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34章 温馨时刻

欲望问天 sf175 2862 2013-01-29 11:26:43

  红丹王国的皇宫有些奇特,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刮分了四个区域,每一个区域代表着一方势力。造成这一局面可以说是自红丹王国第四代皇帝叶新驾崩后开始的!

又走了大概半个钟头,才来到了悦华宫。艳妃一脸的高兴,忙吩咐下人们准备酒宴,并且为王哲一行人整理出几个庭院,供他们居住。为了能够时常见到独秀,也为了给独秀一个好印象,艳妃给王哲、断流年准备的庭院紧挨着她的寝宫,这样就方便独秀来往。本来艳妃有好多话要问独秀,但独秀的冷淡态度却让她知道此事不宜操之过急,于是开始和断流年聊了起来。她发现断流年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竟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自然,这让她对断流年的佩服之情又增加了几分。

两人所聊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围绕独秀,因为这是艳妃现在最感兴趣的事。她想多了解独秀,这样才能够让独秀更好、更快地接受她这个母亲!断流年也没有让她失望,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和独秀在一起,也对独秀了解了不少。于是对艳妃说了好多关于独秀的事,从独秀的喜好到独秀的为人,说得甚是详细。艳妃也听得甚是仔细,就差找个笔记本记录下来了。

而此时的独秀在干什么呢?她正被叶香拉着去参观各处,先是叶香的个人房间,然后是一些好玩的去处。可能是走累了,叶香停了下来,并且大口大口地喘气,不过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姐姐,你会仙法了么?”不知想到了什么,叶香忽然问道。

也许是小孩之间容易相处,本就一直很想回家的独秀,很快就与妹妹玩到了一起。听到妹妹的询问,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学会了,而且还很厉害哦!”说完,还捏了捏拳头,对着妹妹显摆着。

叶香露出十分羡慕的笑脸,说道:“真的,姐姐真棒!”

这时已经有宫女来叫两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娘娘叫她俩回去。当两人赶回来的时候,众人已经落坐。艳妃和断流年并排坐在一起,那神情宛如相交多年的好姐妹。见到叶香和独秀进来,艳妃和断流年两人分别招了招手,于是这对双胞胎分别被艳妃和断流年一人搂着一个坐下,远远望去到也对称!

艳妃难得高兴,竟然破例和断流年喝起酒来。这顿饭吃得很尽兴,大家都没有什么拘束,和王哲相处久了别的没有练出来,这心态却是一个比一个强!饭后,艳妃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脸颊微红,好似发春般两眼直直地盯着独秀。这一天对于艳妃来说绝对是值得记念的一天!众人又聊了一会儿,然后各自回各自的庭院休息去了。叶香本来吵着要独秀和她一起睡,不过却被独秀很直接地拒绝了。

叶香今天的精力似乎异常的旺盛,虽然被独秀拒绝了,她却没有生气,反而再次拉着独秀不知到哪里去玩了。估计不玩到精疲力竭她是不会放过独秀的!夜已经静了,艳妃和断流年还在闲聊,两人就好像一见如故般有着说不完的话。艳妃虽然喝了一碗酸梅汤清醒了许多,不过脸颊却依旧红晕,十分迷人。在别人的眼里艳妃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娘娘,其实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心酸与感伤。她,终于还是一个女人。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劝慰。而断流年无疑就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断流年,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么?”艳妃虽然嘴上问,但表情却有些痴迷,好像已经陷入了自我遐想中。不等断流年回答,在停顿了一下后艳妃继续说道:“我现在好想抱着独秀入睡,我知道我亏欠她实在太多了,也知道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接受我的。

“其实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断流年想了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说道。

“什么办法?”艳妃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草般急忙问道。在断流年的面前,她如今就像是一个什么都要请教的小学生,越是和断流年相处她越是能够体会到断流年的过人之处。

断流年一笑,突然凑到艳妃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听完断流年的叙述之后,艳妃明显一愣,瞪着大眼睛看着断流年。

“这个办法是最快捷、最有效的方法。”断流年嘴上如此说,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明显了。

艳妃犹豫了半天,助于说道:“我同意你的办法!”

“会不会太为难你了?”断流年却是反问道。

“我不是怕难为情,我是怕独秀生我的气!”艳妃忙解释道。

“放心吧,我很了解独秀的,只要你这关没问题,独秀那里就更没卑问题,只要你照着我这个方法做,今天你就可以抱着独秀睡觉!”断流年拍着胸脯保证道。

夜已深,万籍俱寂!今晚断流年来到独秀房内和她说了些就在这里睡下了,此刻原本睡在卧榻上的断流年轻轻地坐了起来,看了一下已经熟睡的独秀,脸上露出一丝慧心的笑意。随后,就见她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竟然走出了房门。这么晚了她到底干什么去?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房门再次被轻轻打开,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床边。来人竟然是艳妃,没有想到她堂堂一个娘娘,竟然干起了这等偷偷摸摸的事!

看了一眼呼吸均匀的独秀。艳妃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现在艳妃的心情很激动,不对,应该说很紧张,一种做贼心虚的紧张!为了确保不打草惊蛇。艳妃小心翼翼地靠近着,一点一点,甚至还屏住了呼吸。现在的艳妃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采花贼。那紧张的气息让她的血液为之沸腾。真没有想到当娘的去抱自己的女儿也会有如此的感觉!想必这件事也就只有发生在艳妃与独秀这对母女身上才会如此了!

目标在不断接近,终于指尖碰触到了独秀的身体,那种宛如触电的感觉让艳妃如痴如醉,然而她现在却必须保持清醒!略微停了一下,见独秀没有任何反应后,艳妃这才敢进一步靠近。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艳妃终于轻轻抱住了独秀那柔嫩的身体,那个瞬间她真想对断流年说声谢谢。

可是下一刻,她却想将断流年掐死,为什么呢,因为独秀徒然一个翻身,脸正冲向她,而且还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天啊!怎么还没有睡着,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信息断流年没有告诉我?此时的断流年正躺在洪特的怀里头乐着呢!

没有想到最不想面对的情况出现了,该怎么办?我该说点什么?艳妃一下子有些六神无主起来,独秀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那眼神分明也是在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秀秀,娘真的好想你!”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局面,就只好有什么算什么了。

独秀没有回答,确切地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秀秀,娘知道这么多年让你在外面受了不少的委屈,娘答应你以后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娘会给你幸福的。”艳妃在那里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着。

独秀依旧没有说话,安静的好似已经融入到了整个寂静的夜中!

“秀秀,你还在怪娘么?”艳妃似乎又一次动了感情,那双眼睛再次红了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艳妃堂堂一位娘娘能够为独秀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算得上伟大了!

不知是不是被她感动了,独秀终于开口了:“母妃,我也很想你。”声音很轻,轻的如同一片柳絮,让人无法相信是从独秀的口中发出。

艳妃愣在了那里,心中激动不已:“女儿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而且还叫了自己。”那一直徘徊在眼眶里的泪水,止不住的就流了出来。“嗯,娘、娘就知道,我的秀秀不会不理我的。秀秀,我的好女儿。”那声音有些颤抖,吹人泪下、情真意切。

虽然断流年隐瞒了某些信息,让她吃了一个憋,不过却是帮她达成了目的。刚刚所受的所有郁闷此刻都化作的甜蜜,艳妃此时真想对断流年千恩万谢一番!女人的感情变化很快,果然诚不欺我啊!

艳妃幸福地搂着自己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脸色浮现起无比慈祥的爱!独秀也伸出了小手,搂着自己日以夜思母亲。俩人什么也没有再说,就这样无声胜有声的慢慢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