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04章 寒潭奇遇

欲望问天 sf175 2567 2013-01-29 11:26:43

  妖兽,便是兽类通过吸收天地灵气产生灵智,懂得了开始自我修行。一般妖兽身体的强度都要强过同阶人类修士,它们才是正宗的体修成员。如今天地元素稀少,法术威力倍减,王哲不在感作儿戏。调运自身体内灵力,运起九禁秘法《九转穿云手》。秘法是通过特需方式,提升自己战斗力的方法。秘法是越阶挑战必备法决,秘法各有不同提升战力也有大小之分,每提升一层战斗力便称一禁。王哲所的《天地万法》是玄月帝尊,在各大宗门世家都离开地球后,前往他们的遗址收集百家残经半法,历经千年所创,其经要奥理可直追上古经文。《九转穿云手》更是利用修身的原理,产生的九禁秘法坎称逆天。当然以王哲现在的修为也只能使出四禁,就算四禁也将王哲的战斗力硬生生的提高了一阶,从苦海初期的战力上升到了金丹初期。

但见王哲的右手一抖、转、立、推,一个散发着五颜六色的掌印脱掌而出,彩色掌印迎风而涨,仅一米的距离就胀大了一倍。嘭的一声,巨大的金鳞鳄被打得倒飞数米跌落在地一动不动,王哲也只觉浑身乏力跌坐在地,这便是使用禁法的后果,强大的战力发挥也是需要付出相应代价的。九转穿云手是利用锻炼身体的方式反向发力,带来的后果只是全身乏力一阵,比起那些需要自损、减寿的禁法来说不知要好了多少倍。

恢复了体力的王哲来到金鳞鳄身前,发现金鳞鳄竟然还在喘气只是到了频死的假象,王哲不得不佩服这妖兽的生命力之强悍。心念一转:“这样也好,在于今修炼资源紧缺的时代,一具完整的开府后期妖兽尸体还是很难得的,自己正缺少炼器材料呢。”于是引出道气,把金鳞鳄的尸体收入道府。

过后,捡起掉落一旁的野兔,再次走向水潭。火元素烧毛、金元素解破,清洗完毕又从附近找了一些干枝。用较直的一枝树枝把兔子穿了起来,架好了支架,把小碎柴放在架下,一个火焰术之后,只听腾的一声轻响,架下猛的燃起了熊熊大火,看这架势王哲赶紧把兔子拿了起来,把火弄的小了点,这才又重新放了回来。不一会儿,一阵浓浓的兔肉香就飘荡在了大山这中,王哲鼻子中闻着阵阵的兔香,真忍不住现在就赶紧撕下几块肉来偿偿,但他干这种活毕竟不是第一次了,知道此时虽然香气扑鼻,但兔子里面的肉还没有熟透,只要自己再坚持上那么十几二十分钟,到时整只兔子都会如此的香喷喷。

饱吃一顿后的王哲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转身看了看面前的水潭,虽然里面的潭水有些冰凉,但却给在这大热天的王哲带来了一丝凉爽。到了潭边王哲心念一动,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护身术,一个纵身跳进了冰冷的水潭之中,手脚并用的向着潭底潜了下去,刚开始几十米还算比较顺利,可是越往下越有些黑暗,再加上越往下浮力越大,他下潜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无奈之下王哲只得给自己使用了一个重力咒,刚刚使用完了重力术,王哲就感觉自己的身子猛的一下向下沉去,几秒钟的功夫就到了潭底,借着微弱的光线,他开始查探起来。

整个潭底并不是很大,虽然深潭的上面足有二三百米方圆,但下面却只有几十平方,王哲闭着眼用不了一分钟都可以走上一圈,可就是这么大点的地方,愣是没有找到灵气散发的地方,王哲不由继续向着潭壁上看去,转了几圈之后还是一无所获,就在他将要放弃之时,突然看到潭边的一个岩石上升起了一阵泥污,这不由引起了他的注意,要知道整个深潭连条鱼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升起泥污呢,一个转身游了过去,待到了近前王哲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这里居然出现了一条裂缝,而刚才的泥污正在是这条裂缝张开之时所产生的,他刚要再探究竟,却发现那条裂缝自己又合死了,好像根本就从来也没有这条裂缝一样。这下更加的引起了王哲的注意,暗道好啊原来在这里。

王哲稍稍向后退了退,心念一动,使出一招龙卷风,只见原本平静的深潭之内,突然有如翻江倒海一样的形成了一股旋窝水流,巨大的水流旋窝拉扯着刚才稍稍裂缝的岩石,开始岩石还能够坚持住,而后越扯越是往里退缩,王哲看到这种情景,不由有点恼怒,加大了灵力催动着整潭的潭水全都开始旋转,这下就算是再坚硬的岩石也没办法承受了,毕竟这整潭的潭水其力量是何其之大,一下子那块岩石就被扯起直飞潭外,见状王哲停止了灵力输送。

岩石后面竟然是一个石洞,那个足有二三米高的洞内,呈现一片浑浊的潭水,饶是王哲有着极强的暗视能力,却也是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等到潭底洞内已经一切恢复的清明,王哲这才游进了洞里,脚踏在洞底缓步向里行去,不时的打量着洞内的一切,只是好像这个潭洞甚是深长,他足足走了二三分钟还是没见到头儿。

终于前面传来了一丝淡淡的光亮,王哲仿佛也看到了潭洞的尽头,而光亮就是从在尽头上面传下,王哲解除自身的重力术,缓级向上游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只听哗啦的一声水响,王哲的脑袋已经钻出了水面,而映入他眼帘的却让他有些目瞪口呆,只见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居然是一个石房的水池里面,石房的房顶上有一颗夜明珠将这里照得明亮夺目,而旁边还放着一个古人用了盛水的器具,看上去确是笨拙不堪,但设计确也合乎情理,旁边有一个石门供人出入,只是整个石房的地面上盖着薄薄的一层尘土,没有任何的足迹可寻,显是已经许久没有人到过这里了。

王哲在靠近门前爬到了地上,出了石门,外面是一个稍大点的客厅,中间摆着一个八仙石桌。上面有一幅画,由于年代已久早已风化,在王哲拿起准备查看之时已经化为尘埃,旁边还有几个石凳。借着大厅顶上一颗稍大的夜明珠,王哲仔细的打量起了大厅,只见整个大厅里除了旁边还有三个石门之外,就只有靠墙边有着几具白骨滩坐在地上,看他们之间相互的情形,显然生前经过了一翻争斗,最后谁也不服谁,结果就是三败具伤,因为三具白骨全都相连在了一起,第一具白骨的右手握着了一把黑剑刺入了第二具白骨的胸前,而左手则直接掐住了第三具白骨的脖子。同样第二具白骨的左手也拿了一把短剑刺入了第一具白骨的胸间,右手上一把大刀确在了第三具白骨的后背上,第三具白骨也不示弱,双手中一把重剑同样刺入了第一具白骨的胸堂。

王哲看了看三具白骨,不由一阵好笑,心想你们三人这是何苦呢。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解决,居然要弄到最后三败具伤的程度,不过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我还是先看看这里有什么宝贝吧。因为从那三把兵器中王哲看出了这是一处修真洞府,那三把兵器便是法宝而且还是上品灵器。按说其主人起码也是金丹级的高手了,身体强度也等同上品灵器。但在岁月的侵蚀下仅剩一堆白骨还没有被风化,这也是身体只能算是材料而不像成品法宝那样可以经得起时间摧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