氛很安宁幽静。在音乐清吧里,可以一边品尝佳茗,一边欣赏中外名曲。适合朋友喝喝东西,聊聊天,谈天说地沟通感情。本色的环境清幽雅致,灯光柔和温暖,陆青她们经常会到那里坐坐。

从喧闹的火锅店来到幽静的音乐清吧,环境的变化心情似乎也跟着沉静下来。三人在角落的一个位置坐下,各点了一杯咖啡,酒吧里放着一首轻柔的英文歌曲,舒缓的节奏仿佛一股清泉在心灵缓缓流淌,客人们都在各自一隅喁喁低语。

喝了一口咖啡,张静终于忍不住了:“倩倩,呵呵,昨晚相亲的结果如何?是不是遇到了钻石王子?”

崔倩倩长叹一声:“昨晚的相亲男到真是个极品啊,是个帅帅的医生哦。可是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啊。走的时候连电话都没留,唉,看来我是真的要成大龄剩女了。”

“别气馁,倩倩是个那么好的姑娘,还怕找不到好的?”陆青安慰道。

崔倩倩一脸无奈的说:“我现在是万念俱灰了,如果我自己再找不到喜欢的人,那我就要听从家里的安排,为家族利益而结婚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啊,我现在那么频繁的去相亲,就想找个自己心仪的男子,可是怎么这么难啊!”

“也许缘分还没到啊,别急!”

“也许吧,可是说不定我很快就会结婚了。”崔倩倩黯然说道。

“为什么啊?”

“这段时间我妈老在我耳边唠叨,说他们已经为我找好了对象,我父母还算开明了,答应给我几年时间自由,可是如果到了26岁还没结果,就只能听从家里的安排了。我今年就26岁了,看来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陆青和张静对视一眼,豪门家族,也有很多的无奈啊。

“好了,不提这了,话说陆青,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啊,你不会就想和女儿这么过一辈子吧?”崔倩倩看着陆青说道。

张静有些小心的轻声问道:“陆青,你不会是还没有忘记颜维东吧?”

陆青一听这名字,心不由得抽了一下,一丝疼痛从心里漫起。她勉强笑笑:“我现在这样子难道还敢奢望什么吗?以前是我违背了我们之间的承诺,他一定很恨我,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放下了!”

“你能放下就好,人还是要向前看才好。”崔倩倩眼中充满怜惜地说。

陆青这样说着,可是低头的一瞬间泪水却悄然无声的滑落,那些忧伤会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愈合吧。可是此时的心里却是无比的苦涩难当,那个名字,那个人,会是自己心里永远的痛吧?我已不再奢望能得到幸福,就这么一个人走下去,即使寂寞,即使孤独,有过那么一段刻骨铭心,就足够了。

清吧的音乐变了,是一曲凄美绝伦的《假如爱有天意》,陆青静静的听着那缓缓流淌的音乐,那弥漫着淡淡忧伤的旋律中跳动着只有自己能够读懂的伤悲。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欢呼声:“下雪了,下雪了。。。。。。”

“真的吗?”崔倩倩和张静都兴奋的凑到窗前向外看,楼下的行人都停驻了脚步,看着天空中飘飘落落的雪花飞舞而下。

陆青平静的抬眸看向远方,寒夜的天幕,半个月亮斜挂,星星在闪烁着。在光影里闪闪烁烁的雪花,如柳絮般在空中飘飘荡荡,轻轻的,薄薄的,无声无息的,落到地上,像给大地上披上了一袭美丽的白色纱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