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3-07-16上架
  • 11010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 二 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2)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5258 2013-07-16 23:55:25

  上课前的几秒钟,总是乱哄哄的,而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这所学校无法避免的。学生们总爱玩,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即使是三年后面对改变人生的高考,当下的快乐也是值得的。随着上课的铃声拉破长空,学生们开始了新的一天。一位女老师走进教室,她就是莫子云的语文老师,也是莫子云后来的班主任。班长叫过起立之后,老师开始讲课,把昨天的功课复习了一边之后,她打算叫几个同学来背诵一下她上次布置的课后作业。

“林晓梦!”晓梦在听到老师的声音后站了起来,瞪了一眼莫子云。老师之所以叫她,是因为她和莫子云在底下窃窃私语。

“你来背一下《雨巷》。”晓梦这会儿也不能发脾气,只好依着老师的话去背。

“雨巷,戴望舒。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有彷徨,她彷徨…她…彷徨…”

晓梦低头看着莫子云,她背不下去了。莫子云看到晓梦求助的眼神,立刻会意。把书往晓梦的身边挪了挪,好让晓梦可以看到。不过这一切似乎瞒不过老师的眼睛,老师让晓梦坐下,眼睛盯着莫子云。

“莫子云,你接着林晓梦刚才的背。”于是,莫子云略带哀怨的起立,晓梦则坐下笑嘻嘻的看她。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在莫子云背完后,老师有开始讲道:“雨巷这首诗,没背过的同学抓紧时间,下次我还会抽查的。那么,我们开始上新课吧。”

在老师转身书写的时候,晓梦又开始唠叨:“我记得咱两是一起背的雨巷,昨天晚上我问你的时候,你还说你没背过呢?”

“笨蛋,今天早读我在你睡觉的时候背的。前两天刚学雨巷的时候我就告诉你,老师会抽查背诵的,你怎么不长记性。”莫子云那只爪子毫不留情的拍向晓梦的额头。

“我不长记性,你怎么不知道提醒我啊。”

“我没提醒你,真不晓得今天早读的时候造了什么孽。三十六计我都用上了,您老人家睡的就像猪一样,我是万般无奈呀。”

“那,那你也该早点告诉我,害得我刚才丢人丢大发了。”

“去去去,你也知道丢人。”

“废话,谁不在乎自己的面子?”

“好了,不跟你说了,老师在看着呢。”

晚上,323宿舍。

晓梦正在玩手机,莫子云在刷牙。突然,晓梦大叫着拍了一下大腿,看来她是遇到什么激动的事了。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一叫,却把莫子云害惨了。在晓梦那一声尖叫里,莫子云已经毫无保留的把刷牙水混着牙膏尽数咽下。

“林晓梦!”莫子云气呼呼的来到晓梦的窗前,二话没说就踹了她一脚。

看着莫子云嘴角残留的牙膏迹,晓梦捂着肚子笑了半天。她指着莫子云的嘴角说:“你该不会又把牙膏混着水当饮料喝了吧!呵呵呵。”

莫子云喝刷牙水的事,323的人早都知道了。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莫子云那家伙,死性不改。永远都是那么粗心大意,喝一次是无心之过,和三次以上就,就只能说明人瓷不能怪社会了。

“笑屁呢笑,还不都是你。你要是不那么激动,我能一不小心二不留神三不注意把刷牙水喝了吗?”

“敢情这是我的错了,你丫的莫子云,又不是我让你喝的!”晓梦也丝毫不做退让,这死家伙,出了事就只知道找别人的错。看我不教训教训你,晓梦想着就把手机扔一边,面向莫子云一步一步走进。

莫子云一看不对,完了。晓梦这次来真的了,马上恭维道:“林同学,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我的童言无忌吧。”

“就你,还童言无忌,我看你老奸巨猾还差不多!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啊!”随后,323宿舍里传出一阵杀猪似得吼叫。

高一五班的教室里,陈一诺正在看书。李博星踹门而入,面带笑容的走到他跟前。他知道,每次学校里发生什么事,不管是大事小事,好事坏事,他这个哥们儿总是第一时间赶来通知他。

“又有什么事发生了,劳您大驾光临。”陈一诺笑脸相迎,放下手中的书。

“也不是什么大的事,但是的确是精彩万分。我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来教训人也是可以这样的。”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的话就给我滚,别打扰我看书。”拿起刚才放下的书。

“好好好,我说就是了。昨天我去文烟史社团报名,谁知道我赶到的时候,一个新生竟然向文烟史发起了挑战,好像是他们发生了口角。”

“口角?”听着李博星添盐加醋的讲述,陈一诺再次放下手中的书。

“对啊,不过那女孩挺厉害的。把那群老生的面子给打的七上八下的,看的我也觉得解气。”

“是吗?”

“你是不知道那女孩最后问了一个什么问题,想想我到现在都还想笑。她问那个男生说‘你知道《金瓶梅》中西门庆有几个老婆?分别叫什么名字?哈哈,哈哈。那男生一听,当时就懵了。嘿嘿嘿。”李博星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想起了昨天的画面。

“《金瓶梅》?这女生还真有意思!”陈一诺低语,看着还在笑的李博星,一个巴掌拍了过去。

“还笑,昨天的作业做完了?课文背了吗?”

“没……有……”

“那你还不去做!”李博星闻言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找出作业本。

“那个,诺哥。”

“什么事?”

“可不可以把你的作业本借我看一下,就一下下。”几秒钟后,陈一诺直接将自己的作业本扔了过去。

“她叫什么名字?”陈一诺忍不住想知道,他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好像是叫莫子云,听说是莫子苏的妹妹。”

“是云德高中的那个莫子苏?怪不得……”

李博星放下手中的作业,看着喃喃自语的陈一诺。似乎意识到李博星在看着自己,马上转头:“看什么看,写你的作业去!”

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是相逢几许,心意难料。虽然远去了身影,但莫子云的心里还是有个位置是留给方野的。即便瞒了所有人,却唯独逃不过自己的内心。

莫子云暗恋方野三年多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敢和方野表白,她怕被拒绝。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那么久,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考试,一起玩,一起……

本以为这样的情况会继续下去,可莫子云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人都是会变的。至今也没有一个人敢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声的说:“我还是当年的那个我。”这就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样。

感情这种事,不能怪谁。对的时间不一定遇到对的人,错的时间也有可能遇到对的人。只是,这次她还会选择放弃吗?

“在想什么呢?说好在篮球场等我的,怎么跑这儿来了?”晓梦不知何时来到莫子云的身边。其实晓梦在篮球场没看到莫子云,就来到足球场找找看,大老远就看见莫子云坐在草坪上发呆。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蓝天、白云,呼吸呼吸一下大自然的气息。”

“是吗?撒谎可不是好孩子。”

“去,你无不无聊。东西买来了吗?”

“喏,给你。就知道吃,你怎么不关心我跑这么远的路累不累?”

“看来我得犒劳犒劳一下您这位功臣了。”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零食,两只手搭在晓梦的腿上,给她拿捏。

“这还不错,这边,这边,你轻点儿,再锤锤,就这儿。”晓梦边吃边指挥莫子云按摩。

几分钟过后,两人均躺在草坪上。

“没想到你按摩还不错,那我以后这两条腿就交给你了。”

“有工资吗?有工资我就干,没工资免谈。”

“有,吃的行吗?”

“行,没问题。”

“你真是个吃货!”

“多谢谬赞。哈哈。”

“小云,再过两周就要月考了。”

“我知道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啦,就是你到时能不能帮帮我啊?”

“不行,考试就是各凭本事,怎么能作弊呢?我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在我身边发生,而且还是我的好姐妹。”

“可眼看着考试逼近,我也没办法啊。”

莫子云起身,把晓梦也拉了起来。“没办法也不行,走。我们回教室看书去,趁现在离考试还有两周的时间,我们抓紧时间学习,到时肯定能考好的。”

刚出足球场,莫子云的手机响起,是班主任打来的。放下手机之后,莫子云对晓梦说:“你先去教室,我一会儿就来。”

“哦,那我走了。”

莫子云来到办公室门前,敲了门。“进来”。

“老师,您找我。”

老师放下手里的工作,转过身来对莫子云说:“莫子云,这周是开学第几周了?”

“第三周了,老师。”莫子云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还知道第三周了,你自己说说看,你这个数学课代表当的称职吗?”

“老师,我,我知道错了。可数学老师没告诉我他办公室在哪?我,我……”

其实,这事还真怪不得她。开学第三天,数学课上,由于没人愿意当数学课代表,老师大发雷霆,把他们班学生狠狠的批评了一顿。最后,乱指一人当课代表,而那个不幸的人就是莫子云,谁让她坐在离老师最近的地方。

“不知道办公室在哪?不会问啊,还是没长嘴,没长脚。”

“没有,没有,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老师也不是故意找你茬,只是你既然做了这个数学课代表,就要尽职尽责,知道吗?”

“知道了,老师。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数学老师的办公室在三楼302。”

“嗯,谢谢老师。”

回到教室的莫子云像没了气的气球,整个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怎么了?又被老师训啦。”

“什么叫又被老师训了,搞的我跟个十足的坏蛋似得。”

“你本来就是啊,不然你以为你还是个乖乖女啊。嘿嘿,快告诉我,老师叫你去干什么?”

“干什么?能干什么啊?她怪我这个课代表当的不称职。唉,你说这事能怪我吗?我也是受害者呀。”

“就你,受害者。得了吧,白捡一个课代表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你丫的还抱怨。”

“听你这口气,要不我向老师建议把这数学课代表让给你算了。”

“行了吧你,我可没那闲工夫捡你的烂摊子。我呢,还是看我的书,啊。”说完后,晓梦就捧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莫子云有气没出撒,只好出在书上,坐在晓梦边背起了古文。

“唉,小云。”

“什么事?”

“能给我讲讲这道题怎么做吗?”晓梦指着数学书上的一道题说。

莫子云瞟了一眼晓梦书上的那道题,放下手里的语文课本。“把草稿本拿来,我给你讲。”往晓梦的身旁凑了凑,接过她手里的书。晓梦取出草稿本递给莫子云,莫子云直接丢到晓梦怀里。

“自己算,自己写。我只把解题思路和方法告诉你,其他的,我一个字也不会说的!”

“什么?有你这么讲题的吗?”

“怎么?闲不好,闲不好你可以找别人要现成的答案。”莫子云有些生气,这个林晓梦每次遇到不会做的题,就直接问她要答案。每次自己跟她讲不能这样,她都当成耳旁风。不过这次,莫子云好像不会再向晓梦妥协了。

晓梦看着有些怒气的莫子云,也没办法。“不是,不是,你讲吧。”

“你好好听,我只讲一遍。”

“哦,你讲吧,我一定竖起耳朵好好听,大姐。”

“你看,题中说气温是高度的函数,高度每升高200米气温下降0.6度。也就是说跟山的海拔8000米没关系,只和它的海面平均温度有关。”

“哦,那是不是用0.6除以200。”

“你觉得呢?题中的海平面25摄氏度你打算把它放哪?都说了,气温是高度的函数。”

“嗯——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是不是用25-0.6/200?”

“对,孺子可教也。”

似乎命中注定这个校园与莫子云有着冥冥之中的缘分,这里的一切,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云德高中离幻清高中不远,但在莫子云眼里,好比是天涯与海角的距离。

当她满怀信心地去憧憬自己的未来时,现实却毫不留情地煽了她一巴掌,也打痛了她那颗幻想的心。似下非下的天空,有点潮湿。虽是初秋季节,但心底还是划过一丝冰凉,有过莫名的淡淡的忧伤。

莫子云满脸欢喜的表情伴着孤独的漠风朝方野笑笑。

想过无数种重逢的画面,面对方野,莫子云准备的所有台词,在这一刻都化为灰烬。

“嗨!”莫子云先开口,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因为她看见方野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在给她买手链。在看到方野的时候,莫子云本想躲开,无奈被方野的眸光看到。既然躲也躲不掉,只好硬着头皮往下撑了。

“嗨!”真不愧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就连打招呼的方式都一样,方野走到莫子云和晓梦面前。“你怎么在这儿?”

“我陪同学到这来买点东西。”指指正在挑东西的晓梦。

晓梦闻言回头冲着莫子云和方野笑笑,有继续挑东西。莫子云意识到晓梦不帮她解围,只好岔开话题。“噢,这是我同学,林晓梦。你呢?”说着瞟了一眼方野身后的女孩。就这简单的一瞟,已经让她自卑不已。女孩很文静,也很听话。在方野和莫子云交谈的时候,很自觉的退到一边。身穿淡蓝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而下,背上还背着书包,一看就是那种好学生。

“我也陪同学来买东西,你,最近怎样?”

“还能怎样?和以前一样。你怎么样?这么快就交女朋友了,恭喜啊,呵呵。”莫子云心里很难过,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迫切的想要从方野口中得到答案。

“哪有?只是好朋友而已。”方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在挑东西的女孩。

“哦,那你,在云德还适应吗?”只是好朋友还是在掩饰什么?好朋友?还买手链?连谎都不会撒,方野他变了,他真的变了。可是即便如此,莫子云还是放不下他,想知道关于方野的一切。

“还行吧,就是离家有点远,可能以后,只能一个月回家一次了。”

“哦,那我们以后见面的次数会越来越少了?”

“嗯。”

“方野,我挑好了。你看,好看吗?”女孩将戴在手上的手链在方野和莫子云的眼前晃了晃。

“好看,你挑的东西一般都好看。”方野笑着向女孩说。

这种画面让莫子云觉得胸口像针在扎,她打断他们的对话。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挑东西的晓梦:“那个,方野,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走到晓梦身旁拉起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野回头只看到马路对面那抹远去的身影,眼里闪过一丝忧伤。“钱给了?给了的话,我们走吧。”

“嗯。”女孩点点头,然后跟着方野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