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37章 两宫争持

欲望问天 sf175 2921 2013-01-29 11:26:43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叶兰看着独秀向自己走来,如同受到惊吓的老鼠,顿时大叫起来,想要向后退,却因为身子被摔麻木了,根本就动不了!无计可施的叶兰最后冲着她的那群跟班喊道:“杀了她,快杀了她!”

经她这一声吼,那群太监宫女们已经反应了过来,也顾不了许多了直接向独秀冲了过来。

只见独秀小手一挥,突然,一丝丝空间纽带将他们罩在了其中,带着他们旋转。于是,一群人就原地跳起了芭蕾舞,不停的打着圈,还时不时的在他们主子的小身板上,踩上那么一脚。

到此,独秀觉得也没啥好玩的了,于是,拉着叶香的小手走了。这里只留下一群发了疯的,太监宫女们在跳着不知的舞步,时不时还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尖叫,那声音凄厉、刺耳。

烟鑫宫此时正有一位贵妇,望着跪在身前的太监问道:“你说有人敢对小公主下手?”那表情充满了不信,她知道自己女儿刚刚去往学院。在皇宫之中能够敢对叶兰动手的人,无外乎就是其他的公主和皇子,是以她倒并不太急。像这种公主、皇子间的打架时有发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而且通常情况都是她的女儿打别人,输的情况还真是不多!

那人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解说,心中一急竟然哭了起来,喊道:“鑫妃娘娘,你还是快去看看吧,小公主快被打死了……”话说一半就不敢往下说了,因为他看到鑫妃脸上的表情扭曲得可怕。

鑫妃眉头一皱,喝道:“话都不会说清楚了么?”

那太监身体一颤,赶忙整理下思路。说道:“回禀娘娘,是悦华宫的人,长得倒有点像叶香小公主,但却不是叶香小公主!”

这是什么话?鑫妃的眉头再次皱了皱,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下人如此焦急地报信,她说什么也要恶治一下。

那太监看鑫妃的脸色不善,忙又解释道:“娘娘,那人比叶香小公主大那么几岁,而且叶香小公主还叫她姐姐,至于她是什么人属下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她很厉害”。

和叶香小公主长得很相像?还叫她做姐姐?鑫妃陷入了沉思,心中暗道:难道说是那个孩子,可是这绝对不可能,别说是仙凡有别,再说那小妮子才去了多久,这么快就回来了?一般被仙人带走的,谁不是隔了个百八十年才会来的。

“你确定和叶香长得很像?”想了想,鑫妃还是对着那下人询问道。

“是,奴才能够确定她们确实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大了那么一点,根本就分不出哪个是真正的叶香小公主!”那太监立即答道,语气充满了肯定。

“难道是艳妃为她女儿找的一个替身?”鑫妃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那紧缩的眉头始终难以舒展。想了想,又喊道:“在哪?你这该死奴才,还不快点带路!”

五分钟不到,鑫妃就带着她的一干宫女太监赶到了事发点。当她远远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坐在冰凉的古城石地上面无表情时,口中顿时大叫一声便飞奔了过来。叶兰转头看向她的母亲,脸上的表情依旧无喜无忧!鑫妃看着自己女儿那失魂落魄的样子,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大吼一声:“是谁!是谁做的?”

然而任她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回答她,鑫妃看到了那群跟随自己女儿的宫女太监,不禁将火全部撒在了他们的身上。喝道:“你们、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是怎么保护小公主的啊!你们自己看看,小公主都让你们保护成啥样了啊!”那摸样,哪还有半点贵妃的尊荣,十足是个骂街的泼妇。

那群太监宫女早已吓得跪地求饶,正当鑫妃气得想要下令处决这几人时,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太监突然说道:“娘娘,还是先赶紧救治小公主吧。”

“对、对,女儿,别怕啊,马上就去给你找太医医治。啊,你放心,娘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鑫妃一愣,顿时醒悟。一边安慰着叶香,一边心中发恨:“竟然敢对我的女儿下这样的毒手,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悦华宫”咱们走着瞧!”

当下忙吩咐手下将叶兰抬去治伤,而她自己则去往他处,要为女儿讨回公道。不就是撕破脸么,又不是没有撕过,谁怕谁啊!很快的,鑫妃已经把手下中最厉害的高手全部召集了起来,而且没有做任何停留,便杀气腾腾的向着悦华宫行去……

小凳子几位太监不敢隐瞒今天的事情,一回到悦华宫连忙对艳妃禀告了刚刚发生的一切。艳妃听完他们叙述,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有点难以置信。于是又问道:“你们说独秀把叶兰小公主给打了,而且还打得很惨?”

“是的,娘娘,这件事烟鑫宫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是不是该早做准备。”小凳子脸担忧地说道。

深宫之中,到处充斥着尔虞我诈,为了自保艳妃比以前变了很多。尤其从当年自己双眼被毒瞎后,她不再相信忍让可以化解一切。有些时候你越是忍让对方越是变本加利!她可以不去挑起事端,但如果有谁敢欺负到她头上的话,她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恩,以鑫妃的性格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找上来。你吩咐下去,让大家提高警惕,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可能是感觉到了悦华宫内气氛的变化,断流年有些关切地过来询问缘由。艳妃倒是没有隐瞒,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简单地说了一遍,并且还嘱咐断流年等人等一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她不想牵连到这些无辜的人!

看着艳妃那一脸严肃的表情,断流年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了好半天才说了句。“蝼蚁也想啃大象!”那语气充满了不屑与藐视。

悦华宫内的宫女太监平时倒是训练有素,接到命令后立即进入了戒严的状态,所有的高手都开始聚集结。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想来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是以所有人表情都非常凝重!

不久,鑫妃便找上门来,说是串门拜见,但看她身后跟着的一帮人,鬼才会相信她的话。鑫妃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走进悦华宫的大殿。

“鑫妃姐姐。你带着如此多的人到我宫中所为何事啊?”在见到鑫妃的一刹那,艳妃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淡淡的说了一句。

鑫妃的口中发出一声冷哼,没有去看艳妃,而是打量起周围那些对她们严阵以待的宫女太监来。这个贱人,竟然早有准备,看来打伤我女儿也定是她唆使的了!不想还好,这样一想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升了起来,她恨不得马上打到那个凶手,然后将其扒皮抽筋!敢动我女儿者,定叫她生不如死!

于是,鑫妃有些皮笑肉不笑地道:“艳妃妹妹,你可真是好威风啊!”

艳妃似是早就习惯般,也不在意,而是笑了笑说道:“今天鑫妃姐姐难得大驾光临,来人,赐坐!”

“不必了”。鑫妃立即打断了艳妃的声音,有些阴沉地说道。“我这次来不是和你叙旧来的!”

“哦,那是为了什么呢?”艳妃颇有点明知顾问的味道。

“听说艳妃妹妹为叶香找了个替身,心中盛是好奇,特想瞻仰一番!”鑫妃再次冷冷地说道。

艳妃的眉头明显一皱,自己的大女儿回来了,眼睛也复明了的事,现在这宫内还有谁不知道。竟然把独秀说成了“替身”还“瞻仰”这分明就是在挑衅!

见艳妃在那里不说话,鑫妃冷冷一笑。再次说道:“艳妃妹妹不会这么小气,这个要求都不答应姐姐吧?”

“鑫妃姐姐说笑了,听闻姐姐的女儿叶兰聪明伶俐,是世上少有的天才,妹妹有好久未见甚是想念,不知姐姐什么时候也让妹妹瞻仰瞻仰啊?”艳妃也用冰冷的语气,反问道。

鑫妃那个气啊,心说:“好你个小贱人,明知道我女儿被你女儿刚刚狠狠地修理一顿,现在都还卧床不起呢。竟然还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存心气我!是不是这几年太放纵你,让你觉得我烟鑫宫好欺负了。哼!告诉你,我鑫妃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当初既然可以弄瞎你的眼睛一次,就可以再弄一次!”

“好多人啊。”就在鑫妃想要发飙的时候,一个还显得有点稚嫩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在如此压抑的氛围中,尤显突出!只见,此时独秀从殿内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探着小脑袋四处大量的叶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