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42章 诡异的皇位继承

欲望问天 sf175 2709 2013-01-29 11:26:43

  纪云将军突然哭道:“娘娘,陛下驾崩了。”

“啊,你说什么?”鑫妃一下显得有点六神无主起来。

“娘娘,陛下战死沙场了。”是乎想起了什么,纪云连忙问道:“娘娘,皇子呢?”

被太监遮住了的叶虎连忙站了出来,说道:“我在这呢?找我有什么事。”

只见纪云连忙起身,拿出一卷黄稠,喊道:“先帝遗旨!”随后打开继续说道:“奉天承运,皇帝诏谕:朕临终受命,传位于子叶虎,即刻登位!钦旨!”说完连忙起身,一把将圣旨塞到叶虎手里,然后露出一副如若负重的样子。

面对突如起来的变化大家都有点茫然,叶虎更是傻傻的问道:“这也太快了吧?”

纪云对着叶虎是笑非笑的说道:“皇子,哦不对。现在应该称您,陛下。启禀陛下,在慢老臣怕有负先皇遗嘱了。”

这话听得鑫妃都有点好奇了,问道:“纪云将军,你倒是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云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慢慢说道:“由于先皇不想做亡国的君王,所以要求一切从简,传位之事立即生效!”说完既然转身向外走去。

叶虎不竟大怒:“难到我就应该做一个王国的君主,让世人耻笑吗?”

原本向外走着的纪云,忽然又会过头来说:“陛下,老臣劝你还是赶快带着娘娘逃命去吧,敌军马上就要进城了。”

“什么,敌军就要进城了。”这下鑫妃更是慌得不轻,吓得直打哆嗦。

而叶虎更是哈哈大笑:“哈哈……朕、是皇帝了,哈哈……刚当皇帝就亡国了。啊,哈哈……”如颠似狂的在那手舞足蹈。

剑虚雪见到鑫妃那失魂落魄的样,一把将其揽在怀里,连忙输了一点真元给她。经过真元的洗簌,鑫妃顿时醒悟过来,听见叶虎那如颠似狂的笑声,求助的看向剑虚雪,说道:“救救我儿子。”

望着被救醒后还在发愣的叶虎,王哲说道:“怎么,你就那么想当皇帝。”

“当然,谁不想当皇帝!”叶虎条件反射的答道。

“哦,那你知道怎么当皇帝吗?”

“爱民如子,养精蓄锐,发奋图强。”

王哲不竟对这小子有点刮目想看起来,说道:“说得好,你我也算有缘。如果你真能做到像你说得那样爱民如子,我就保你坐稳这个位置。”

“真的!”叶虎并不怀疑王哲的话,高兴得不得了,连忙接着说:“我从没欺负过平民,当然会爱民如子。”

“是吗?”王哲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叶虎有些急了:“真的,我父皇从小就教导我们要爱民如子。我们国家那么小,如果没有民众的意愿,早就亡国了。”

虽然这个解释并不理想,但王哲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一阵马嘶人吼的喧杂声已经传来,明显已经破城了。发出神识后,王哲不竟有些奇怪起来。城是被破了,却没有看到想象这的一幕,烧杀掳劫的现象压根就没有发生。明显是敌军的到来,但路人只是让下道,根本没有其它事发生。这哪像战争,完全就是平时守卫换防的模样,这一幕幕看得王哲有点莫名其妙……

独阳最近心情很不好,如今宗内多了一处密境供人修炼,听说在里面修炼那速度特快。本来这次进入密境有自己的份,谁知好死不死的自己抽中了今年入世镇守的名额。为了杜绝修真者过多干预世俗,每个星球都会组成一个督查组,在全球巡视执法。而整颗丹霞星都属于玄丹宗的地盘,在这里的执法任务当然就由玄丹宗负责,所有宗门每年都会由内门弟子领着外门弟子分配到各地镇守。

独阳前来镇守也没有太多的埋怨,必竟是宗门任务又是自己抽到的,哪能还埋怨别的呢。只要自己勤加修炼,独阳相信自己也不会比其他师兄弟落后太多。怪就怪刚到这里没几天,这里就发生了战争。为了避免有修真者从中捣乱,以及太多的平民伤亡,一般发生大军交战,镇守人员都会随军督战。

这不独阳正带着一群外门弟子坐在飞行舟上面督战,眼见大军都打到皇宫了想必战争也快结束了。独阳不竟露出了一丝微笑,马上又可以回去安心修炼了。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独阳眼前,有点难以置信的在仔细一看。原本有点笑意的脸上,笑得更欢了,招呼也不打“嗖”的一下,放出自己的飞剑托着自己的身体就向下飞去。

“这群敌军也实在太可爱了,要是他们在乱杀无辜,自己倒好随时出手……”就在王哲还在思量着怎么退敌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非了过来。“十二代弟子独阳,拜见祖师爷。祝祖师爷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这么熟悉的对白,王哲一下认出了来人,也很高兴的说道:“不必多礼,快起来吧。哟呵,一年多不见,你小子又长高了不少啊。”

祖师爷认出了自己,独阳欣喜若狂。连忙起身说道:“是,呵呵。多谢祖师爷记挂。”

“嗯,你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回祖师爷,弟子下山执行镇守任务……”独阳耐心的解释起来,生怕祖师爷认为自己游手好闲,不专心修炼。

有了独阳的解释,对于这战后奇景,王哲倒也理解了。想了想,还是说道:“本座答应了这位皇帝,保他一世基业,你认为这事应该怎么办?”

此时旁边众人,早已被独阳这一声祖师爷,给惊呆了。尤其是剑虚雪,心中在狂喊:“想不到这小孩竟然是,玄丹宗的祖师爷!难怪、难怪,那次会有那么大的场景。”

这是祖师爷在考验自己,想了想,独阳才说道:“祖师爷,您觉得这样行不。拿一些丹药作为他们退兵的补偿。”

王哲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于是拿出几十个瓶子,对着独阳说道:“你选一些给他们,剩下的就自己留着用吧。”

独阳连忙收起地下的一堆药瓶,开心的说道:“是,弟子这就去叫他们退兵。”

“嗯,你下去后要好好修炼,本座也该离开这里了。”说完,王哲一个瞬移就消失了……

艳妃搂着叶香急得不得了,在殿内不停的徘毁,突然见到王哲终于出现,连忙跑过来问道:“少爷你可算回来了,秀秀呢?”那语气显得十分急切。

“她正在修炼呢,你找她有事?”王哲也被她那焦急样搞得有点心急起来。

“还修什么啊,赶快叫她出来一起逃命吧。”艳妃急急的说道。

“逃命?干嘛要逃命?”

“这敌军马上就要打进来了,不逃命还能怎么着。”

“哦,你说这事啊,这倒不用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现在问你个问题。”王哲这下到平静了下来。

原本有点焦虑的艳妃,也有点好奇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有什么问题就赶快问吧。”

“嗯,既然你丈夫已经死了,你是继续留下来做你的皇妃呢?哦,以后应该是太妃了。还是愿意跟独秀一起去玄丹宗?”王哲还是不急不忙的说道。

在王哲这不温不火的薰陶下,艳妃也平静了不少,同时也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可不是普通的小孩,而是玄丹宗的小祖宗。“这个,少爷,我们又不可以修炼,跟去了不会给秀秀添麻烦吧?”

“谁说你们不可以修炼了?”

“祖师爷,我和母妃真的能够修炼吗?”一直想要变得像姐姐那样厉害的叶香,一听自己也可以修炼,连忙抢着问道。

“当然,你都叫我祖师爷了,还不能修炼那像话吗。”

“母妃,快叫祖师爷,叫了就可以修炼了。修炼以后就会变得很厉害的,再也不怕有人欺负自己了。”叶香连忙想艳妃叫道。

艳妃被搞得尴尬不已,只好摸了摸叶香的脑袋。说道:“对,香香修炼以后就会很厉害的,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听到母妃的确定,叶香笑得更开心起来,那颗小虎牙被光照的,一闪、一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