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皓月当空为谁思(2)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3633 2013-07-16 23:55:25

  323的宿舍里。

莫子云坐在床边发呆,晓梦正拼了命的赶作业。十分钟过去了,莫子云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也不动,只是那不断转动的眼珠子证明她还有呼吸。

“喂,在发什么愣呢?”晓梦走到莫子云面前,指了指她的脑袋。

“喔,没什么。”莫子云回过神来,其实,她刚才一直在想上次和陈一诺搭档的事。哥哥莫子苏劝她放弃方野那个家伙,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她自己不可否认陈一诺已经深深的吸引了她,而她常常思念的方野却自始至终都对她平淡无奇。

“没什么?我看是在思春吧,唉,可怜的孩子。”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丫的,我看你才思春呢?刚才看你那么认真的在写字,难不成是在写情书?”

“狗屁,我那是在补作业。明天检查作业,是学校教务处要检查。”又回到床上,把小桌子撑起来继续做。

“怪不得,我说你最近怎么老是勤奋,呵呵,原来是补作业去了。”

“作业太多了,刚写完英语和数学,还有地理和语文呢?而且语文还有一首诗,你知道的我不太会写那东西,而且,还有这么多的作业,帮帮忙吗?大姐!”

“什么诗?我怎么不知道?”莫子云一脸的惊讶无疑,坐在晓梦的床边。

“哈哈,莫子云,我原以为你的作业早就写完了,没想到啊,哈哈哈,你也没写完。”晓梦得意无比的大笑。

“到底是什么诗啊?快点告诉我。”莫子云在一旁催促道。

旁边坏笑的晓梦正打着如意算盘:“如果我告诉你,你可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得先答应我,我才能告诉你。”

“不行,难不成你让我去火星,我就得不得不离开我亲爱的地球母亲吗?”

“不会不会,反正本小姐是不会害你的。”

“好吧,我答应你。”

“你还记得上次语文课上老师让我们两背的《雨巷》吗?老师说让我们自己照着写一首,内容不限,字数至少150,你看?”

“(⊙o⊙)哦,そうですね(‘搜得死内’,日语,原来如此的意思。)没问题。”

“那你答应我的事还算不算数?”

“算,我莫子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必客气了。那你就帮我把这首诗写了吧!”

“敢情我是被你算计了啊,晓梦。你真是一天不见,三十六计都会了,拿我当试验品了。”

“你都答应我了,难道你想反悔不成?”

“算我今天倒霉,栽在你丫的手里。”

“这么说,你愿意帮我了。小云,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_⊙)”按住莫子云的头,准备来场巴黎热吻。莫子云一看不对劲,忙将手挡在嘴唇上。

在意识到自己亲错地方后,晓梦一只手擦着嘴:“唔,干嘛呀,好不容易想给你个巴黎热吻的,你,哼。”

“你说干嘛!还是把你的猪吻留给你的梦中情人吧,我可消受不起。但是让我帮忙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晓梦同学,你应该明白了吧。”

晓梦突然想起了和莫子云在足球场的画面,顿时明白了:“嗯,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买吃的。”说完就夺门而出。

“哎,晓梦。”莫子云叫也叫不住她。

莫子云抬头看了一眼宿舍墙壁上的时间21:54,无奈的笑笑:“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你这会儿要是下去给我买好吃的,估计你难回来,阿姨22:00关门啊!”

莫子云所在的高一九班,其实是一个职业班。上次陈一诺就问她这件事的,但被江寒给打断了。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她自己却不知道。直到今天早上晓梦拿着一张职业生补助表让她填写的时候,她才如梦初醒。上天,真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那一刻,莫子云是真的懵了。想自己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沦为职业生吧!但现实就是这样,总是爱和人开玩笑。

“晓梦,咱班不是普高吗?怎么会有职业生补助表呢?”

晓梦一听,刚喝到嘴里的水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像发现惊天大秘密的样子,盯着莫子云好一会儿,才说:“我说伙计,你进咱班也有一个月左右了吧!还是数学课代表,就算你不知道数学老师叫什么,就算你这数学课代表不称职,但你也不至于连咱班是职高还是普高都分不清吧?”

“咱班真的是职高?”

“职高,职高。你手上不就拿着国家给职业生的补助名单吗?”

“不对啊,晓梦。我记得我的通知书上明明白白的写的是普高啊。”

“什么?你是普高生?那你怎么会进职业班呢?还有,这张表上怎么会有你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要不,你去找班主任吧,兴许她能帮你。”取过她手里的表说。

“那这张表——”

“放心,我先压着,你赶紧去找班主任去。”

“那拜托你了,晓梦,我先去找班主任。”

莫子云以平生最大的速度来到老师办公室门前,安抚自己那颗七上八下的心,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淡定。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敲门。

“进来!”

莫子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发现只有老师一个人。老放下手里的工作,回头看她:“莫子云,你不上早读,有什么事吗?”

“那个,老师,我是普高生,不是职业生。”

“你说你是普高生?”老师的惊讶程度绝不低于晓梦。

“嗯,我也是刚才才发现弄错的,可能是报名时哪位老师给写错了。”

“那你中考时考了多少?”

“513,老师。”

“怪不得呢,我说职业班怎么会有人能考到全年级第三名!报名时,是哪个老师帮你登记的?”

“不知道,只知道他姓杨,是个男老师,带着一副眼镜。”

“哦,你先回去,这件事老师会帮你处理的。”

看到莫子云回来,晓梦放下手中的书问:“怎么样了?老师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让我先回来,她说她会处理的。”

“放心吧!既然老师都说了她会处理的,就一定会解决的。”

“但愿如此。”

“嗯,不过这样一来,你就得转班了,我们就必须得分开了。”

“也许吧,我也舍不得你。”

整整一天都过去了,班主任都没找过她,就在莫子云以为她把这件事忘记的时候,莫子云的语文老师让她在早操期间把自己所有的课本和桌椅都搬到她所带的高一五班。就这样,莫子云被调到了高一五班。这一次,她确定这肯定是个普高班,而且还是个王牌班。

“谢谢你啊,晓梦。耽误你时间,帮我搬东西。”放下书后,两人站在五班的教室门口。

“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啊,对了,忘了问你,宿舍还搬吗?”

“不用,老师说我可以继续住在三楼。”

“那就是说,我们还可以住在一起。太好了,我以为今后见不到你了。”

“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好了,你快回去吧,剩下的我自己能搞定。”

“那我先走了,你自个小心点。”

“嗯,快走吧。”

晓梦走后,莫子云盯着门上的那两把大锁低语:“什么嘛?不就上个早操,至于吗?跟防贼似得。”

过了一会儿,楼道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是你!”三个人同时喊道。原来五班班主任怕莫子云一个人搬东西有困难,所以安排陈一诺和李博星来帮她。

“老师说的那个转班生不会就是你吧!”李博星指着莫子云放在门口的书说。

“嗯,是我。我们之前见过的,你叫李博星。”

“怎么不进去呢?”陈一诺看着莫子云说。

莫子云指着门上的两把大锁,无奈地说:“门锁着,进不去。”她像个孩子一样很诚实的回答,却不知,她刚一说完,李博星和陈一诺就笑了。陈一诺随手将那两把大锁摇了摇,门就开了。这回,她算是受教了。

“门其实开着,锁子早就坏了,这样做也是为了防贼。”陈一诺见莫子云还站在教室门口,又补充了一句:“你打算在教室门口站多久,进来吧!”

“哦!”进去一看,教室里根本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汗颜啊汗颜!进去之后,莫子云把教室扫视了一遍,只有最后面还有点空隙。经过与垃圾,打扫工具的一番恶战之后,总算有一席之地供她安身立命了。回头发现讲桌上的书不见了,再看,是李博星朝她挥手。

“喂,小同学,过来吧!这边,这个位子是我们专门为你准备的!”

莫子云看看那个位置,再看看自己所在的地方,简直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莫子云在后面打扫的时候,陈一诺和李博星就把她的全部‘家当’搬到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她的左边是陈一诺,后边是李博星。莫子云坐在那里,尴尬的对他们二人说着谢谢。

在五班呆了一天,她就受不了了。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晓梦在身边叽叽喳喳的样子,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还真有点儿不适应。上课时老是走神,满脑子都是方野、陈一诺、晓梦的画面。特别是陈一诺还坐在她身边,这一下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晚上,莫子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一进门到头就睡,被晓梦硬生生的给拉起了。

“小云,讲讲今天你去五班后发生了什么?快点嘛。”

“我很累啊,你让我歇会吧。”

“不行!”

“好吧,就告诉你,不许告诉别人。”莫子云把自己从早上晓梦离开以后的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那不错啊,旁边还有帅哥护驾。”

“你错了,就是因为他在旁边,我才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好了,不说这个了,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该熄灯了。”

莫子云一个人站在宿舍的床前,看着天上的明月。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见到陈一诺会心跳加快,还有白天,他为自己精心准备的座位,靠窗户,有阳光,而且他自己也坐在她的左边。她又开始自言自语:“我喜欢他吗?我喜欢的是方野,他是我暗恋几年的男生,而陈一诺,我只见了他几次而已,虽然我们现在是同班同学,但是,和他坐在一起,我为什么会觉得怪怪的呢?月亮,你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一见钟情?还是寂寞?也许我只是没有晓梦整天在身边感到寂寞,所以才会对他产生一种依赖的感觉吧。”

摸着手里的那本诗集,她又想到了诗词长廊举办的那场‘群英会’。她和陈一诺的完美组合,被视为最佳拍档。而且哥哥莫子苏也告诉她,陈一诺是个不错的人选。“可他,会喜欢我吗?我又能忘了方野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