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25章 小孩也要逛青楼

欲望问天 sf175 3380 2013-01-29 11:26:43

  此时,夜幕已深,归丹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灯火闪亮,虽然不急现代都市里光华敞亮,但也将这古式的街道照的通明。当然,既是路面黯然无光,对于修士来说亦如白昼,绝不会出现夜路磕倒的现象。王哲一行人的身影正走在大街上,也不知走了几条街,依旧没有找到一个看上眼的旅店。而就在这时,路有的谈话却引起了王哲的注意。

“听说了么,花非花今天将会再次出席宜春院,那些贵族老爷们为了一睹芳颜,还有那玄妙的琴音现在竞争非常激烈啊!”

“哎,要是我有钱我也一定要到宜春院。看一看!”

“我劝你还是别做美梦了,那里可不是咱们这等人能够消费起的,你知道么,为了让花非花为自己演一首曲子。很多人愿意出价上百万金币呢”。

“哎,人比人气死人啊”。

两人声音渐渐远去,而王哲却在心中重复着三个字,宜春院?这名听起来咱这么熟悉呢,难道是这里的窑子,听起来貌似会很热闹!内心已经有了好奇之心,于是向行人打听好位置后便向着那个所谓的宜春院率先走去!王哲是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就这样急冲冲的来到了所谓的“宜春院”!

这不愧是纸醉金迷的风月场所,刚到阁楼前,就闻到胭脂飘香,抬眼望去。只见精致典雅的阁楼前此时张灯结彩,外面聚集了很多的人,虽然看上去都是贵族打扮,但有资格进入这里面的人却是屈指可数。一个人的普通生活费一年才需级个金币,在这里光是门票就要几万金币,内部之奢侈可想而知!

王哲刚来到门前就立即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喂,快看,这么点的小屁孩竟然也到这里来逛窑子,那活能用得上吗?”

“今晚不是有演出吗?我看可能是凑热闹的,呵呵。我们都进不去,他俩都是想都别想了!”

“嘿嘿,你还有脸说,如果你舍的一下子出几万金币谁会拦着你”。旁边一人笑骂道……

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王哲已经被两名彪形大汉拦住。可能是因为职业修养的关系他们并没有向其他贵族那样歧视王哲是小孩,而是按照正规手续问道:“想进去先交纳三万金币。否则像其他人一样排队等候”。这时那些贵族已经有人再次笑出声来了。

“哈真逗,竟然找个小孩要三万金币,我估计他都不知道那么多金币是啥样子!”

“小朋友,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哈哈……!”

“要是连小孩都能像前几位那样大方地进去,我下次一定把我儿子也带来,让他涨涨见识。”

面对这些人的嘲笑王哲充耳不闻,一旁赶来的世义收到了王哲的暗示。轻轻一挥左手,旁边忽然多出了一座小小的金山,那一枚枚金币,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这一刻,刚刚还笑声不断的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瞪着那一堆闪闪夺目的金币,双眼充满了贪婪之色。一句幼儿的童音此时响起“好好数数,看够数不?”那充满讽刺的声音重王哲那小嘴传出,说完,扬着小胳膊小腿,踩着得太爷步,在那些贵族膛目结舌的注视下,向阁楼内走去。

待王哲一行人完全进去后,房门再次被关闭,而那些贵族所张开的嘴巴却是久久没有合上。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这些人终于从雕婪状态苏醒过来。

“天啊,你、你们看到了么,那些人个个都戴着储物戒指。”

“真是太有钱了,那种储物戒指市面价值就是上亿啊,连我老爹都没有,真没有想到那小孩的一众仆人,竟然会是人手一枚。”

“那小孩到底是哪家的少爷,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从一开始就觉得那小孩气质非凡,绝对不是普通人,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仙人世家?”

“省省吧,刚刚就你嚷得最凶,你这典型的就是放马后屁。也只有那些仙人世家才用得起那么多的储物戒指。”

修士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传说中的仙人,能够飞天遁地、呼风唤雨。虽然仙人很少见,但也自知自己与仙无缘。还是面对现实的好,那才叫实在,所以很快,众人又把话题扯到了里面的那位花非花身上”

却说进到里面的王哲等人,才没走多远就立即有人迎了过来。先是询问众人是不是一起的,随后递过来一个玉制的手牌,上面标有号码,想来就是为王哲等人准备的套间。

“宜春院”里面的布置很有特点,在正中间有一个凸起的石台,上面摆放着各种鲜艳的花朵,在石台的中央有一张长方型刻有精致图案的木桌,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香炉。氤氲香气不时扑鼻而入。

在这个石台的四周是上下楼的包间,共有三层,早来的客人自然会分到好地方,而王哲因为来的比较偏晚,他被分到的地方是二楼侧面的包间,隔着百叶窗如果去看那个石台的话仅能看到个侧景!

对此,王哲到是没有说什么,和众人坐下后便打量起四周来。而这时,那个带他俩来的服务人员很恭敬地递过来几个小册子,并且对于一些流程以及有哪些服务都很详细地解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叙述后王哲终于明白了,这里的酒食是完全免费的,只有点播弹奏歌曲时才另算费用。没有想到仅只是请这位花非花多添加一首弹奏曲目竟然要上百万金币,而且按这册子上所注,不同的曲目标价还不一样!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要么是这位花非花具有着让人为之癫狂的魅力。要么是这些看客钱多得没处花!

随后,大家照着食谱册子上的介绍点了一些饭菜,那个服务人员便下去准备了。虽然这里是包间,但由于有百叶窗的缘故,可以很清楚地听到隔壁包间的谈话。时间不大,一盘盘饭菜便端了上来,虽然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但从外表上看却比刚才那酒店的菜式吸引人。由于大家刚用过晚膳没多久,也就没有什么食欲,继续等待着那未知的表演,不知是否有传说中的那样让人痴迷。

时间在等待中悄悄流失,忽然,隔壁的包间内传来了兴奋的声音:“终于要开始了,可真是让我好等啊!”

“不知这一次的花非花会是什么打扮?”

王哲不禁也向百叶窗外看去,这时下面的那几个服务人员已经不见踪影,整个“宜春院”一下子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阵怪异的声音响起。接着每个包间内的百叶窗突然上升。而外面却在这时降下了数条红缎,正好将下面的石台挡去王哲“哦”了一声,嘴角一笑,没有想到花样还挺多的。再看其他的包间,已经有人开始不顾形象地趴在窗前向下张望了起来。

突然“铮”的一声琴音传来,整个楼内众说仿佛扬起了一股雄浑壮大的暴风,低沉的琴音带着一股莫名的沉重感,人人都感觉似一盆清水当头淋下,人声未起,境界先到,每个人的眼里都带着震撼与惊艳,四下里竟然再也找不出任何一点人声。

这时,那缥缈的琴音、伴着悦耳清脆的歌声悠悠传了过来,而红缎也开始向上升了起来。那犹如天簌般的声音,让人闻之震撼,或痛彻心扉,或曾经沧海,或振奋人心,或凄凉沧桑,都是绝伦美奂,久而弥笃。而这时,终于可以瞧见下方抚琴的这位绝色美女,一身白衣,黑亮发丝无风自动。丹唇列素齿,纤纤抬素手,真如芙蓉出水,瑰姿艳逸,举手投足间都拥有着一种撩人心魂的气质。

其他的贵族在见到这位女子时,立即露出一副猪哥相,而王哲却与他们截然不同,竟然皱了皱眉,脑中更是闪过几个字妩媚功法。旁边的世字辈的四人更是双眉颤抖,正在运功抵抗,也不受这声音的影响,其他四人亦如常人那般,面露痴迷,心献幻境。

优美雄浑的琴音引起一阵阵颤栗,悦耳清脆空灵的人声与之搭配得妙不可言,完全没有将曲中的豪放掩盖,却又那么的动听,震撼直入人心。如影似幻,牵引着人们的思绪在大海中狂叫,在草原上狂奔,将心中最原始的豪迈之情彻底释放……

那声音却突地一转,豪迈突然敛去,化为清澈婉转,宛如一股明净的涓消山泉,叮叮咚咚,沁人心脾。“思君君不知,一帘幽怨寒,美人卷帘,泪眼观花,多少个寂寞的春夜,襟染红粉泪……”

随着她的轻唱,陶醉的神色出现在众人的脸上,憧憬般地扬起一丝丝的微笑,仿佛看见了那样真实的景物,仿佛置身于那美妙的环境之中。歌声突地加重,令人情不自禁脱出了先前的淡然,情绪又是一惊。“古今成败英雄,死生契阔吞山河。金戈铁马梦一场,仰天长啸归去来……”

宛如倾诉般的美妙歌声,讲述着一段感人的故事,心灵仿佛遭受了一次洗涤,忍不住地便随着那歌声的抑扬顿挫而起伏跌容,随着那悦耳声音的逐渐升高而心情再次澎湃。迷醉,感动,向往,惊艳,赞叹等等的情绪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连一些平日里不怎么展现感情的人,此时的神色都是那样沉沦,余音袅袅,久久不散,直至收音许久,周围也未有一人能够发出半点儿声音。四下里静悄悄的,仿佛谁也不忍心先破坏掉这曲中的美好意境。

(ps:只见王哲穿着一件红肚兜,走起路来那两块肥肉,一晃一晃的,还唱起了小调,显然今天很高兴。“大年初一的头一天了,祖师爷来给各位拜拜年!小的活泼又可爱,少的俊俏更聪明。美女帅哥成双对,夫妻恩爱合家欢。老人忝福又增寿,一家团圆乐开怀!……在此,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谢谢!谢谢以下友友:堂东霖儿、hanxiangyezi的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