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诗,为记忆成画

第三十九章 诗歌大赛(3)

诗,为记忆成画 无殇雪 5263 2013-07-16 23:55:25

  晚上,莫子云回到宿舍,见晓梦一个人在垂头丧气的捏着自己的棉被,莫子云着实被这种画面给吓了一跳。“我的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气啊!”她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引火自焚,晓梦发起脾气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输了,输了,丢死人了!”“什么输了?”莫子云追问道,什么输了,会让晓梦如此生气。晓梦将自己的枕头扔向毫无防备的莫子云。“我惹您老人家生气了?”莫子云可不记得自己何时又惹上这位大神了。晓梦心情平静下来之后,才说:“咱们班输了,而且输的丢死人了。本来我有参加的份,可比赛的前几个小时班长通知我说,你不用去了,已经有人替你去了。你看,这不明白着欺负我吗?我还没上战场呢?他就已经宣布我死翘翘了。”莫子云听后笑了:“我以为你是为什么事闹得死去活来的,就这点儿屁事,应该不至于吧!”以晓梦的性格,莫子云猜测她肯定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而发愁的。

终于在莫子云的逼问下,晓梦说出了真相。李博星成功的进入了校足球队,晓梦打算把之前买的礼物送给他,谁知今天她回到宿舍的时候,一时情急不小心把礼物的一个小脚给打破了。别的地方倒还说的过去,关键是那只小脚上有一个正在飞旋的足球。“那,给你,看吧!”晓梦将手里的那个打破的小球递给莫子云看。莫子云接过之后,仔细的琢磨了一下后,对晓梦说:“你把那个足球小子拿给我,我试试看,看能不能修好。”晓梦半信半疑,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总比拿着一个坏了的足球小子给李博星当礼物。

莫子云把破了的地方仔细的端详了半天,又把缺口处和那个小球试着按在一起看看。“晓梦,你把我抽屉里的固体胶、双面胶拿来,再还有一些碎纸屑。”莫子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把这个足球小子修好,与其一直这么放着,倒不如让自己试试看。“哦,我去拿。”晓梦不加思索的按照莫子云的话去做。

一个小时以后。“你看,好了!”莫子云拿着修理好的足球小子像晓梦炫耀着。“真的,快让我看看!”本来睡意朦胧的晓梦在听到莫子云的话后,立刻就起来。莫子云将修理好的足球小子递给她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哈——总算完了,累死我啦!”就趴在桌子上小睡了起来。晓梦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真不敢相信手里的礼物已经好了,跟当初买的时候一模一样。晓梦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回原位。再回过头来叫莫子云赶紧收拾收拾,说马上就要熄灯了。莫子云累得不成正样,完全由晓梦扶着躺回床上。就在这时,宿舍里的灯如鬼神一般的灭了。晓梦无奈,只好将莫子云放好,准备也去休息。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睡梦中的莫子云不知梦到了什么,身子转了个弯,胳膊差点轮到晓梦的脸上。晓梦吓得忙往后退,这一退可不得了了。把刚刚放在床头的礼物给打翻了。这下,纵使莫子云是神仙,恐怕也难回天乏术了。

东西摔了个粉碎。“啊——莫子云,你给我起来!”晓梦看着满地的碎片,使劲的拽着莫子云的胳膊。莫子云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一张阴着的写的愤怒的脸。小眼睛不停的眨巴眨巴,待整个人清醒之后,终于看清晓梦的脸。“晓梦,你怎么不去睡觉啊?”晓梦将手机的夜光照相地上的碎片。“你觉得我会睡得着吗?”“这是怎么回事?”莫子云看着地上的碎片,一时间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好心的扶你shangchuang睡觉,要不是你打我,我往后闪躲,它能摔得粉碎吗?你说,怎么办?”莫子云从晓梦的话里听出了原来是自己睡觉不老实,导致刚刚修理好的足球小子给摔碎了。“这个...晓梦...我...”

“等你明天比完赛再说!”晓梦丢下这一句话就去睡觉了。莫子云起身去收拾地上的那些碎片。

第二天一早,莫子云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教室。整个人看上去,就像被抽走了三魂六魄,跟个行尸走肉的没什么两样。“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陈一诺看着莫子云的黑眼眶说。莫子云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要不请个假,回宿舍好好休息一下吧!毕竟下午还有比赛。”陈一诺怕她会吃不消的。看她现在这个样子,顶多成不了半个小时。在陈一诺的再三要求下,莫子云同意回宿舍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他们走到女生宿舍楼底下的时候,陈一诺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这个时候,大多数的女生还没有起床,这么进去的话,难免有些让人觉得尴尬。这是刘静从宿舍大门出来。陈一诺叫她。刘静看见陈一诺扶着莫子云,走上前去问:“你们——”“哦,莫子云她今天有点儿不舒服,我想请你送她回宿舍休息。”“她没住在咱班宿舍,我不知道她在哪个宿舍。”刘静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因为莫子云是转班生,当初老师默许她可以不搬宿舍的,所以,知道她在哪个宿舍的,班里就只有陈一诺,李博星,江寒和老师了。陈一诺将莫子云的宿舍告诉给刘静之后,就将莫子云交给了刘静。

陈一诺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快要早读了。“刚才干什么去了?快要早读了,你的那两个美眉同桌呢?”李博星在身后打趣的问。“莫子云不太舒服,我让刘静送她回宿舍休息去了。对了,说好昨天去给我们加油的,怎么没去,你小子糊我啊!”“不是,我也想去的。可教练说,训练没有结束不让我去,我有什么办法呢?”“那今天一定得去!”“没问题!”

下午,到了决战的时候。冠亚季军总决赛。

莫子云他们对战高一一班。黄诗玉他们对战高三四班。另外一组是高二八班和高三二班。先开始的是莫子云他们。总决赛的比赛规则和以往的比赛规则不同:给出一句话或一首诗,比赛者则根据话里和诗里的字,猜出一个历史人物。然后在根据这个历史人物,在说出他的一句话或是一句诗。比赛是两两对决,所以由主持人起头说出开始的句子,后面的由双方各自补对,直至一方对不出视为比赛结束。“这种比赛规则倒是挺有趣的嘛。”莫子云在听完主持人宣布的比赛规则之后,不禁感叹道。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总是留着——留着,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从舟上抛下在海里。”主持人告知了比赛的开始。由于对方是红方,所以他们先猜。高一一班的一个男生思考了一会儿,道出:“留——刘禹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他倒是挺聪明的嘛,能从留字想到刘禹锡,哈哈!”莫子云笑道,这男生真不赖,有些本事。莫子云赞叹之余,陈一诺已经接上一句:“谢——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陈一诺说完,莫子云笑了,那个男生不是明摆着看不起他们,出了一个在简单不过的。

“这次,你说他会不会猜柳宗元或者是刘禹锡之类的?”莫子云低声的问陈一诺。“应该不会是刘禹锡,柳字可以想到很多人,柳宗元应该也不一定吧。”陈一诺猜测道。而事实结果也如他所料。“起,钱起。水月通禅寂,鱼龙听梵声。”“是钱起的《送僧归日本》?”莫子云有些不确定的问陈一诺。“嗯,没错!看来,我们低估对手的实力了,要小心点了。”“水月通禅寂,鱼龙听梵声。”莫子云喃喃自语着,突然她想到了什么,高兴的叫着:“我知道了。月——岳飞。呵呵。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白——白居易。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出同。”“夜,叶芝。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莫子云说出这一句后,陈一诺不禁笑了。“你也真逗,竟然想到了叶芝,真有你的啊,都扯到国外去了。”“比赛规则又没有说不可以啊,况且,光说我们国内的诗词歌赋,你不觉得有些单调了吗?所以我就加点儿料了,嘿嘿!”对方的一个男生想说白居易,却被另一人给阻止了。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再说一遍白居易,那不显得他们太没才华了吗?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绞尽脑汁的想。“里——李商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竟然给对上了啊,想个难一点儿的吧!”莫子云对陈一诺说。过了几十秒,陈一诺缓缓道来:“黄——黄庭坚。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又有一个白字!”陈一诺说完之后,莫子云补充道。因为比赛规则表示,猜出作者的名字的字必须为作者的姓,所以在时间到的时候,对方没有猜出来。莫子云和陈一诺成功晋级四强。

最后四强分别为:高一五班,高三二班,还有黄诗玉所在的班级,以及最后通过复活赛成功晋级的高一一班。经过又一轮的比赛,黄诗玉带领的班级和陈一诺带领的班级将进行一场冠亚军决战。被莫子云他们打败的高一一班的选手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对他们说:“加油,别给我们高一的丢脸。干掉他们!”莫子云忽然觉得这句话倒想是临终遗言一般,是那么的沉重。

在冠亚军的决赛环节,果真如莫子苏所言,莫子云他们和黄诗玉狭路相逢。冠亚军的比赛规则是:双方各出一首诗或一首词,然后对方选手根据诗或词,将它补充完整并说出它的写作背景。说的明白一点,就是以诗词为史,考验他们的综合能力。和前面一样,由主持人说出开始的诗词,然后依照顺序轮流下去,直到比赛结束。

《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黄诗玉那边:“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这首诗是李白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写的,因对这种有名无实的官职已不感兴趣,所以才在彷徨苦闷的心情下写了这首诗。”主持人点头,示意正确。接下来,就是双方各自为战的时候了。

黄诗玉想了想,说出自己准备多时的诗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陈一诺接道:“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赠卫八处士》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的作品。此诗作于诗人被贬华州司功参军之后。诗写偶遇少年知交的情景,抒写了人生聚散不定,故友相见格外亲。然而暂聚忽别,却又觉得世事渺茫,无限感慨。”

依照之前他们两个的计划,由陈一诺负责答题,莫子云负责出题。莫子苏只告诉她黄诗玉的弱点,所以她不知道另一个女生的。只好试着慢慢摸索了。“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在这首诗里,描写了一场战事:公元714年也就是开元二年旧历十月,吐蕃以精兵十万寇临洮,朔方军总管王晙与摄右羽林将军薛讷等合兵拒之,先后在大来谷口、武阶、长子等处大败吐蕃,前后杀获数万,获马羊二十万,吐蕃死者枕藉,洮水为之不流。诗中所说的“长城战”,指的就是这次战争。”

“看来她们擅长的是唐诗和先秦诗词。”陈一诺说。因为莫子苏告诉莫子云说黄诗玉最擅长的就是先秦诗风,至于对面那个一直不说话,只在比赛时说话的女生,莫子云盯着她看了好半天,才幽幽道:“那可不一定,我得再试试看。不过,你可能会吃亏的。”“放心试吧,大不了死几个脑细胞而已,回头你请我吃顿大餐就好了。”这次不是黄诗玉出题,是那个女生:“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莫子云接道:“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这首揉合情景、自抒胸臆的怀古小词是淳熙十四年雁南飞的残秋道经吴松至苏州时所作。”说完之后,莫子云小声对陈一诺说:“你试着说几个乱世之中的诗词,我看她对唐诗宋词倒是理解的不错的。”

陈一诺明白莫子云的意思,如果她猜的没有错的话,对方可能是对那种乱世之争下的才子佳人的诗句不太了解吧!“裁翦冰绡,轻叠数重,淡着燕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莫子云听后就有些后悔了,忙问陈一诺:“你怎么说这个,就是傻子也知道这是宋徽宗赵佶在公元1127年与其子宋钦宗赵桓被金兵掳往北方五国城途中写的。”“抱歉,你让我说个乱世的,我一时之间句想到了赵佶...”

对方也不管他们两人的小声低语,说出自己的答案。“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宋徽宗赵佶因荒淫失国,在公元1127年与其子宋钦宗赵桓被金兵掳往北方五国城,囚禁至死。在北行途中,忽见如火的杏花,万感交集,写下这首词。这是他生活遭遇最悲惨的实录,也可以说是一篇佳作了。”

“接下来我和她们比。等一下你在试试魏晋南北朝的,我就不信她什么都知道。一定要想一个足以一下子就扳倒她们的!”莫子云说出自己的战略计划,看样子,倒有些两军对峙,准备厮杀的感觉。“嗯。”陈一诺觉得还是女生比较了解女生。看看对方的两位女生,再看看自己和莫子云,这就是典型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莫子云比赛时不忘侦查对方选手的弱点,这种信心的程度,陈一诺自叹不如。如果说这是一场真正的两军交战的话,他陈一诺要是将领的话,那么莫子云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军师。

对方又开始出题。“乘兴南游不戒严,九重谁省谏书函。”“看看,我猜的没错吧!”莫子云对陈一诺说。陈一诺笑笑。莫子云又接着大声说出答案:“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李商隐的这首诗,通过描写隋炀帝三下扬州,讽刺了隋炀帝的荒淫、残暴。”陈一诺按照莫子云之前说好的,这次出了一个晋朝时期的诗句:“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是陆机的《文赋》。”莫子云小声嘀咕着。“嗯,你也知道啊!”“废话,我当然知道喽!不过,就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了?”两人看向对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分钟的时间已到。黄诗玉她们没有答出来,所以最终的比赛结果就是莫子云和陈一诺代表的高一五班获得最后的冠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