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第 四 章 皓月当空为谁思(1)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4057 2013-07-16 23:55:25

  晓梦顺着莫子云的目光看去,却看到同样看向她们这边的李博星。李博星礼貌的冲晓梦笑笑,晓梦尴尬的回他一个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几道题过后主持人又开始出题,不过这次是需要两位同学搭档来完成。

“好了,各位同学,现在我们来做一个有趣的活动,需要两位同学一组共同来完成。这不仅考察你们的知识,还有思维、语言表达能力以及默契程度。那么我们随机抽取各自的搭档,抽取之后不能更换。”

几分钟过后,抽取搭档完成。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张编号,只是他们不知道这编号代表着什么。

“第一组,十七号,刘杰、王磊两位同学,请到台上来。”

刘杰、王磊上台之后,主持人将活动规则告诉他们。“谁来描述,谁来猜。”

王磊举手发言:“我来描述,他猜。”

“好的,那我们开始第一题。”主持人将手中的画板面对王磊和观众,刘杰则看不见。现场一片安静。

画板上写的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王磊沉思几秒:“这是三国时期一位著名的将领,他的琴曲在当时很有名,他的妻子是三国时南方的一大美女”

刘杰:“是三国将领,南方,美女,周瑜吗?”

王磊:“对对对,这句词就是描述他的,和赤壁之战有关。”

刘杰:“火烧赤壁。”

王磊:“对,就是。”

刘杰:“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吗?”

王磊:“是是是,不对,还有前一句,形容他外貌的,四个字。”

刘杰:“形容外貌的...”

王磊:“你看我,看我手的姿势。”作出手持扇子摇风,在用手将头发向上捋。

刘杰:“澳,我知道了,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主持人:“恭喜两位同学,回答正确。”主持人在说完这句话后,两人就像没了气的气球,‘曝’,虚了。

主持人:“两位同学接下来是继续、还是?”

“我们不玩了,有些伤脑经。”站在一旁的刘杰说。

主持人无奈,只好让他们二人下去。接着又重新开始这个自认为有趣的活动。

台下,看好戏的两人相视而笑。晓梦先开口:“你看那两个男生,才一道题就把他们吓成那样,切切切,丢死人了,待会儿轮到我,我可不要这样,面子都丢光了。你说是不是啊?”

“是啊,你要给我丢人了,回宿舍我活剥了你。”

“哈哈哈,你不会的。”

“我会的,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严格的去执行。”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然后露出一排可爱的牙齿。

“啊,嗯,你饶了我吧!早知我就不参加什么社团了,一个人倒也落个安安静静的。”

“现在知道顶个屁用,肠道再悔青了,你还对不起脾胃呢?呵呵呵。”

“什么对不起脾胃,你这是存心挖苦我呢?莫子云,胆子倒不小,脾气也见长了啊。”

“对了,前几天让你背的那些古诗词,你背了吗?”这是莫子云有先见之明,所以提前让晓梦背了写古诗词,以防万一。

“背了,看来你早有先见之明啊。”

“哪有?只是这诗词长廊的‘群英会’,我想应该少不了要舞文弄墨的,所以就长了点儿心眼。”

“看来我以后得向你好好学学了,莫大侠。”

两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主持人叫了晓梦的名字。“林晓梦、李博星。”

于是,晓梦和李博星这两位欢喜冤家的故事也就从这一刻拉开了帷幕。李博星征询晓梦的意见,他描述晓梦来猜。因为他觉得女孩子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会不好意思做一些肢体上的动作,所以他选择了‘英雄救美’。

当莫子云终于打完一关游戏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这样一幕:李博星人蹲在地上,使劲的砸手机(当然不是真咂的,咋坏了,他可是会心疼的。)几秒钟过后,他把手机的外壳取下来。莫子云再看了画板: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原来如此,不过那动作也忒滑稽了。晓梦那家伙,连这也猜不出来吗?”莫子云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

台上,晓梦看过李博星的‘表演’之后,才恍然大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李博星高兴的朝晓梦做了个‘Yes’的手势,肯定她的回答。

“真难为他了,那姑娘半天都没猜出来,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这样了。”莫子云闻言看着已在身边的陈一诺,指了指身旁的空座位,示意他坐下。

陈一诺坐下之后,将手里的纸条递给莫子云。莫子云看了之后,又还给他,纸条上写着:莫子云。

陈一诺:“我和你一组,等李博星他们完了,就是我们了。”

莫子云:“你怎么知道我就莫子云?”

陈一诺:“是前排那位嘉宾告诉我的。”莫子云顺着陈一诺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背影,那个背影是莫子苏,她一时间明白了。

“噢,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最好能拿到最后的神秘大奖。”莫子云友好的伸出手,她觉得这或许是新的开始。不管是陈一诺的外貌,还是人格魅力,她都认为这个男生绝对可以激起自己的斗志。他就是自己将要超越的目标,她要成为像哥哥莫子苏那样的人,被大家所认可。

“忘了告诉你,我叫陈一诺。”

“我知道,台上那位是你的好哥们李博星。”

“嗯”早在加入诗词长廊的时候,有一天莫子云去找莫子苏,问他要诗词长廊新社员的资料。莫子苏拗不过他这个妹妹,只好拜托荆南(第一章出现的,给莫子苏打电话的人,也是诗词长廊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帮忙。就是这样,莫子云把所有诗词长廊的新社员的资料掌握了。当初莫子苏还问她为什么,她说这叫有备无患,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十几分钟过后,晓梦和李博星这一组失败而归。

“怎么,晓梦,你的大奖呢?”莫子云问。

“都怪那个叫李博星的,要不是他呆头呆脑的,我能输吗?”

“得了,您那,就是输了死不赖账。我可是一直都在看着,要不是人家李博星卖力的表演,你丫的早就GAMEOVER了。”

“我,好吧,我承认。不过,可惜的是,奖品还在台上,我却在台下。哎,我的命怎么这么背啊。小云啊,待会儿你一定要拿到奖品。我看好你,嘻嘻。”

“走吧,主持人在叫我们。”陈一诺起身催促道。

主持人:“你们是今天最后一组,希望你们能带走神秘奖品,祝你们好运。”

莫子云和陈一诺这一组与李博星晓梦那一组安排刚好相反,他们在台下是就商量出结果:莫子云描述,陈一诺猜。不知道为什么,莫子云不希望陈一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像李博星那样滑稽的动作,所以她决定答题的时候,自己尽量描述的恰到好处,也希望陈一诺的理解能力超强。

画板亮出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莫子云思考了几秒钟:“它的前两个字是一种飞禽,它所表达的意思是平凡人的人怎么会知道伟大的人的理想呢?”

陈一诺听完莫子云的描述后,不加思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主持人:“恭喜你,第一题过,接下来是第二题。”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莫子云在看到林则徐的这句诗后,突然想到了历史,因为之前她看过陈一诺的资料,知道他历史学的不错。用这种描述他应该猜得出来:“这首诗写于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它的作者被史学家们称为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

陈一诺:“林则徐的《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台下,李博星惊道:“哇塞,这样也可以,神人!”

主持人:“好的,回答正确。第三题”主持人也被莫子云的这种描述方法吸引,投去赞许的目光。

第三题是:士为知己者死,女卫悦己者容。

这下,莫子云有点儿犯难了。士为知己者死,女卫悦己者容她不知该如何描述了。

台下嘉宾席的莫子苏看到后,也有点儿着急。心里想着:丫的,不会你就这么死翘翘了。

陈一诺看出莫子云的忧虑:“没有关系,把心静下来慢慢想。”陈一诺的一句话和他那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在那一刻,投影在莫子云小小的心里。“大概是什么时候的诗?”

陈一诺的主动提问,让莫子云紧张的心开始安静下来。不过也让她骄傲的自尊心受到打击,原本应该是她来向他描述的,现在倒成他来反问她了。所以,倔强如她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冷静下来的思考过后,她只用一句话句概括:“这句诗和高山流水所表达的意思差不多,故事讲的是义士豫让为主杀身成仁。”

陈一诺读过《战国策》,知道里面的故事,莫子云所说的便是《赵策一》,义士豫让为主杀身成仁的故事:“士为知己者死,女卫悦己者容。”

主持人再次高声呼喊:“漂亮,莫子云同学历史学的不错,陈一诺同学理解的也很好,祝你们好运。”

主持人的赞赏,台下一片掌声,两人相视一笑过后,又开始答题。时间不断的走着,莫子云和陈一诺终于闯到了最后一题。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莫子云:“这是唐代一位皇帝赠给臣子的一首诗,臣子的姓氏与我们常见的一种乐器有关。”

陈一诺:“唐代,是李世民,乐器,哪种?”

因为活动规则的限制,莫子云只好换一种提示方法:“岳飞《满江红》中,怒发冲冠,凭栏处,什么雨歇。”

陈一诺:“潇潇雨歇,姓萧,是李世民的《赠萧瑀》。”

莫子云:“对!就是。”

陈一诺:“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主持人:“恭喜两位,十道题你们全部答对,你们已经获得了那份神秘大奖。接下来,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莫子苏为你们颁奖。”

莫子云:“啊,莫子苏,我哥,真没想到他会是特邀嘉宾。哎!”

莫子苏上台为他们二人颁奖,走到莫子云跟前悄悄的对她说:“小云,这次表现不错呦,你的搭档很厉害啊,人也长得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嘻嘻嘻。”

台下,晓梦:“我看看,是什么神秘大奖。”从莫子云手里接过一个大盒子,打开。

“什么啊!还神秘大奖,就是一本破诗集嘛,切。”将手里的诗集递给莫子云。

“诗集,哦。”莫子云闻言看了看,的确是一本诗集,她估计可能是上一届的同学整理的他们自己创作的诗词什么的,因为里面的诗词她都没见过。

散场后,莫子云和晓梦在走廊里走着,陈一诺和李博星迎面而来。

李博星:“你好啊,林同学。”

晓梦:“你好,干什么?”

李博星:“有事找你呗,我们到一边谈去,走。”说完就挽起晓梦的胳膊,强行将她拖走。莫子云倒也不管,任由他们闹着。

陈一诺:“那个,这个给你。”将另一只手从背后伸到莫子云面前,是一本诗集,莫子云一眼就看清楚了。莫子云从陈一诺手里接过诗集。

莫子云:“这个,不会是你的奖品吧!”想到刚才晓梦打开奖品的时候,诗集的封面都是一样的。

陈一诺:“要不是你的聪明才智,我们也不可能赢得最后的奖品,所以,这个就当是我感谢你的。”

莫子云:“感谢!?!噢。”

陈一诺:“对了,忘了问你在几班?我在五班。”

莫子云:“九班。”

陈一诺:“九班?那不是一个......”“陈一诺,老师让你赶快去一趟办公室。”江寒在几米开外叫道,陈一诺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来人是陈一诺的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好朋友兼室友江寒。

莫子云:“你们老师肯定有急事找你,赶紧去吧。这本诗集我就先收着,谢谢你。”转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