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第二十二章 歌唱比赛的小插曲(2)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2694 2013-07-16 23:55:25

  主持人手里拿着话筒,一面走向舞台中央。待走到合适的位置之后,定下身来,面带微笑:“非常感谢在场的所有的观众以及在座的评委老师,今天是我们校园歌唱比赛的最后一幕,究竟大奖会落入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现在,我宣布校园歌唱比赛正式开始!第一位出场的是九班的冯军,他带来的歌曲是屠洪纲的《精忠报国》!大家欢迎!”

“班长?”莫子云诧异的目光看向晓梦。

“班里没有人愿意去参加比赛,班长只好自己亲自上阵了。”晓梦看出莫子云的疑虑,为她解释道。

熟悉的旋律响起,冯军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声情并茂的演绎着屠洪纲的《精忠报国》: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你们班长唱的不错嘛!”李博星在冯军唱完之后点评。

“废话!要你说啊。班长唱歌本来就很好的,这个开门红的确很好啊!我看好班长!”晓梦对着李博星说。

“你们两个就别吵了,马上就到刘静了!”莫子云说。

“对了,她唱什么歌?”陈一诺问道。

“《越长大越孤单》!”

“挺适合你们女生唱的啊,你帮她选的?”

“嗯!她说自己找不到合适的歌,就来问我。我也不知道其他的歌,就喜欢这首歌,于是我就推荐给她,让她试试。没想到,她唱的挺好的!我很期待她在舞台上的表演。”

“是吗?”

“嗯!她是我到五班所交到的第一个同性朋友。”

“同性朋友?”

“哦,是——”

由于刘静的出场使得莫子云的话被打断,“是刘静,快看!”莫子云高兴地看着舞台上出现的刘静。她身穿一身白色的公主裙,头上还别了个浅绿色的蝴蝶结。台上,她就好像是耀眼的光芒,是万千宠爱的公主,是那么引人注目。

“多年以后你回到我身边

不安全充满了你疲倦的双眼

看着我也告诉我

你是否依然相信童话

你曾对我说每颗心都寂寞

每颗心都脆弱都渴望被触摸

但你的心永远的燃烧着

永远的不会退缩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

也不得不收回曾经的话问自己

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

也不得不打开保护你的降落伞

也突然间明白未来的路不平坦

难道说这改变是必然

......

“这首歌不适合她唱,或许更适合你!”陈一诺的目光从台上正在唱歌的刘静转移到了正在看刘静唱歌的莫子云身上。

“啊——”莫子云闻言收回自己注视刘静的目光,看着身边的陈一诺。

“你应该知道这首歌所要表达的意思吧?”陈一诺反问她。

莫子云被这个突然的问题给袭击了,不过小心思激荡过后,还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平静了下来。一双小眼睛叽里咕噜转过之后就开说:“歌手与歌词之间,夹杂了一个美妙的音乐。是它,让双方相互吸引,共同为这个世界书写芳华。不同的歌手不同的曲风,不一样的旋律,不一样的歌词,总会有一首打动你的心弦,非你莫属!”

“就像这首歌一样,代表了你的心。”陈一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

“也不是这样,只是我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听。因为成长是伴着孤独的。”

“这又怎么解释?”陈一诺似乎有些不满意莫子云的回答,继续追问。

托起自己的下巴,莫子云像老生常谈一般。“如果说儿时的天真是我们童年时代最美好的礼物,那么长大后的孤单与不安也将会是我们人生最好的‘测试剂’。‘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过去已不在,纯真亦不复。”

陈一诺接过莫子云的话继续说:“因为社会在进步,人也需要不断的变化。而这一切的背后,就是人必须得承受住这些变化所带来的孤独与不安。因为这就是一个人成长所必须要经历的!这就是人生之路!对吗?”

“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生还懂这种女生类的歌曲?”

“你也不是一样,懂我们男生类的诗词歌赋吗?”陈一诺指的是‘群英会’。

“呵呵!那个,纯属误打误撞,我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好!”莫子云好声笑道,这是一回事吗?

“那不是江寒吗?他上去干什么?”李博星两眼盯着台上抱着吉他的江寒。莫子云和陈一诺也闻言看向舞台中央,是江寒没错,他要唱歌吗?莫子云在心里想着。

“一首《同桌的你》送给我最可爱的同桌,希望你能原谅我之前的鲁莽与冲撞!”

“谁要是他的同桌,那还不幸福死了,嘿嘿!”晓梦在一边高兴的说着。

“江寒的同桌是谁啊?”莫子云在听到江寒那样的话后,突然意识到,江寒不会是想向喜欢的女孩子表白吧!她天真的笑脸看着陈一诺,陈一诺不知该不该跟她说江寒就她这一个同桌。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

“在你来五班之前,江寒一直都是一个人坐的...”李博星艰难的把真相告诉莫子云。

“这么说,他的同桌就是我!”莫子云指着自己看着陈一诺,看来,在江寒说出‘我最可爱的同桌’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莫子云了。

莫子云直接拉着晓梦急匆匆出了会场。

“干什么?我还没有看完呢?”一出会场,晓梦就开始抱怨莫子云将她强行拉出会场。

“对不起,晓梦!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把你拉出来了,你要是还想看,可以再进去。”

“有病啊!人家唱一首《同桌的你》,就把那激动成这样。刚才那个男生好像叫江寒,那,那首歌该不会是唱给你听的吧!”晓梦突然意识到什么。

“不是,别胡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莫子云来到了五班教室,这会儿教室里没人。走到自己曾经和江寒坐同桌时的地方,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周六,学校外面的一个小饭馆。

“怎么样?好吃吧!”刘静问道。

“嗯嗯嗯!”莫子云一边吃一边点头。

“慢点吃,给你水。”陈一诺在一旁提醒着,晓梦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只要碰上吃的问题,莫子云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需要身边有人时常提醒她。

“我说了,只要歌唱比赛我们取得好成绩,我就请你大吃一顿的!”歌唱比赛,莫子云帮刘静拿到了第二名.此时的刘静,心里却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谢谢啊,小静。以后有事尽管找我,我莫子云随时待命啊!呵呵!”

本来这次刘静只请莫子云一个人的,陈一诺非要跟来,没办法,自己也只好顺从他的意思。

陈一诺看着莫子云孩童般可爱的小脸,陷入了沉思:“傻丫头,自己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他是五班的学习委员,对班上的同学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刘静这个女生心机很深,怕是以后莫子云被她利用了,那笨家伙也不会知道。

“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啊!”正在吃饭的莫子云扑捉到陈一诺异样的目光。

“拜托,你已经吃了两碗了,还没吃够吗?你属猪的啊!”看见她嘴角的饭粒,愚弄的说。

“你才是属猪的呢?能吃是福,你知道吗?好了,小静,我吃饱了,我们走!”

身后的陈一诺无奈的笑笑,果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看来晓梦的情报一点儿都没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