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08章 初遇修士

欲望问天 sf175 2751 2013-01-29 11:26:43

  看着眼前的花草树木,贪婪的深吸一口气。王哲感叹道:“久违了的世界,我!王哲,又来了!”咦,这对白怎么这么熟悉?修行无岁月,也不知这次修炼了多久,很想再次感受那灯红酒绿花花世界。虽然红尘诸事难料但哥尘缘未了,千秋万载梦一场醉迷金宵哥最爱。感概过后,王哲腾空而起、玄立于空,金丹塑成便可御气飞行,在空中飘来飘去,享受着腾空飞行的感觉。

“咦”一阵打斗之声风传来,还感受到空中还泛起了一丝灵力震荡,王哲穿过几座山林。“轰隆隆!”一声巨响传遍了整个山脉。犹如地震一般,整个地面都剧烈地颤了一颤。那些原本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受到惊吓,“拨啦啦”的正在山林中乱飞,慌乱地在天空盘旋鸣叫,下面正有两人对峙站立。

一人是个五短身材的老道,霜发皓眉,相貌颇为丑陋,一身青色道袍。而另一人却是个中年道士,穿着一袭白色道袍,身躯修长,风度翩翩。他的右手握着一柄长剑,剑身闪烁着一泓宛如秋水般冷冽的青光,散发出一道足有四寸的红色光芒,形成一小团吞吐不定的红芒,如鲜血般艳丽得令人心悸。

一点红芒破开虚空,长剑瞬息便跨越数十米的距离,向青衣老道劈斩而下。可同时却有一个钵大的雪白光球凭空闪现在老道的腹前,追风逐日般主动迎上了那红色剑芒。眨眼间,那光球和长剑碰撞在了一起。一时,劲气随着耀眼的霞光,流溢四射,周围好似起了一阵龙卷风,地面上的尘土、碎石和树枝全都被卷至空中,被绞得粉碎,四处飘散。

白衣道士满脸的惊慌恐惧,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窜,可头顶上那个光球却如影随形。青衣老道带着满面狰狞的笑容跟在后面,突然嘴里嚅动了几下,那光球仿佛受到了某种驱使,骤然碎裂成无数萤火虫大小的光点,闪电般全部钻入白衣道士体内。数秒后,中年道士的身体爆炸开来,化作了一片朦朦血雨,随即老道也喷出一口血箭,仰面倒下。

“又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王哲见此情况后,想起了洞府中的三具枯骨不竟心中有的感概。许久都不坚动静后,王哲心中一动,身躯顿时如鹏鸟归巢般飘落下来。来到老人身边看了看,王哲暗自嘀咕一声:“死了?”

“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突然从那青衣老道所躺的位置飘散开来。声音嘶哑苍老、滞顿浑浊,几乎每咳一声都要拖曳出一串颤抖的余音儿,显然那人身上有着极重的伤势。

垂眼一看,这人就好像是刚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般,衣服已破碎,全身肌肤寸寸皴裂,血肉模糊,特别他的面庞,如同被剥去了脸皮,肌肉翻卷,隐隐可见森森白骨,分不清哪是嘴巴,那是鼻子,唯一还能看清的就数那两只眼睛了。王哲心中暗道:“早知道你这老家伙是在装死,不过看你现在的样也好不到哪儿去了。”

见到王哲,那人眼睛无力地转了转,“没想到我老道临死前,还能见到一个同道中人。”

发现那柄剑是灵器时,王哲便知道这两人都是个修士。如今听他说出“同道中人”四字,王哲,于是轻一颔首,忙道:“老道长,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是少说点话。要不还是我先帮你疗下伤看看?”此时见到青衣老道的惨景,身为现代人的王哲还是有点不忍。

听到要跟自己疗伤,青衣老道的表情似乎有些发愣,顿了顿,眼中却掠过一抹看淡生死的笑意,道:“小道兄,多谢你的好意,不过用不着了,我的伤势我自己清楚,是绝对活不过两分钟的。”

王哲沉默下来,在看到青衣老道的第一眼,他就察觉老人全身经脉俱断,五脏六腑已经完全粉碎,至于为什么他没有当场咽气,那是因为大道未散,但他却知道即便是以自己的精元辅助,恐怕也难以挽回老道的性命,之所以说要帮他疗伤,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这时,青衣老道忽然指着那闪光的一块小石头,道:“小道兄,帮我把那石块拿过来,好吗?”

“好!”王哲一步闪了过去弯腰去捡,这是一块只有三指来宽,呈不规则的扁平状上品灵石,柔和的光线从中透射出来。灵石刚一入手,王哲便感到有股清凉怡人的气息从掌心处透入经脉中,而且一瞬间就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周身舒坦。灵石是天地元素异变疑结而出,是修士辅助修炼、恢复灵力的上上之选。王哲自己就还有几十块下品灵石和几块中品灵石,一块上品灵石就相当于百块中品灵石,可见其非一般珍贵。

快速回到老人身边,思忖间,王哲已将灵石向老道递了过去。谁知青衣老道却艰难地晃了下脑袋,“不用给我,这上品灵石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有它的帮助,相信你修炼的速度能够提升数倍……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呆会我咽气之后,希望你能够挖个坑把我埋了,别让我这老道曝尸荒野,小道兄,你能答应吗?”

“我答应你!”听老道要将灵石送给自己,王哲并没有多大的欢喜,反而觉得心情十分沉重,沉重得让他胸口都有些憋闷。

“好,哈哈……”青衣老道满意地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比哭还要难听。没过两秒,他的笑声便嘎然而止,而后脑袋一歪,两眼缓缓阖起。

王哲把黑寡妇调运到手心,将灵石收入储物空间,长长吁了口气,俯下身去,准备将老道抱起。然而,就在王哲的手指刚要触摸到青衣老道的身体时,异变突生,原本已经死去的青衣老道竟诡异地睁开了双眼,血淋淋的左手闪电般地向王哲右臂抓去……

“呼……”恍如微风拂过,原地突然失去了王哲的身影,青衣老道五指登时抓了个空。随后接连喷出几口鲜血,那只手臂无力垂下,老道的神色又颓败了几分。瞬息后,王哲的声音却突然在青衣老道的后面响起:“果然够阴险的,都快死了还想玩弄花招,呵,呵呵,没抓到我,是不是觉得特别失望?”

青衣老道的声音越发虚弱:“小道兄,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想对你不利……”

“闭嘴!”王哲缓缓地走回青衣老道身前,有些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叹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知道你的心性怎样,但我也相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所以刚才你大方地将灵石送给我、却只提了个几乎不是要求的要求时,我真的被你感动了!”说到这,王哲的话锋却陡然一转,语气变得低沉起来,“然而,在你闭眼的那一瞬间,你的眼神却出卖了你,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看淡生死的人,在临死的时候会像你那样,眼中竟带着凶狠和得意!”

青衣老道张了张不成形的嘴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人算不如天算!”终于叹息道,“小道兄,既然你发现我别有所图,为什么当时你不揭穿我?”

王哲道:“我虽对自己的眼光十分自信,却也难免会有失误的时候,于是便稍作试探,没想到你果真露出了原形。况且,在见到你的那一刻,就知道在我有了防备的情况下,即便是你拼劲剩余的所有力量,也难以对我构成太大的威胁,否则,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后生可畏呀!”说完这几个字,青衣老道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

王哲却皱眉道:“但是我有些不太明白,你既然清楚自己的伤势,知道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活不了几分钟,为什么还要对我出手?”

青衣老道苦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我老道是个特别贪生怕死的人,即便是有一丝活命的希望,我也绝对不会放弃,十几年前我曾经修炼过过一种叫做‘移魂转魄’的秘法。如果能找到合适的宿体,只要我的灵魂还未消散,便能够夺舍重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