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第三十七章 诗歌大赛(1)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3611 2013-07-16 23:55:25

  陈一诺也不像以前那样排斥刘静了,比赛的前几天他和莫子云、刘静一起讨论有关诗歌比赛的内容。所以,就连李博星和江寒都说他们三个有问题。在教室里,在食堂,在自习室,经常可以看见他们三个人的身影。

一天,就在三人还在讨论的时候,江寒突然进来。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三人之中除了刘静之外,其余两人都盯着站在教室门口的江寒。

“有什么事吗?江寒。”陈一诺问。

江寒看着没有转身的刘静,心想之下,还是叫出了口:“刘静,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刘静听了江寒的话,一声不响的跟着他出去。就在刘静出了教室以后,莫子云悄悄的跟上来,却被身后的陈一诺及时拉住莫子云。“你在干什么?”

“我去看看他们会说些什么?”莫子云解释着。

“他们两个说些什么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你着急个什么。还是回去,继续讨论吧!”陈一诺把莫子云硬生生的给拉回教室里。他知道江寒找刘静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这次的诗歌比赛。

“好了,我们接着说吧。刚才说道贺铸这个人:贺铸,字方回,号庆湖遗老。”陈一诺想着自己脑子里的信息。

莫子云接着说:“词多刻画闺情离思,但也有抒发怀才不遇的慨叹和纵酒狂放的作品。风格多样,情深语工。有《庆湖遗老集》、《东山词》。”

“呦,不错嘛。我还以为你的心早就不再这上面了!”

“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好不好,拜托。不过,我可并不喜欢贺铸,比其他,我更喜欢…”

“阮籍,对吧!”

“你怎么知道?”

“这个想都不用想,光看你的表情就知道。答案就写在你的脸上。说道世上的饮酒佯狂之人,莫说是李白、杜康、苏东坡、陶渊明、白居易、张旭等人,但是提起这佯狂之人,就只有阮籍了。”

“其他人是饮酒作乐,用酒抒发自己的心绪。可是阮籍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感慨,就连饮酒,也是装的。他装的很真实,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装出来的。他每日醉酒,来掩盖自己对现实的失望和内心世界的苦闷。”

话说刘静走到一棵树下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江寒。“有什么事说吧,我时间不多!”

“这次,别再捣乱了!我希望你退出这次的比赛!”原来江寒知道这次刘静和他们一起比赛,担心刘静私底下有玩什么花样,才特意来警告她的。

“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我走了!”刘静面无表情,心里却很伤心。过了这么久,他还是不会原谅她,就连最起码的信任也没有。

“如果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江寒看着刘静,抛出这样的一句话。他是曾想过试着让自己去原谅她,但是一想到小薇的死,他就不能释怀,无法原谅她。

“是吗?原来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那种人!”刘静悲愤的说着。果然,他还是无法原谅她,无法原谅她的过错。即使时间过了这么久,他都对她怀恨在心,永远用那种防备的眼光看待她。“那么,我要是偏不呢?告辞!”刘静伤心的离去。

江寒的心,在刘静离去的那一刻,有了一丝触动。他突然想拉住她,拉住曾经那个迷茫的她,现在的她,不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吗?

“你这是何苦呢?她都已经答应和我们一起参加比赛了,连我都相信她了,就算你不相信她,也不应该这样说。”不知何时,陈一诺出现在江寒的身后。

“我怕她会给你们捣乱的,那会影响比赛的!”

“不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莫子云和我商量过了,我同意。毕竟这是一场全校班级的比赛,班级的荣誉可不是用来开玩笑的。你说是吧?”

“但愿吧!希望如此!”

两天以后,诗歌比赛正式开始。

莫子云坐在比赛地点凝望着四周一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心里莫名的一阵子感动,她今生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和这些热爱诗歌的人在一起交流心得,一决胜负。高中生活不能只为最后的高考而活,她认为在幻清这三年中,应该让自己活得有滋有味,丰富多彩。如今,面对这一切,她到有些小激动了。

“怎么了?”陈一诺见莫子云激动的样子,以为是她紧张。

“没事,我只是有些高兴而已。你看,等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这一天来了,我倒是有些兴奋了,嘿嘿!”莫子云开心的笑着。

的确,为了这一天,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她按照哥哥莫子苏的指示,看了11本古代书籍,都是有关那些名人志士和诗词歌赋之类的。莫子苏还告诉她,要她小心一个叫黄诗玉的女生。黄诗玉是莫子苏的同班同学,不过黄诗玉此人妒忌心极强,所以这次的比赛,莫子苏没有参加,他们班有黄诗玉和其他的同学参加。

换句话说,莫子苏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黄诗玉怕莫子苏会抢了自己的风头,莫子苏知道后,就欣然的退出比赛。心想,黄诗玉爱出风头就让她出吧,反正他就等着看好戏呢。他将黄诗玉对诗歌的研究与理解方向告诉给莫子云,好让莫子云心里有个准备。到时要是莫子云赢了的话,他依旧可以沾沾光,因为妹妹都这么厉害,哥哥当然也很厉害了。

蓦地,刘静发现江寒也在人群之中,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坐在观众席里。江寒忽然察觉到远处投来的目光,只视回去,看到刘静四处张望的眼神,脸上写着大大的慌张的神情。虽然隔着远点儿,但还是能够依靠灯光的力量看清她慌张的神色。刘静注意到江寒的眼神在看着自己,脸一下子开始发热,心也莫名其妙的跳得快了。

主持一身正装出现在舞台中央,宣布这次比赛的开始。第一轮是淘汰赛,比赛规则:由主持人随即的抽取两个班级进行比赛,双方各派两人参加比赛,比赛期间不得求助其他人,如有发现作弊者,取消比赛资格并予以全校通告。主持第一个抽到的是高一三班和高二六班。

“这下完了,三班准输了,唉——”莫子云听到主持人宣布的班级后,替同为高一的三班同学感叹。高一对战高二,这不明白的以大欺小吗?

“那可不一定,三班的语文课代表可不是吃素长大的。”陈一诺否认莫子云的看法,任何比赛,不到最后一秒钟,永远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看着莫子云的神情,陈一诺又补充道:“三班的语文课代表陈克跟我是一个村的,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他肚子里的墨水足够那些高二的吃一阵子了,呵呵!”听完陈一诺的说法,莫子云倒是很期待这个名叫陈克的是个什么样的人,陈克,陈克?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你的那个同村同学该不会有个外号叫赤诚居士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陈一诺笑道,她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呵呵,看来我猜对喽!我想他应该是因为自己和宋朝的陈克同名同姓,就给自己起了个同样的外号吧!这倒是挺有趣的嘛!改天我也给自己取个外号,你说好不好?”“好啊!”随后莫子云一想:“不对,没有和我同名同姓的大诗人,或者是大词人的,怎么弄啊?”莫子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古往今来,的确没有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名士。

陈一诺看出莫子云的心思,想了一会儿,笑着对她说:“古往今来,哪个名士的外号多半不是世人给他们的加上去的。所以你大可不必为了这种小事绞尽脑汁,你也可以自己捏出一个来啊。古代有才华的女子多得是,只是史书是却难为她们留有一席之地。不过,她们的才情还是留在了大家的心中。比如春秋时齐国公主,卫庄公的夫人庄姜;西汉著名才女卓文君、班婕妤;东汉才女班昭;北朝著名才女苏若兰;南朝著名诗人鲍照之妹鲍令晖;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秦淮八艳之首柳如是;清代满族著名女词人顾太清等等,还有晚清时的鉴湖女侠秋瑾。这些历史上很少被人提及的才女们,只有在野史和人们的口头上被流传了下来。不过,不被人提及,就不代表她们没有才情啊!相反,倒是那些被写进正史里的,我看没几个有真才实学的。”陈一诺将自己知道的历史上的才女们一一告诉莫子云。

“相传谢道韫年少时以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之咏雪诗名扬千古,那我就以这句诗作为我今后的外号。就叫若风絮子吧!怎么样?”莫子云觉得自己给自己起的这个外号还不错。“不错啊,若风絮子。拂若清风一缕,柳絮飘扬而起,絮子空中舞动,犹如仙子起舞动样,的确是很不错啊。今后我就叫你若风絮子吧!”陈一诺细细品味莫子云得来的这个外号,思量过后,赞赏有加。

“算了,还是叫我名字吧!总觉得叫出来怪怪的,若风絮子?若风絮子?以后等我出人头地了就用这个当做签名用吧!嘿嘿!看比赛吧,看比赛!”莫子云环顾四周的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严肃,想到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太幼稚了点儿,赶紧正经一点儿。

比赛只有十道题,以答出多着获胜。几分钟过后,结果如陈一诺所说,不到最后一秒谁也不知道真正的胜利会属于谁。但此刻,胜利似乎已经偏向了高一三班。

“三班赢了,真的是三班赢了,赢了,耶,赢了!”莫子云高兴的抓着陈一诺的手臂摇晃。“知道啦,三班赢了。但是,你可不可以放开我的手臂了?”陈一诺无奈的对莫子云说。真是的,又不是自己的班级赢了,至于那么高兴吗?莫子云一时高兴的过了头,忘了自己的双手还抓着陈一诺的手臂。“啊——那个,我是一时激动,抱歉!抱歉!非常抱歉!呵呵!”心里开始胡思乱想,我在干什么啊,就算是三班赢了,我也不至于那么激动嘛。再说,就算我激动一下,干嘛摇着他的手臂啊。恩恩,我在想什么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使劲的晃着头。

“没事吧?”刘静看着莫子云的样子问她。“哎,没事没事!呵呵!”放开自己的双手,又恢复正常了。

主持人又抽取下一组的比赛班级,是高一五班和高二二班。

“轮到我们了!”陈一诺呼出一口气,坐了这么久,终于轮到他们上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