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第十四章 陈一诺被罚(2)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2859 2013-07-16 23:55:25

  莫子云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陈一诺暗暗替她担心。早在莫子云写完以后,他就注意到梁老师的脸色变了。

“好了,我们就以莫子云同学写的,开始讲了,首先我们要了解的是洪秀全这个人,陈一诺,你来说一下。”梁老师在看完莫子云的板书之后,就决定让这些学生自己来讲,这样自己的面子还保得住。

陈一诺闻言起身,徐徐而道:“洪秀全(1814年1月1日-1864年6月1日)是太平天国以宗教名义发动民变的领袖,客家人。原名叫洪仁坤,小名叫火秀,清嘉庆十八年十二月初十,生于广东花县(今广州市花都区)福源水村,后来移居到官禄布村。洪秀全建立太平天国,称天王,1853年以南京作为首都,改名天京,1864年在天京病逝,而太平天国在他死后不久灭亡。”

“此外,洪秀全还熟读四书五经及其它一些古籍。村中父老看好洪秀全可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可是洪秀全一连三次乡试都失败落选,第三次在广州落选后都已经是25岁(1837年,当时把出生之时当作1岁)了,他受此打击回家,重病一场,一度昏迷。病中幻觉有一老人对他说:奉上天的旨意,命他到人间来斩妖除魔。从此,洪秀全言语沉默,举止怪异。此时,洪秀全并不甘心于考试的失败,在6年后的1843年春天,再一次参加了广州的乡试,结果还是以落选告终。这时,洪秀全翻阅以前在广州应试时收到梁发的《劝世良言》一书,并把书中内容和自己以前大病时的幻觉对比,认为,自己受上帝之命下凡诛妖,一气抛开了孔孟之书,还把家里的孔子牌位换成了上帝的牌位。虽然未曾读过《圣经》,但他却开始传教,称为“拜上帝教”。”

梁老师示意陈一诺可以了:“好了好了,陈一诺,你可以坐下了。洪秀全自幼熟诵四书、五经、孝经及古文多篇,均能一目了然,受的是儒家传统文化教育。其家人和族人都对他抱有极高的期望,他自己也希望通过科举,谋取功名,光宗耀祖。他曾先后四次(1828年、1836年、1837年、1843年)赴花县、广州应试,然而“初考时其名高列榜上,及复考则又落第。”他便发誓“不考清朝试,不穿清朝服”,“自己来开科取士”。自此,洪秀全开始了自己人生的另一段辉煌。现在,大家对洪秀全有所了解了吧!”

台下的学生们点头,表示梁老师说的对,给老师面子。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讲金田起义吧!”

“老师,广州传教、发展教会还没讲呢?”莫子云故意提高自己的声音,她今天是豁出去了。

“哦,这一段无关紧要,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下去了解了解。”

“可是老师,广州传教和发展教会是洪秀全拉拢和结识其他太平天国领袖的重要经历,怎么能不讲呢?”

“对啊,老师,既然这是重要经历,你就给我们讲讲吧!”

“这,这......”台上的梁老师这次算是栽在莫子云的手里了。

陈一诺看出梁老师的困境,起身说:“老师,我知道这个,就让我讲吧!”陈一诺用自己丰富的历史知识和见闻帮梁老师解了这道难关。

台下,莫子云闷闷不乐,计划进行不下去了。她明白只要自己一发问,陈一诺绝对会帮梁老师扛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陈一诺见莫子云不再发问,也放下心来。

“叮铃铃——”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这节让人头疼的历史课总算熬过去了,莫子云感叹。

省里老师走后,梁老师宣布下一节课还是历史课,因为教地理的龚老师今天有事请假。“什么?”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对莫子云来说。“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果然,上课之后,梁老师让其他同学先自习,把陈一诺和莫子云叫到了教室外面。

“陈一诺,你去办公室把我的椅子端过来。”梁老师对陈一诺说,待陈一诺走后,梁老师开始训莫子云。

“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老师,我哪错了!”莫子云反驳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哪儿错了。不要以为你知道的多,你历史学的好,就可以目中无人。听课,省里老师来听课,你知道这对我,对咱们班,包括咱们学校的影响有多大吗?”见莫子云不说话,梁老师有补充道:“我知道我之前可能对你的态度不好,不过,你的看一下场合,这是你一个高中生应该做的吗?”

陈一诺匆匆跑来,将椅子放在一边,梁老师坐下。

“老师,或许莫子云只是想展示一下她自己预习的成果,您之前也不是说让我们下去准备的吗?您忘了?”陈一诺替莫子云解围。

“是吗?”梁老师看着莫子云。

莫子云低头不语,因为她早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陈一诺见她不说话,用手拽了一下她的衣角。

“我只是将自己的预习成果展示在黑板上,没有别的意思。”说完之后莫子云就后悔了,怎么说这句话呢?这不是存心找死吗?

“没别的意思,今天你倒是挺厉害的啊,当着省里老师的面,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老师,是您自己那么说的,我可没有。”莫子云继续为自己辩驳。

“对啊,老师,他们临走的时候,不是还夸您的讲课方式好吗?”陈一诺也跟着莫子云吓说。

“那是在夸我吗?是在打我的老脸!从今天起,莫子云,只要是上我的课,你在我走!真是‘红颜祸水’!”梁老师生气的将莫子云比作历史上那些红颜祸水的女人。

“‘红颜祸水’,老师,您怎么可以这样评价我呢?”莫子云气愤之极。

“莫子云,唉!”陈一诺示意她不要在这样继续下去。

“我今天豁出去了,梁老师不是我说您,今天,我就把一切都告诉您。您知道学生私底下都教您什么吗?‘嫖客’,这您应该懂得。还有,您上课的时候,总是叫我们女生回答问题,几乎就没男生回答过问题。而且,女生回答不上来的您只是笑笑让他妈坐下,男生回答不上来的您不但把他们骂一顿,还让他们抄课文。您说,这些,我有说错吗?说我‘红颜祸水’,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呢?”

“你,好,莫子云,我看你是不想待在这念书了!”梁老师气的威胁她。

“老师,您消消气,她不是这个意思!”陈一诺劝解道。要是真把梁老师惹急了,莫子云就真在这儿待不下去了。

不过,梁老师好像不领陈一诺的情面:“她就是这个意思!陈一诺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今天你帮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你,跟她一样!”

“梁老师,一切都是我做的,不关陈一诺的事!”

“不关他的事,你倒是挺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的啊!不过,好好的学习委员被你带成这样,你说你是不是红颜祸水?”

“老师,莫子云她不是您想的那种人,况且不是所有的红颜都祸水啊,不是有部电视剧叫《至尊红颜》吗?而且,历史上有那么多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想花木兰,梁红玉,还有马皇后,武则天等等。”

“她可不是能和那些人相提并论的,她就像褒姒,杨贵妃一样会把你教坏的!你是咱班的第一名,又是学习委员,好学生,不能毁在她手里。”

“老师,我怎就像褒姒,杨贵妃了,您说这话也未免太过了吧!周幽王他自己要是个聪明人,历史也就不会上演烽火戏诸侯了;就算没有杨贵妃,安史之乱也会发生。您是历史老师,不会也像那些俗人一样,将国家灭亡的事都归结女人身上。陈一诺不是周幽王、唐玄宗之辈,我莫子云亦不是褒姒、杨贵妃之人。”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老师,莫子云说的对,我今后学好学坏是我自己的事,跟莫子云没有关系。”

“陈一诺,连你也顶撞我!好,好,下周期中考试你不用参加历史考试了!”

“老师!”陈一诺万万没有想到,梁老师会取消他的考试资格。

“至于莫子云你,今后上历史你就永远站着,直到考试考了满分为止。现在,你们就去操场给我跑20圈,跑不完就别回来,我会在上面看着你们跑的!”

莫子云和陈一诺顶着头顶的太阳公公,来到了操场跑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