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33章 母女相认

欲望问天 sf175 2616 2013-01-29 11:26:43

  等着看一场亲人相逢感人情景的王哲,一直灌注着独秀,此刻见状暗叫:“不好!这是修炼之人,心境不稳、走火入魔的象征。”连忙运起灵力,一掌拍向独秀。

独秀只觉一股清凉直透心底,打了个哆嗦心灵清醒过来,一脸伤心的样子望着说道:“少爷,我们回去吧。”

“等等。”说完,拍了拍独秀的肩膀。王哲走到了贵妇身前,一指指天。念道:“以天点灯,光华为引,破九幽之暗,开人间之光!”随着王哲的法语,只见一点光华犹如从天外飞来,落在王哲指尖上闪闪发亮。指尖向贵妇一指,那点光华飞向了贵妇,一分为二渗入了贵妇的双眼。

一直在旁看着的天空看我一眼,那小心肝噗通、噗通的狂跳。心想:“不会是因为母不认女,少爷就要挖了人家的眼睛吧!”

就在大家都注视着贵妇的时候,贵妇眼中那两点光华突然内俭。“啊!”贵妇一声大叫,吓得大家都是一愣。随后只见贵妇手舞足蹈的大喊:“啊,我又可以看见了,我又可以看见了!”那激动之情难以言表。贵妇是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停止了手舞足蹈,连忙向四周张望,终于那双眼神停留在独秀那有些泛白的小脸上。

终于,贵妇迈开了莲步向独秀走来,来到跟前一把揽住独秀,就开始拨弄起独秀的秀发来。别看独秀现在还一脸的平静,其实以她的智慧已经猜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也不会任由艳妃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

贵妇似乎很专心地在找寻着什么,那双秀手小心而轻微地拨弄着独秀的秀发,眼睛却是直直地盯着发丝之间。终于,在独秀的玉枕穴旁边她看到了一颗不是很起眼的红痣,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瞬间,泪水如连珠般的已经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了下来,而她更是一把抱住了独秀,紧紧的,好似怕一松开就会发觉这是一梦!

泪水已经打湿了独秀的肩膀,然而独秀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秀秀,我的孩子,真的是你!你总算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贵妇越哭越伤心,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这是喜极而泣、泪不由己。

一旁的小女孩被刚刚发生的一切给搞蒙了,她实在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母妃一会笑得那么开心,一会又哭的那么彻底。虽然她很聪明,但世间的很多事可不是就这么一个小孩就能够理解的!

“母妃,你怎么哭了?”小女孩的声音也有些哽咽,很明显是受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响。

贵妇用手轻轻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痕,脸上露出一摸笑意,然后道:“叶香,过来,到母妃这里来”。

叶香不知何事,但还是走了过来。贵妇腾出一只手,把叶香也抱在了怀中,嘴上还喃喃地道:“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母妃,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哭呢?。叶香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母亲流泪,不禁非常好奇。

“香香”艳妃已经平静了许多,“你不是一直想要见你姐姐么,这就是你姐姐叶秀,她如今回来了,快叫姐姐”。

叶香一下子张大了小嘴,那吃惊的小表情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没有想到上天待我们如此不薄,竟还能够让我们母女团聚”。似是说到了伤心处,艳妃的声音再次有了些哽咽。

待心情平静一点后,艳妃站起了身,把目光转向了断流年。她看见这几人里也就只有断流年是个妇道人家,于是说道:“让你们见笑了,我刚刚失礼了。我是这红丹王国的艳妃,多谢你们把我女儿送回来,大家一起进去歇息吧?”

断流年一笑,柔声道:“没有关系!这么说你就是独秀的母亲了?”

“恩!”艳妃看了独秀一眼,然后有些伤感地道:“我一直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我这个女儿了!”说着停顿了一下,又对着独秀说道:“秀秀,为娘欠你的实在太多了,你愿意给娘一下补过的机会么?”说完,艳妃的眼中露出无比期待的神色来。能够再次见到独秀是她不敢想象的是,因为当年独秀被一仙人带走,仙凡有别,她早已不存能够在有生之年再见到女儿了!现在上天又给了她一个母女重逢的机会,她是真的很激动,并且女儿一回来就治好了自己以盲多年的双眼。于今,脑中的唯一信念就是一定要好好补偿独秀,一定要给她幸福!

面对艳妃的请求,独秀依就一言不发,只是将头转向了王哲,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这时,一直沉默的王哲终于说话了。“喂,女人,你说独秀是你的女儿,怎么证明?”王哲有些平淡地问道。

艳妃愣住了,如果这句话是断流年问的她还不至于这么惊讶,可是出自一个小孩之口就实在太奇怪了!

一旁的断流年忍着笑意忙介绍道:“这位你可能还不认识,他就是独秀的主人,名叫王哲。”

秀秀的主人?艳妃有些蒙了,对于修仙之人都有法号,改个名自己还能理解。这秀秀不是去修仙了吗?怎么又成了别人的仆人了?有些发愣地看着断流年问道:“秀秀不是跟着仙人去修仙了的吗?”

“不是!”断流年回答得很干脆,并且还补充道,“其实我也只是一个侍女!”

“什么?”艳妃差点叫出声来,有些吃惊地看向王哲。

断流年似是有意让艳妃吃惊到底,指了指旁边的天空看我一眼和洪特道:“这位是书童,这位是家丁”。

艳妃也没有再说话,她在观察着王哲,凭借她识人的能力已经开始觉察出王哲的不同凡响了!稍后,终于开口说道:“独秀的脑后一个小红痣,同时在她的她的大腿内侧也有一颗类似的红痣!”这种属于女子私密的事,艳妃本来是不想说,但为了证明自己就是独秀的母亲,她现在也顾不了太多了。

独秀再次看了一眼王哲,她对于此事还是第一次知道,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上还有这样的小红痣。相应的,王哲也知道艳妃所言非虚,之所以还多此一问是想看看艳妃对独秀了解多少。场面一下子陷入了短暂的安静,等待王哲的宣判。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如若不信,可以……可以检查一下嘛。”现在女儿就在眼前,她是说什么都要争取过来。等了片刻还没有得到回复,艳妃有点急了,连忙说道。

“我们相信了!”王哲那不温不火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的?”艳妃脸上一喜,没有想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顺利,她还意为王哲会再难为她一下呢,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肯定了她的身份。女儿近在眼前却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这可愁坏了艳妃。经过一悉深思熟虑之后,艳妃终于相同了,还是先邀请王哲一行人一同去她的“悦华宫”,现在独秀不能够接受她是因为与她有着隔阂,还不了解她这个母亲,如果能够与之相处一段日子也许就能够让独秀的态度改变!

按理常规说,她的“悦华宫”是不许外人随便进出的,但为了她女儿她甚至可以放弃娘娘的位置,又何况这点事情。如果独秀愿意留在她身边,她甚至可以养着王哲一行人一辈子,保证让他们每个人都衣食无忧!面对艳妃的再次邀请,王哲很爽快的就答应。

众人终于进了皇宫的大门,才发现不愧为皇宫的确很大。作为一个国家,虽然国土很小,但百余年的历史不是白给的。皇宫内楼台阁宇的建筑群,巨大青石铺成的地面,苍松翠柏,奇花异草,到处彩旗飘飘,无一不显示着皇宫的尊贵与华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