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欲望问天

第0038章 空间转移术

欲望问天 sf175 2725 2013-01-29 11:26:43

  艳妃在刚听到独秀的声音时心中就是一惊,万万没有想到独秀会在这个节骨眼冒出来,刚刚她光顾着和断流年说话了,竟然忘记了叮嘱独秀!母鸡护小鸡的情绪占满心头,一时倒也望了断流年所说的话了。连忙向身旁的一个宫女使眼色,示意那宫女赶快带着公主离开这里。宫女会意,连忙转身向独秀和叶香走去。

“站住!”冰冷的声音由鑫妃的口中发出,她已经看到了两人,又岂会猜不出艳妃的用意。正愁抓不到人呢,这下可好,不知死活的两个丫头倒是自己跑出来了,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们走呢。

那宫女被她这一声吼弄得不知所措,不禁回头看向艳妃。

“姐姐真是好威风啊,我的人都管起来了!”艳妃口上如此说,却是在用眼神示意那宫女不要管其他的,赶快带着公主离开!

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鑫妃已经带着人率先冲了过去,并且把正在偷看的叶香和独秀两人团团围住!

这一下,艳妃再也无法平静地坐在凤椅上了,“噔”的一下,一个抢步跟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悦华宫可容不得你们放肆。”艳妃对着那些包围住叶香和独秀的人喝斥道。

随着她的这声喝斥,身旁的那些宫女太监全部举起早已准备好的家伙,一场混战似乎一触即发!

“你俩是谁打伤,本宫女儿的?”鑫妃虽然也有些担心,独秀真的学会了仙法,但现在的她更想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叶香此时已经被吓蒙了,哪里见到这阵势,尤其她母亲的那声呵斥更是让她害怕异常。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妃这么凶过!独秀看了一眼有些发抖的叶香,轻轻的拍了拍她那瘦弱的肩膀,然后迎上鑫妃的眼神。语气冷冷地回答道:“是我!”

心中虽然气到了极点,但鑫妃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你要下手那么重?”

独秀再次简洁地答道:“看她不爽!”

晕!这一刻,鑫妃差点吐血,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丫头片子竟然如此的狂。都被包围住了竟然还说如此气人的话,是不是认为在这里我不敢动你?哼!这样你就想错了,看我今天如何收拾你!

想毕,鑫妃向手下使了个眼色,而就在这时,先前一直站在艳妃身边的断流年。忽然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会死得惨的。”她才不会担心叶香呢,因为叶香的旁边有独秀保护,别说这些侍卫不够看,就算是把红丹王国的所有兵力都调过来也无法伤其分毫!

“你是什么人?”鑫妃看见断流年时眉头就是一皱,这个女人自己从未见过,想不到也是如此嚣张。

断流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向那些正围住独秀的人扫了几眼,用一种很促狭地语气说道:“我劝你们还是赶快让开吧,不然可是会危险地!”说完竟然自己笑了起来,让人很难琢磨她话中的含义!

“本宫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什么人?”鑫妃的耐性已经达到了顶点,这一个接着一个出场的人简直一个比一个气人。

“在问别人姓名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吧!”断流年根本就不在乎鑫妃的不善表情,她活了几百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一个世俗中的娘娘又怎能吓唬住她!

鑫妃的脸都被气绿了,自己堂堂一个贵妃竟然要先向她通报姓名,开什么玩笑,她也佩知道我的名字!却不知她一阶凡人,在修士眼中更是视为蝼蚁。虽然心中急切地想给断流年一顿教训,但现在她却要先把这个打伤自己女儿的小畜生收拾了,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几乎是她这个想法才刚刚结束,旁边的几个手下就已经收到了信号。猛地向独秀扑去,竟然一点先兆都没有!在他们行动的一刹那,断流年不住的摇头叹息:“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那摸样绝对能够气死人。

就在这几个手下认为这一扑之下必然碍手之际,独秀突然小手轻轻一转,使出了一招空间转移。接着就看到独秀四周的空间一阵波动,好似掀起涟漪的湖面。接着那几个扑向独秀的手下竟然离奇般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诡异得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几个人!

当然,以独秀现在的修为也不能把他们传得太远,只是将他们送出了悦华宫的范围。但面对这诡异的一幕,所有人的表情全部定格住了,甚至呼吸都为之停止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的脑中都开始浮现出这个问题来。在如此近的距离竟然将几个大活人变没了,这比魔术还魔术!而此时鑫妃的表情更是好笑,那样子好像在质问独秀:“你他娘地把人给我变哪去了?”整个院子一下子变得好安静,而独秀的表情却依旧如开始那般,波澜不惊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你、你……”鑫妃的声音有些走调,想要问些什么,却怎么也无法组织语言!

说句实话,如果独秀不是怕给母妃和妹妹带来麻烦,她会做的比这更绝、更让人震惊!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意思!妹妹我们还是出去玩,这里的气味太大了。”说完,拉着叶香的手向外面走去,而那些挡在四周的人竟然纷纷闪开了一条道路!

艳妃看着两个女儿离去的背影,她心中的震惊程度不会次于任何一个人,心中不住地问着自己:“这真的是我的女儿么?真的成了仙人了?”现在的她对于断流年,刚刚对她的话已经深信不疑了。这么想着,但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毕竟这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可以生出一个能修仙的女儿!

望了一眼有些吃憋的鑫妃一眼,一抹笑意再次浮现艳妃的嘴角,忍不住说道:“鑫妃姐姐,外面风大小心别闪了身子”。

鑫妃回头看了艳妃一眼,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今日打扰了,来日再来拜访。”说完竟然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不走干什么,已经够丢人现眼的了,再待下去就算对方不动手可能自己也要被活活的气死!

待所有人都散了之后,艳妃拿出一条丝帕在脸上擦了擦,忍不住问道:“我脸上有东西么,怎么老是这样看着我?”

“艳妃,我发现你那刚刚的样子好酷哦,我都被你迷住了呢。”断流年是笑非笑的说道。

艳妃俏脸一红,知道断流年指的是她与鑫妃言语比拼的事,不禁说道:“其实我那只是装出来的!”

“哦,真的吗?”断流年向艳妃的身前凑了凑。

“断流年,不开玩笑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艳妃有点受不了了,连忙转移话题。

“什么问题,你问吧。”断流年从新坐回到了原地,恢复了正常说道。

“独秀刚刚到底把那些人,弄到那里去哪?”艳妃一脸认真地问道,这个问道她想了半天但却依旧想不明白。

“哦,那个是空间转移,只是把他们送到别的地方去了。你放心,他们还没有死呢。”断流年以为艳妃担心,连忙解释到。

艳妃半天沉默不语,最后终于抬起头再次表情严肃地问了一个问题:“独秀的本领是从哪里学的?”

“在宗门学的啊……”断流年一不留神,说溜了嘴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想了想觉得这事迟早她也会知道,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接着说道:“你女儿独秀,现在是玄丹宗的弟子。”

“你们都是?”

“没错,都是玄丹宗的人!”着着艳妃那吃惊的样子,断流年再次笑了笑。

“原来真的都是修仙之人。”艳妃有些恍然的说道,却没有留意到断流年的用词已经变了。“修仙真好,不知道我的小女叶香,又没要这种仙缘呢?”停了一下后,艳妃一脸期待的望着断流年问道。

“这、这个我倒帮不了忙。”断流年有点尴尬的嘿嘿一笑,然后凑到艳妃的耳边小声说:“你可以找少爷问问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