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痞子魔帝

裤子被脱

痞子魔帝 小良择天 1488 2014-07-30 09:02:29

  在后山最深处,有一个小木屋。木屋外层被茂密的树枝结结实实的盖住,从外面看很难被发现。屋内一个嘴唇红肿的少男被捆在木桩上。嘴里塞了一个手帕,身体死劲做着挣扎。

“希儿,人已经抓回来了,你准备怎么处置?”北雪看着挣扎的唐飞问道。被她这么一问芬希灵竟然一时答不上来了。是有想过将他碎尸万段,但那只是在气头上的想法。

就在两人想着怎么处置才好时,不料唐飞挣脱了绳子,将嘴里的手帕拉了出来。面目变得狰狞,手指掰了掰慢慢的走向两个女生。就这样,做了一件让他后悔好半天的决定。

唐飞依旧被捆在木桩上,嘴里还是那个手帕。只不过脸上多了一道鞋印,安分的“靠在”木桩上。这时芬希灵手里拿着一个明晃晃的小刀在唐飞面前玩弄着,而北雪靠在不远处的窗户旁,默默地注视着他。当看到脸上的鞋印时,感到一丝痛惜。她原本就是元婴期的修士,就算不抬头也感觉到周围五米内的异样。当发现挣脱了的唐飞,身经百战的她没有多虑,对着他就是一脚。

当自己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让自己失控替他擦拭眼泪,想要靠在他的肩膀的冲动。找回自己失去已久的幸福和家的感觉。因为他的原因,她变了。变得脑海里老是回忆一个人的样子。虽然他是在流口水,但那傻傻的样子很是可爱。因为他的原因,她变了。变得学会了吃醋。当听见他和希儿发生的事情时很是生气,生气的同时隐隐约约感觉心口一痛。因为他的原因,她变了。变得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原本讨厌言情诗句的她现在能够看着诗句流着眼泪。

看着眼前的女生在自己的面前玩着刀,唐飞很是害怕。但愿这个女的不会拿刀刺自己的人中,他默默地祈祷着。因为现在他能干的事只有祈祷,人家一脚就将自己踢趴下了,要是反抗就是在找死。他是唐飞,这种傻事他是不会干的。要是装死怎么样?不行,要是发现了不就会在她们的帮助下成了真的尸体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谁叫我倒霉遇见这两个色女呢。

突然芬希灵上前,将唐飞的裤子向下一拉,本来就穿的少的唐飞完完全全的曝光在了两女的眼前。看的清清楚楚的北雪连忙把头转过去,脸颊变得透红。

芬希灵也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怎么自己会突然不受控制会脱掉他的裤子呢。将刀一扔,红着脸跑了出去。被芬希灵乱扔的刀差点就闯了大祸,还差一厘米的距离就就中了老二,唐飞差一点就尿了。

看见芬希灵走了,北雪转过身子想要帮他松绑,却看见被捆着的他光着下半身连忙又转过身,脸颊又多了一丝红晕。背对着他手指一指,一道白光射出将捆着他的绳子弄断然后低着头快步离去。

看见绳子已经断开,连忙将裤子提起来,双眼喷火,“师傅,我知道是你干的。”“就是为师所做,你想怎样?”原本唐飞还以为自己的师傅会推脱说不是自己,没想到这么爽快的承认了。“要精神损失费,你早就知道那两个女的是来绑架我的但却不给我提个醒。还有你要帮就好好帮,为什么控制那个女的把我的裤子给脱了?”“若是每件事情都是为师来帮你,那你不就是多余的?你说我不提醒你,难不成日后你做事还需有人提醒?”

虽然唐飞因为魔帝的做法很是生气,但是好好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不可能要一辈子靠着人家,就算别人能唐飞也不会答应的。因为那是名副其实吃软饭的饭桶。

这时唐飞的身体有股气慢慢升起,全身暖洋洋的很舒服。“师傅,这是?”“为师在帮你疗伤,不要说话。”没多久原本肿的和香肠一样的嘴唇恢复成原来的样貌,又不知过了多久,那股气才慢慢消失。他很是享受这个经过,就像是躺在浴缸里一样惬意。

“小子,你是不是想学武啊?”“师傅,你别整我了。刚见面的时候就是想要和你学习功法才被你骗到这里,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啊。”“虽然我已经一千多岁了,但是我还没有那么差劲。”“嗯,知道了。师傅,你才一千多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