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41章 排解纠纷

欲望问天 sf175 2440 2013-01-29 11:26:43

  “你叫什么名字?”王哲终于对着叶虎又问了一遍。

这一次,叶虎算是长记性了,连忙回答:“叶、叶虎。”不过说话有点漏风,原来早已被打了几颗大牙。

“夜壶?靠!难怪这么臊,喜欢没事找抽。”王哲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叶虎心中那叫一个苦啊,心说:“我要是知道你这么牛、这么厉害,傻子才会拦你呢!”想是这么想,但他却不敢有丝毫隐瞒,因为他深刻体会到了王哲的恐怖,如果表现的不好这个小恶魔真的有可能把他杀掉。而且,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摸透王哲的能力,根本连反抗的想法都不敢有!

听完叶虎人叙述后,王哲再次笑了,没有想到这些人找上自己竟然只是为了报复,同时也想毕竟是独秀打伤了人。虽说皇家无亲情,但身为一位现代化的友好青年,讲究的就是万事以和为贵。王哲也不想他们一家人闹得太厉害,觉得应该尽快解决才行,如果拖得太久,万一出了什么事……到时后悔莫及。。

见王哲不说话,叶虎也不敢插言,更是不敢乱动,皇子做到他这份上实在是有够憋屈的!“喂,小子,想要我放过你么?”王哲竟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来,让人越发猜不透他的心思了。听到王哲这个问题,叶虎激动得猛点头,就差点跪下来感谢王哲的不杀之恩了。

“带我上你家的烟鑫宫看看,我的出手费可是很贵的。”语气虽然平淡,但却带有一丝耐人寻味的味道。

然而王哲的这话却让叶虎一下愣住了,心中暗想:“他要去烟鑫宫干什么?不会有什么企图吧?”偷偷瞟了一眼,被王哲硝烟一瞪,生怕慢了半步又要招罪,吓得连忙哈腰带路……

鑫妃一早起床,那是春风得意,一夜春宵到如今还脸带红润,显然是余韵未了。走起路来还两腿发软,昨夜真是玩得太颠了,什么69式、老汉……坐莲,一一上演,一夜之间拟补了这些年的空虚。虽然身体得到了满足,但一想到艳妃那个小贱人她就恨得牙痒痒的,没有想到这才闲着她几年,这一下子就要翻身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欺压到自己这里来。

一番情绪波动之后,鑫妃又冷静了下来。那没娘心的说了,要想报复悦华宫必须要,先摸清楚她女儿到底有多少能耐,才能慢慢计划行事。想起那没娘心的家伙就是又爱又恨,爱他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恨他无情又无意。不过这次知道自己为他生了个女儿后,好像变了那么一点点。“唉”一身暗叹,鑫妃停下了手中的活,拿起一个瓷盅盛满了熬好的汤,端着就往自己的寝室走去。

一进烟鑫宫,叶虎就傻眼了,心想:“你小子怎么好像比自己还要熟悉烟鑫宫一样,就那样横冲直闯的到了自己母妃的寝室。他要干嘛?难道他要……”

此时,王哲却突然喊道:“老朋友来了也不出来迎接一下吗?”

此时正躺在金丝榻上,享受着贵妃喂汤的剑虚雪,忽然浑身一抖。这声音虽然有些幼稚,但却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一辈子也无法忘记。傍边正喂着汤水的鑫妃,见刚刚还和自己眉来眼去的男人,忽然却傻愣在那里也吓了一跳。连忙喊道:“虚雪,虚雪。”

被鑫妃这么一喊,剑虚雪回过神来,连忙穿衣整带,急急忙忙的打开门一看,果然有个小孩站在哪,不过冒似不认识啊,剑虚雪有点纳闷的四处张望起来。

房门一打开,鑫妃也开到了站在小孩身后的叶虎,连忙问道:“叶虎,你来这干什么?”

叶虎现在可不敢答话,还是默默的站在那一动不动,而且那姿势还有点卑微,十足一个奴才像。

见到剑虚雪那傻头傻脑样,王哲不竟笑道:“怎么,这才没隔多久呢?就不认识了。”

这下剑虚雪可是听得仔细,看的分明。心中打一个扽,连忙嘻哈道:“哟,您瞧小的这眼神,还真是小少爷啊。”心中却在打鼓:“我的小祖宗喂,您那么大的人物怎么就抓着自己不放呢?我躲到这那都还追来了。”

看见剑虚雪那眼神闪烁不定,王哲也能理解,必竟两人先前也还算有点过节。想了想,随即说道:“今天少爷我不是找你的,我找鑫妃有点事。”

从剑虚雪对王哲的那态度,鑫妃便已得知这小孩并非一般人,不然身为修仙者的剑虚雪不会怕成那样。现在一听王哲是要来找她的,心中也是一惊,不知找她是为何事。连忙问道:“不知少爷找本宫有何事?”

“这个嘛,昨天我门下打了你女儿,所有今天我是来……”

不等王哲说完,剑虚雪连忙说道:“就这么点小事哪用您亲自过来啊,有事您稍个话就行了。”

王哲不竟有些发愣:“哦,这事你能做主?”

鑫妃见一旁的剑虚雪使劲的给自己打眼色,心中也明白,没有了剑虚雪这个修仙者做后台,凭她们一阶凡人更是没有办法。只好说道:“这都怪妾身教女无方得罪了仙人,还请少爷恕罪。”为了自己的女儿,鑫妃不得不地下了她那高贵身价,赔起小心来。

“哦,你还蛮有自知之明的嘛?还知道自己教女无方。”王哲呵呵的说道。

一听这话鑫妃有点傻眼了,原本还以为王哲是来道歉的呢,谁知?倒像是来问罪的。心中不竟一阵凄凉:“这修仙之人还真是不可理喻,我女儿都被打成那样了……”

傍边的剑虚雪露出一副早知会是这样的表情,你要跟那些豪门恶少讲道理那不是找抽吗?不过见到鑫妃还傻愣愣的站在那又怕惹王哲生气,连忙赔礼:“都怪这妇道人家不懂事,少爷您千万要大人有大量,不要和这些小人一般见识。”

瞟了剑虚雪一眼,王哲有点捉邪的问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啊?怎么老帮她说话。”

“这个、我是一个远房的表哥。”

“哦,原来是老表啊。听说,老表、老表,见面就搞。你们不会是、嗯?”王哲是笑非笑的,望着剑虚雪说道。

剑虚雪有点尴尬的解释道:“没有、没有,咱两怎会有事呢?少爷你想多了。”

当然王哲也只是给他们提个醒,自己也有他们的把柄,并非自己欺负他们,所有大家彼此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就皆大欢喜了。“我也就说着完呢,贵妃娘娘千万别介意啊。”

此刻鑫妃也醒悟了过来,连忙笑道:“哪里、哪里,少爷您可真会开玩笑。”

原本面色寡白的叶虎,此刻才长舒一口气,提着的心情才放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外面却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焦虑的呼唤声:“鑫妃娘娘,鑫妃娘娘!”

只见一群文武朝臣慌慌张张的跑了进了,一见到鑫妃其中一位身上还带有血迹的武将,连忙跪地喊道:“微臣纪云叩见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鑫妃一改刚才那瘦弱的样子,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纪云将军,你不是随陛下抵御外敌去了吗?怎么?强敌退兵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