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第三十八章 诗歌大赛(2)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4796 2013-07-16 23:55:25

  陈一诺拉着莫子云的手,走向比赛时的站位。莫子云看着台下的刘静,心绪波动,但愿这次的比赛,希望她能打开心结,和大家和好。

“怎么了?一直看底下。”陈一诺顺着莫子云的目光看去,原来她看的是刘静。双手搭在莫子云的肩上:“还早着呢?放心吧!现在是我们出手的时候。”

“嗯,嘿嘿!我不会在分心了。”莫子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笑嘻嘻的对陈一诺说。陈一诺只是淡淡的一笑,她还是那么紧张,不是吗?

比赛开始,高一五班对阵高二二班。比赛只有十道题,分为必答题和抢答题。必答题为双方必答,错了不扣分,抢答题错了扣分。最后以优分队获胜。主持人宣布第一题,答案写在答题板上。舞台上的电脑显示幕布上给出了题目:写出有关梅兰竹菊的四句诗。

看完屏幕上的要求之后,莫子云和陈一诺相视而笑,飞快的在答题板写着。

主持人宣布时间到,大家亮出自己的答题板。高二二班的一个男生的答题板上写着:“池边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时点检来。”那是白居易的《新栽梅》。这是梅花的诗句。“本是王者香,托根在空谷。”所谓的空谷幽兰,便是这般吧!

莫子云的题板上写着:惆怅汴宫春去后,一枝流落到江南。那是明代赵友同根据宋徽宗画的半开梅而作的。原诗是:“上皇朝罢酒初酣,写出梅花蕊半含。惆怅汴宫春去后,一枝流落到江南。”莫子云写的兰花的诗句倒是和那位男生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样是诗句里没有兰花出现,但又却为兰花出现。

“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这是清朝皇帝康熙的《咏幽兰》:“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不因纫取堪为佩,纵使无人亦自芳。”看来莫子云的题板之后,陈一诺欣慰的笑了。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搭档。只有在比赛的时候,他才能看见另一个她,一个阳光,自信,冲劲十足的她。或许他们之间,只有比赛合作时的快乐回忆,只是最佳的拍档而已。

另一个男生亮出自己的题板,是关于竹和菊的。“自是子猷偏爱竹,虚心高节雪霜中。”是刘兼的《新竹》,原诗是:“近窗卧砌两三丛,估静添幽别有功。影缕碎金初透日,声敲寒玉乍摇风。天凭费叟烟波碧,莫信湘妃泪点红。自是子猷偏爱竹,虚心高节雪霜中。”菊花是黄巢的“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看完高二二班那个男生写的诗句,莫子云随着大家的目光看着陈一诺手中的题板。竹的诗句,陈一诺写的是唐代女诗人薛涛的《竹离亭》“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中的前两句。至于菊花,他写的也是黄巢的诗句,不过比起高二的那个男生写的,陈一诺写的就舒缓多了,没有那么多的杀气。“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所以第一局他们打成平局,台下响起一阵欢呼的掌声。接下来是第二题:春夏秋冬。

高二二班给出的诗句各是:“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而莫子云和陈一诺给出的则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南邻更可念,布破冬未赎。”

……

抢答题第一题:根据提示,写出作者及作品名。“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莫子云第一时间抢到这一题:“卞之琳的《断章》。”

“确定吗?”主持人在莫子云说完答案之后,再三强调一遍。

“嗯!”莫子云肯定的语气是她坚信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而结果也如她所愿。所以现在的比分是6:5,莫子云他们率胜一筹。莫子云胜了一局,高兴的看着身边的陈一诺。他对莫子云刚才得的一分,并没有太大的欢喜,毕竟对手是比他们大一级的高二生。而且还有后面的四局。

“怎么样?我得了一分,呵呵!”莫子云向陈一诺炫耀着自己刚才的劳动成果。就在莫子云高兴之余,主持人又公布了抢答题第二题:请写出这句诗的下一句。“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经厌倦了它的闪耀;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莫子云高兴的过了头,机会被别人抢去。“叶芝的《白鸟》,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陈一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比分又被追平,陈一诺看向莫子云。心里有些责骂的念头在涌动着,但最终还是未能说出口。莫子云知道自己不该得意忘形,给了对手一次机会,莫子云像做错事的还在,把自己的脑袋缩了回去。

陈一诺见状,忍不住抿嘴一笑,她,还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虽然比分被拉平了,不过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不是吗?振作点儿,我又没怪你,好好努力吧!”陈一诺就像个大哥哥一样安慰着正在自责当中的莫子云。

最后,由于莫子云和陈一诺是满分,所以只要在接下来的乱花言这一关过了的话,就可以直接晋级总决赛了。

刘静看着台上的莫子云和陈一诺,幻想着曾经的自己。曾经的她,和他们一样,在耀眼的台上,满脸笑容的迎接属于自己的胜利,身边还有江寒的守候。不过现在这一切,好像都不会在出现了。“一切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小薇也不会死的。”这是江寒说的很绝情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让他们变成如今的这般样子。一个不与人交往,一个孤高自傲。“也许这里并不属于我,陪衬的差不多了,应该走了。况且,这本身就不是属于我的比赛。”

莫子云从台上下来的时候,刘静已经不再会场了。莫子云焦急的四处找寻刘静的身影,可就是不见她的人影。“怎么了?刘静人呢?”身后刚下来的陈一诺见刘静的位子空着,似乎已经猜的差不多了。远处的江寒看见他们二人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着什么,也赶过来,询问出了什么事。在得知联系不上刘静的时候,江寒、陈一诺两人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江寒低笑了两声,自嘲的对陈一诺说:“看吧!我说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永远都是那样的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亏你还相信她,相信她会帮你们,呵呵!”

“江寒,你在胡说什么啊!”莫子云是不知道江寒这些话里的意思,因为她不知道江寒和刘静还有一段这样的过去。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子云,你去会场四周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人看见刘静,我和江寒到外面去找。要是找到的话,打电话通知我!”“嗯!”莫子云转身离开。

“走吧,还愣在这儿干嘛!”陈一诺移动脚步却不见江寒跟上来,回头拉了一下杵在原地的江寒。

“找她干什么?一会的乱花言我和你们参加!”江寒甩开陈一诺拉着自己的手臂,在他心里,早已认定刘静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在陈一诺提出要去找她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十分的抗拒。

“人名单我们都已经报上去了。就算能换人,我们也不需要你,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乱花言的比赛,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见江寒不语,接着又说:“就算是为了比赛,为了我们班,去找她吧!你是一班之长,应该懂得班级的荣誉!”

江寒被陈一诺暂时性的说服。“好吧,我去找她!”

就这样,三人在学校里四处找刘静。

此时的刘静,站在学校的花园前,抬头看着天空。天已经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刘静的身上。初冬时节的小雨是带着寒意侵袭的,不但侵袭着花园里的植物,也同样侵袭着刘静的心。那颗不断冰冷的心,江寒那刺耳的话至今还在她的耳畔回荡着:“如果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不,我不可能原谅你的,是你害死了小薇,曾经你们是一对人人羡慕的好姐妹,可是你却害死了小薇,不是吗?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去原谅!”

陈一诺四处找刘静找不着,就来学校的花园里碰碰运气。看见刘静一个人站在那里,抬头望着天空。准备叫她的时候,看见从另一边来的江寒,就悄悄离开。刚走几步就碰见跑向这儿的莫子云,急忙拦住她。“我们去别的地方在找找吧,那边我找过了,没见她人。”“哦”。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刘静回头。是江寒,的确是他,他竟然来找自己了。真是天大的笑话,她讽刺自己,也讽刺江寒。他们就这样静静地互相看着。两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开始乱涌,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心思。

许久,江寒拉住刘静的手:“跟我回去!”简单的四个字。

刘静的脚步没有挪动,她心里想着凭什么你江寒的一句话就让我跟你回去!

见刘静没有动,江寒转身,不悦的说:“这样的胡来,有意思吗?你把个人的恩怨和班级的荣誉比较一下,看看到底哪个更重要!”

“个人的恩怨?班级的荣誉?这好像是你这个当班长的职责吧!”刘静也不容让步的唇齿反击。

“如果你不想参加比赛,当初你就应该拒绝他们两个!这样好玩吗?”江寒已经彻底的被刘静给激怒了。

“是,是,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那样的人。没有小薇的温柔,没有小薇的聪明,没有小薇的可爱,在你眼里,心里,总之不论我做什么,你都觉得我是错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小薇的死,我也是受害者。你在乎的只是一个死了的人,一个整天只会在背后算计你的人;而我呢?就算我拼尽一切的想要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你都不会听我说,哪怕是一句,你也不肯听!”刘静伤心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些话,她已经默默地承受了三年了。现在,不关江寒听不听得进去,她都已经说了。毕竟说出来,她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江寒在听完刘静一番话之后,他的内心,有了一丝动摇。他突然想给她一次机会,听听她说的事情的真相。“你...能将当时事情的真相告诉我吗?”刘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江寒竟然会主动听她说那段往事的真相。在确认江寒的态度之后,刘静很平静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当初在小薇出车祸之前,发生过一件他自己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事情。小薇在他不在的时候,故意找刘静的茬,两个好姐妹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吵了起来。刘静一时之间气不过,就动手打了小薇,而这一幕刚好被进教室的江寒看见。而小薇就顺势将一切责任推给了刘静,说刘静老是和她作对,还在江寒面前哭了起来。刘静是越看越气,将江寒怀里的小薇扯了过来,想要再打。被江寒给阻止。小薇则借机跑向外面,刘静生气的推开江寒,追了出去。而小薇阴差阳错的冲出学校的大门,被迎面而来的车给撞了。刘静就那样傻傻的看着自己当初的好朋友死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刻,她只觉得这不是真的。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被小薇骂,被小薇打。可这一切都不可能在回去了。随后赶来的江寒看到了这一幕,小薇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他血红的眼睛里写满了悲伤,写满了怨恨,写满了对刘静的仇恨。

“我已经讲完了,你可以走了!”说完事情的真相,刘静补上这样一句话。

江寒沉思了一会儿,说出这样一句话:“跟我回去吧!他们两个需要你,班级的荣誉也需要你!”刘静没有说话,转过身,慢慢的离开,江寒救这样看着她离开。江寒没有办法,只好先赶回比赛现场。

“怎么?还是没有找到吗?”莫子云看着江寒回来失落的样子问道。江寒点了点头。“子云,你先去抽号码吧!”陈一诺在江寒的身边坐下来。莫子云离开后,他又问:“她拒绝你了吗?你们谈了那么久,你都没劝说成?你该不会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吧!”

从江寒刚才进来的表情,他就知道,江寒嘴里肯定没说好话。江寒抬起头,悠悠的说:“她跟我说了事情的真相,我也听了。我告诉她,说你们需要她。”

陈一诺拍拍江寒的肩膀:“我想她应该会来的!你既然肯听她说出事情的真相,就表示在你心里,你已经原谅她了,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原谅她了。我现在心里很乱!”江寒不住的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看来,你真的需要一个人静静了,我先上去了。”陈一诺走上台去看莫子云抽到了几号,不时还看向江寒的方向。

比赛已经快开始了,刘静还没有来。莫子云急的直搓自己的手,陈一诺也望着门口的方向。江寒看着自己的手表,就剩最后两分钟了,刘静要是还不来的话,莫子云他们的处境就会很被动的。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别人都是三个人一组,就他们是两个人。主持人来到他们的面前问话:“就你们两个吗?另一位同学呢?”“这个,这个,她,她去——”就在莫子云不知怎么应付的时候,台下飘来一句足以让她安慰的话。

“对不起,我刚刚有事出去了一下!”刘静走上台来,和莫子云他们站在一组。“好了,人都到齐了,比赛开始了!”在最后的乱花言阶段,刘静及时的赶回来,让莫子云和陈一诺信心倍增,也扭转了莫子云和陈一诺的局面孤立。最终,在三人的通力合作之下,高一五班赢得了晋级总决赛的资格!台下的江寒,看着台上和莫子云抱在一起的刘静,脸上浮起了久违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