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23章 纨绔少爷

欲望问天 sf175 2820 2013-01-29 11:26:43

  “客观,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真的满员了……”酒店老板卑躬屈膝地道。

“满员了?”剑虚雪语气怪异地反问道,同时眼睛开始向四周扫视。蓦然间,就见他眼睛一亮,冲着王哲这一桌就走了过去。只听剑虚雪口中还颇为得意地道:“这几位不是要走了吗,怎么说满员了!”说着还用脚踹了踹王哲所在的那张桌子,那意思再明了不过了,就是在告诫王哲等人,这张桌位老子相中了,识相的赶快走,免得老子动手。

“兄弟们来这桌,这位置不错,还可以看风景。”剑虚雪招呼着张大等人,同时转头对着正瞅他的独秀道,“小妮子,看什么看,识相点赶快离开,别扫了大爷们的兴致,趁大爷今儿心情不错赶快滚!”

王哲像看白痴一般看了剑虚雪一眼,然后继续喝着酒店提供的茶水。说实话,不是王哲不想喝他们这里的茶,只是那戏里面的大爷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少爷我摆下普嘛。

一时间,整个二楼都安静了下来。有的是抱着看好戏的心理,有的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总之是没有一个人上来主持公道的。

“洪特叔叔,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天空突然悄声问道。

“我想那那些人应该也吃得差不多了,只要给他们让让位子,想必他们是不会为难他们的。我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洪特说道。

既然洪特叔叔都这么说了,叫天空的少年也只好忍住了要出风头的冲动。

“喂,你们这帮子是不是耳聋了?没听见我说的话么!我叫你们快滚,听见没有?”剑虚雪有些微怒地道。

照常理,一群凡人遇到恶修早就吓得有多远就逃多远了。可是,今天世道变了,这伙人根本就没有将他那狠话放在心上,依旧一动不动的,简直就是把他的话当成了屁!也不知是他们的无知呢,还是有所依仗。

静!这一刻,四周更静了。所有人的眼睛全都聚集在了这靠窗的一桌。他们知道,可能要有好戏看了。剑虚雪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碰到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心中还纳闷呢,是贵族就了不起啊,也不看看大爷是什么人。

“你很碍眼知道吗?在少爷我没生气前,赶紧从哪来的滚哪去!”王哲觉得也该自己上场了,小脑袋一甩,说话不带一丝感情,更不留一丝可商量的余地。

这句话宛如平地一声雷,震住了所有看热闹的人!俱都心里猜测着:靠,这哪家的少爷公子啊!居然敢这么说话,牛,真是牛气!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牛气哄哄的小孩呢。这个小孩儿有个性,我喜欢!这个小少爷不会是闲得蛋痛没事找事吧?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那些人是你这种少爷惹得起的吗?连一直观察动态的洪特也被王哲的话,震的心肝小小地颤了几下。心里话,这孩子不是脑子有病吧,竟然敢这么说话?难道就不怕激怒了对方!

别说是他,连一向处事不惊的断流年,此时也是脑子一片浆糊。她实在搞不明白,搞不明白这样的话怎么会出自一个小孩儿的口中,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点吧?对方才几岁啊?四岁?不,可能比这还要小一点。天啊!谁能告诉我一下,我是不是看见幻境了。此时那叫天空的少年却是另一份感叹:我靠!这小孩儿是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啊?怎么这么牛X?我以为我就够狂的了,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狗屎啊!

不理别人是怎么想的,单说剑虚雪,当时他听到这话后,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再也不顾忌什么了,扬起手就向王哲脸上扇去。靠,你个小崽子,看我不打死你!

看着一个如同砂锅般大的手掌呼啸着向王哲扇去,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紧,知道这下完了,这个小孩儿要是挨上剑虚雪这奋力的一掌,不死也得脑震荡了。

断流年也是心中一急,懊恼自己先前没有早点出手,此刻再想出手显然已经远水解不了近渴了,她已经没有办法阻止这迅猛的一掌了,只能起身观察事态的发展,目送这一掌向王哲扇去。

然而,就在所有的人等待着那清脆的响声时,一个诡异的画面出现了。在离王哲的脸二十厘米左右的位置时,剑虚雪的手居然定格在了那里,就这么地突然间就停住了。在那样的加速度下居然一下就停住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定眼阻止这砂锅般大的手掌不是别的,是一只瘦弱干枯的手,就是这只手抓住了剑虚雪的手腕,阻止住了它的去向。一只如此枯瘦如材手居然能够将一条粗壮有力的手臂定格在空中,诡异,世间没有比这更诡异的事了。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张开可以塞进一个台球的嘴,不可思议地见证着这个诡异的事情。这只枯瘦如材的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想着怎么回报师叔祖的世光。

此时世光双眼如炬地盯着剑虚雪,那只按住剑虚雪的手如同一座泰山般,纹丝不动。蓦然间,一股阴冷的气息由世光的体内发出。他那瘦弱的身躯居然可以散发出让人六月升寒的气息,散发出冻结灵魂的气息,实在是太可怕了!“啊”一声惊天的惨叫声由剑虚雪的口中发出。这声惨叫宛如寂静夜晚中的鬼哭狼吼,深深撞击着众人那还没有从变故中恢复过来的心。

众人这时再看剑虚雪的手臂,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那条手臂完全被冰封闭,变成了一根人肉冰棍。这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瞬间达到如此的效果啊!静,静得宛如大地之上没有了生命;静,静得让人可以听见自己的喘息声!恐惧,莫名的恐惧开始在众人的心里升起。这种恐惧,在世光那平淡的表情面前被激发得更加清晰!这种恐惧,在悬殊的力量对比下更是久久难以平息!

断流年此时更是瞳孔巨张,在这一刻,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脏在“砰砰砰~”不安地跳动着。他知道自己这次撞倒铁板了,还是好大一块,好硬好硬的一块。自己咋就忘记了这不远就是玄丹宗的总殿呢,难保会有一些高手在民间走动。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着,这气息的强大让他产生了一种难以克制的恐惧。瞬间,绝望、无助、惊恐爬上了剑虚雪的脸上!:“前、前辈,晚辈有眼无珠……”

见到这嚣张的家伙一下就阉了,王哲直感无趣淡淡地说道:“算了。”随后,继续喝他的茶水。

有了王哲的发话,世光这才收回了手上的力道,但却没有就此放过剑虚雪,而是双手一变,一个黑虎掏心将其提起,如同撇死鸡子般轻悄地将剑虚雪从旁边的窗户“顺”了出去。

什么是力量的悬殊?这是再好不过的证明!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快得让人如遭电击!从剑虚雪挥掌击出,到他被世光扔出窗外,这期间不过才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好半天,众人都没有从这一连串的变故和打击中清醒过来。不过最后还是张大等人打破了宁静。这两人见识了世光那高深莫测的实力后,自是不敢再上前替兄弟找回场子,但他们的兄弟还在外面地上躺着呢,他们不能不顾其死活,于是忙纷纷下楼去了。

又过了一会,王哲突然起身。这个举动着实让所有的人都是一惊,现在王哲的每个举动都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没有人敢闹屁,没有人敢吭声,只能这么默默地看着王哲,并且心中阿弥陀佛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找上我。“小二,算账!”王哲淡淡地道。

“客官,这顿就当是我们店请的了,不用给钱了。”说话的是那个中年老板。当他看到那个小二傻了吧唧地居然在王哲掏钱时还敢上去接钱,他心中那个气啊!心道,我的活祖宗,这个小煞星的钱你也敢接,是不是不想活了,万一他一个不高兴,我这个店还开不开了……

“你看少爷我像那种吃饭不给钱,专吃白食的家伙吗?”王哲怪声怪气地问道。

“不、不、少爷哪像那种人啊,少爷您怎么会在乎这点小钱呢。”中年老板一见苗头不好,连忙鞠躬赔笑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