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默然守候

担心

默然守候 川夕子 2032 2013-07-19 19:49:24

  都市的灯火早已沉睡,夜已深,月影下摇曳着那抹不去的情怀。

在美国的颜维东,浑不知陆青的世界被一通电话搅得天翻地覆,本来每天早上一起来就会给陆青打电话的,可是那天晚上被客户灌醉了,一晚上晕晕沉沉,回到家倒在床上就睡了个昏天昏地,早上起来一看已经9点了,按按隐隐作痛的额头,颜维东看看给陆青打电话的时间已过,就向浴室走去,等脑子清醒些再打吧。

颜维东出差就住在舅舅家里,今天是周末,表妹李玉琳早上起来到楼下去吃早餐,经过表哥颜维东房间时听见里面的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表妹推开门,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原来表哥在洗澡啊,周玉琳拿起颜维东的手机就接了起来,里面传来一个温婉动听的声音。

颜维东在大学里是个英俊多金的王子般的人物,虽然看上去冷冷的,不苟言笑,可是浑身上下散发的魅力让人无法抵挡,经常有一些热情洋溢的女孩子主动追求他,在学校半路拦截示爱,或者打听到电话,狂轰滥炸,颜维东不胜其烦,只好求表妹冒充自己的女朋友去挡桃花,每次在美国的同乡聚会也是叫表妹同去,那些人看见颜维东有女伴了,渐渐就没人来打扰颜维东的生活,身边才慢慢平静下来。

李玉琳虽然在表哥的恳求下冒充他的女朋友,可是心里有点惴惴不安,自从表哥来了美国后就从不见他近女色,李玉琳简直有点怀疑表哥的性向了。

有一次当她鼓起勇气怯怯的向颜维东提出这个疑问时,换来的是颜维东的一记狠狠的眼刀。

所以李玉琳一听电话里传来的女声,以为又是哪个女生来骚扰颜维东,心里还嘀咕着表哥就是魅力大啊,才回国几个月,就有女孩的越洋电话追来了,她想当然的就说了自己是颜维东的女朋友。

颜维东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表妹正在他的房间里,颜维东对这表妹大大咧咧的性格就有些头痛,李玉琳看见表哥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出来,上身赤,裸,串串水珠从精壮的腰线上滑落,不由看呆了。

颜维东没好气的说;“喂喂,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李玉琳回过神来:“不可以啊,那么晚了还不起床,我来看看不行啊。”

“行啊,现在看完了可以出去了吧?”

李玉琳悻悻然的说,“哼,不就是有一副好身材么,谁没看过啊!”

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回头说:“哎,我刚才。。。。。。。”刚想说出接到一个女人电话的事,还想趁机取笑他几句。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颜维东摆摆手,接起电话,听着听着,脸色突然变了:“好好,我马上来!”

李玉琳刚到嘴的话也咽了回去,“怎么了,表哥?”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我妈打电话来说我爸爸病情突然有变化,我得马上赶过去。”

“哦,那我也陪你一起去。”刚才想说接到一个电话的事也抛到了脑后。

颜维东的父亲就在当地的一家医疗机构休养,上次手术后情况良好,没想到今天检查时医生发现胃部癌细胞突然扩散,病情很危险,还要做第二次手术,情况不容乐观。

一到医院,李婉静就哭着扑上来,颜维东抱着妈妈,不住的安慰她。

在医院守着哀哀哭泣的妈妈,颜维东心力憔悴,颜维东劝表妹先回去了。

坐在医院的椅子上,颜维东掏出手机看看时间,Q市现在已是深夜,不忍打扰陆青的睡眠,还是明天再打吧。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陆青,颜维东似乎是在窒闷的小屋里吹来一股凉爽的清风,给自己带来了无穷的力量和安慰,虽然父亲的病还情况不明,但是会好起来的是吗,陆青?

手术做了整整7个小时,看着门口的红灯灭了,颜维东站了起来。

医生出来了,颜维东和妈妈赶紧迎上去:“医生怎样?”

“还好手术及时,只要今晚熬过去,应该会慢慢好起来的。”

颜维东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爸爸推出来了,看着憔悴不堪的父亲,颜维东心情异常沉重。

晚上颜维东劝妈妈去隔壁休息,自己就守在父亲的病榻前,本想给陆青发个短信,以免她会担心,可是手机又没电了,只好作罢。看看窗外,都市的灯火早已沉睡,夜已深了,朦胧的月色下,树枝轻轻晃动,树叶发出沙沙的脆响,在暗淡的路灯魅影下似乎摇曳着那抹不去的思念。

第二天早上,父亲颜世安醒来了。医生说第二次手术做得很彻底,不过这几天很关键,还要好好观察,如果手术没有什么并发症的话,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大碍了。颜维东和妈妈才放下心来。

颜维东匆匆赶回舅舅家,给手机充上电,赶紧拨出陆青的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颜维东觉得奇怪,不会陆青的手机也没电了吧?

颜维东在舅舅家里稍作洗簌,又匆匆赶往医院,颜维北也从国内赶过来了,没和陆青打通电话,颜维东一直有点心神不定。

一连几天颜维东都没能联系上陆青,颜维东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可是爸爸这几天病才刚有好转,也不能说走就走,只能忍着。

颜维北看见颜维东这几天都心神不定的样子,关切地问道:“小东,这几天看你有点不对劲,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颜维东闷闷的说:“不知怎么,这几天一直联系不上陆青,我有点担心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如果很担心的话,爸这儿有我,你回去看看吧。”

“还是过几天吧,等爸的病情稳定下来了再说。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公司三十周年庆,到那时我再回去好了。”

“嗯,也好。明晚有个商业酒会,我们一起去参加吧。刚好索利斯公司的董事长也会出席,我们近期和他们有个合作方案,趁这次先聊一聊,看看合作的胜算有多大。”

“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