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26章 道府重开

欲望问天 sf175 2443 2013-01-29 11:26:43

  王哲都不禁感慨,不愧是《妩媚功法》光凭音律就有撩人心魂、颠倒众生的能力。曲音消散,在一片寂静之后终于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

“好,实在是太精彩了,不愧是花非花姑娘!”

“花非花姑娘再来一首!”

“来人,这是我给花非花姑娘的打赏!”

一时间嘈杂声四起,而面对这些声音下面的花非花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太过在意,也许正如她所唱的那样,富贵名禄过眼云烟,对于身为修士她来说,这些早已看淡了。

下面就是众人为了花非花多弹奏一首的竞争,因为花非花毕竟是一个柔弱女子,其精力有限,不可能全部满足这些如饥似渴的看客,所以她每次出场只弹奏三首。而这些看客很多都是挥金如土的大富豪。他们为了那份虚荣也为了博得美人一笑,纷纷出价起来。为了杜绝赏乐演变成为恶性竞争。宜春院规定,每个包间只能出价一次,并且把写下的数字交由相应的服务人员手中,最后筛选出出价最高者!

就在此时,王哲心中突然一惊,发现一直向自己靠拢的欲望之力,此刻竟然有一些脱离了自己的吸引,向着花非花消失的房内飘去。自从有了欲望之花,得到欲望之力以来,身边的欲望之力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脱离现象。王哲连忙开始感应这些脱离自己吸引的欲望,忽然发现,那些点点光辉传给自己的是一种崇拜、羡慕、占有,等一些信念。

这是由思绪产生的信仰,来自后天的欲望,虽非七情六欲所比,但其成份却比较中性,可以融合在任何一种七情六欲之中。众神之所以经常发生信仰之战,也就是为了争夺来自生灵寄托与愿望,从而得其信仰,再降信仰之力转化为自己所需,毕竟信仰的温和性难以伤及本身,比起先天欲望要容易炼化得多。

王哲还在思索的时候,外面却响起一个声音:“花非花姑娘下再演奏的是三十七号客人所点的“相思泪!”声罢,琴音再次响起,四周再次静成一片!如此这般,花非花已经将今日的三首曲子都弹奏完了,那些看客依旧意犹未尽,不过也深知宜春院的规矩强求不得,便纷纷起身打算离开!

而就在这时,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看,那小孩是谁?”这一声喊叫直接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拉了回来,他们都透过窗户向下望去,只见一个秀气可爱的小孩正向着他们心中仰慕的女神花非花走去!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余兴节目?”于是,这些看客从新坐回到了座位,打算瞧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必大家也已经猜到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沉思中醒来的王哲。

花非花此时也看到了王哲,心中有些惊讶,不知这个小孩要做什么。而就在这时,负责这里治安的高手已经拦住了王哲的去路,表情平淡但声音却很冷地说道:“这里是禁地,请退回去!”

然而,王哲对于他们的警告却视而不见,就在这几位高手准备动手拿人之时,王哲却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而在下一刻,王哲已经站在了花非花的身边。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而花非花更是看着王哲,心绪有点波动“瞬移?”这时,王哲终于说话了,声音虽不大,但却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姑娘可否再弹奏一曲?”王哲凝视着花非花,表情很平淡,并没有因为花非花的超凡脱俗而受到影响。

此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了那些包间客人的不满,纷纷吼了起来。“这是哪里跑来的小孩,不知道花非花姑娘每次只演奏三曲么?”

“小屁孩以为是什么人啊,好大的架子!”还有些人为了顾及素质没有参加吼叫,但心中却是在暗自鄙视,心说话这不知是从哪里跑来的一位,竟然连这里的规矩都不懂。

花非花一阵惊愕,以自己金丹中期的修为,竟然产生一丝不想拒绝,这个小孩要求的感觉。花非花觉得非常难以置信,这种可能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对面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孩。进过短暂的考虑过后露出一个甜蜜的笑意,说道:“竟然公子这么有雅兴,那么小女子再弹一曲又有何妨。不知公子想听什么曲目?”

声音依旧如同她的歌声那般悦耳,似乎具有着将人之心融化的魔力。不过王哲明显是个怪胎,好像天生就对此免疫,表情平淡地再次说道:“那姑娘就随便弹奏一曲吧。”

这时楼上又有人喊了起来,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当花非花小姐是什么人,岂能如此不识抬举!”

“花非花姑娘,如果她威胁你,只管对在下说一声,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在他们的吵闹声中,那几位欲拦住王哲的高手终于反应了过来,转身就欲再拿王哲,可是他们刚摆出一个起始动作,脚下还没有发力,整个身体却在这时诡异地失去了控制权。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本想呼喊,但却骇然的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一股令人有点窒息的威压笼罩着自己。别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几位高手的异状,在他们的眼里这几位高手只是转了个身然后静立而已。

不理这些人,但说此时的花非花,她本来并不是很在意,当她的视线不经意地瞥向那几位保镖时。她愕然愣住了,因为她发现那几位保镖脸上都有一丝恐惧,看是表情明显是被人控制住了。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动声色的这几位苦后后期的保镖给控制下了,这要多么高深的修为啊。心念不转,更加不敢怠慢眼前这位小孩了。

花非花暗舒了一口气,不过随即脸色有些微红,因为这还是她的首次失态,竟然感到心跳有些加快。她这一脸红不要紧,只把那些看客看得是目瞪口呆,就差口水横流了。天啊,花非花实在是太迷人了!都说美女一笑可倾城,不知花非花这一脸红勾去了多少男子的魂魄!

琴音乍起,让那些痴呆的人猛地一震。接着,抑扬顿挫的琴音开始悠悠传来,虽然没有了歌声相伴,但却给人另一种享受!那琴音是如此的缱绻悠长,又是如此的曲折跌岩,让人听之不禁产生各种幻象来……

可是就在此时,一直注视着花非花的王哲,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尔。在花非花的指尖与琴弦接触的那一霎,有点点信仰之力从指尖传出,碰到琴弦使之震动,震动后的波纹传人耳中,牵动人的思绪跳动,让后产生共鸣……

是乎抓到了点什么,震动……音波……频率……共鸣……。“哄!”的一下,王哲忽然醒悟,开始运用各种暗劲,随着全身肌肉不停的颤抖,体内被刻印的阵纹开始扭曲、变形……有外到内,经过皮肤,穿透血肉……哄的一下,全身感到一阵通透,无比舒畅,丹田处终于出现一团真空地带。体内阵纹的变异,使阵法变得通透,不在隔离各种天地能量向内渗透。随着道府的重现,好像久逢甘露枯地,灵雾弥漫、细雨飘凌,桑田瞬间变沧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