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痞子魔帝

穿越千年

痞子魔帝 小良择天 2816 2014-07-30 09:02:29

  “怎么样?魔帝老兄,还撑得住吗?”

“应该还能撑到你死的那刻吧!”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自信?”

“因为我有那个实力。”

“但愿如此。”

“我不想多说,一切靠实力说话。”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怎么不见妖后的影子吗?”

“为了利益,你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既然你不想知道,那我就不说了。”

“放了她,我随你处置。”

“哈哈哈哈,这由不得你。”

话间,仙帝一个瞬移到魔帝面前,剑直直的刺向他的小腹。就在剑刺入小腹时,他的手也动了,大刀向着仙帝的胸脯而去。仙帝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将剑抽回。可此时已经来不及。刀劈在了他的胸脯上。连忙向后就是几步急跳,才将身子停下来。一口血喷出,满脸惊讶的看向魔帝。

“不不不可能,你明明已经魔灵耗尽,怎么会这样?”

“因为我是天魔之躯。”

仙帝顿时被楞在了那里,欲言又止。随后他笑了,笑的很勉强。

“看来传言是真的,呵呵呵呵。”

魔帝被傻笑着的仙帝弄糊涂了,犹如雾里看花般。

“什么传言?”

“若与魔躯决,定现天妖躯。仙魔落两难,妖后统三界。”

“还是那句话,靠实力说话。”

这时一掌声传来,随后妖后迈着小步向两人走来。仙帝又是苦笑几声,心想自己乃仙界之帝,居然被一女子耍的团团转。

“仙帝,你号称阵法第一的乾坤阵也不怎么样啊。”

“都怪我,只顾着对付魔帝,却把你忽略了。”

“既然马上就要结局了,你就乖乖等死吧。”

“一般都是我看着别人,死。这次也不例外。”魔帝看着妖后说道。

“既然魔帝哥哥这么有自信,那就来吧。”

妖后用力一甩,皮鞭打到了地上,将地面打出个大坑。指了指坑说道,“这就是你们两个的坟墓。”

魔帝暴起,忍着小腹的疼痛,向着妖后疾去。对着妖后就是重刀砍下,谁知砍的却是她的虚影。

若是平常,这点把戏玩弄不了魔帝。可此时的魔帝已经战了两天两夜,体力已经支透。加上中了仙帝带毒的剑,现在功力已经不如从前的一半了。

“小心,”仙帝看见魔帝没有发现背后飞来的皮鞭,大声的吼道,连忙向着他的方向急去。

还没赶到半路,皮鞭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魔帝身上。将背后打出一道长口子,血如喷泉般流出。

此时魔帝回过头正好看见一脸惊慌,向着自己跑来的先帝。一笑,身体慢慢的倒了下去。

仙帝看着一笑倒下的他,心口一痛。刚才魔帝明明就是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要不然他是不会傻到和占上风的敌人硬拼的。

暴和一声,向着妖后冲去,和她厮打在一块。几百个回合下来,两人打成平手,身上都挂了彩。

但是仙帝的体力消耗的太快,在这么下去,结局就不容乐观了。自己带来的人也已经被妖界的杀了个光。

见仙帝愣神的间隙,妖后用手握紧鞭身,向外抽。皮鞭闪着电光,磁嚓作响。用力一甩,向着仙帝脑门直去。

待仙帝发现,鞭子已经近在咫尺,躲已经来不及了。用手一挡,将手骨生生抽成碎。若不是护甲,可能整个手臂已经截落。

见这一击没得逞,妖后残忍一笑。将鞭子往回一抽,又向着仙帝而去。直直的击在了胸口伤口处,内脏落满地。

“呵呵。仙帝,还要好好感谢你帮忙解决了魔帝这个难缠的对手。作为感谢,就先让你去死。”

随即鞭身一扫,缠住了仙帝脖子,越来越紧。而仙帝满脸通红,用力扯着鞭身。妖后嘴里念叨什么,手一抖,冒出的蓝色火焰,顺着鞭身向着仙帝而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鞭身被大刀砍断。原本用力扯着鞭子的妖后,险些被摔倒。

“咳咳咳,你不是已经那个了吗?”仙帝不解的问道。

“要是这么容易死,那我岂不是早就死在你我的对决中了。”

“魔帝哥哥,你醒了。要不你在睡一会?等我结果了他,在来和你快活。”

魔帝看了看瘫在地上的仙帝一眼,“要想杀他,必须要我的同意。”

“为什么啊?”

“他欠我钱。”

原本呼吸慢慢恢复正常的仙帝,听见魔帝的话,立马猛烈咳嗽着。然后,然后倒在地上装死。

哎!金融危机的原因,导致天庭扣发了一年的薪水。虽然仙界单挑没人是他的对手,但是财务根本就不买这个仙界老大的帐。这就是他至今没有娶妻的原因,仙界公务员不好混啊。

“他还没还钱,你就想要他的命,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啊。”

“如果我说是呢,魔帝哥哥。”

“后果很严重。”

“有多严重啊?”

魔帝双眼血红,体内煞气透出,将他的长发直直吹起。因为他现在只差一步就可以高兴的暴走了。

“让你看看欺负我债主的后果。”

将巨刀抛向天空,嘴里念着什么。此时天上的云全部集中一处并开始像龙卷风般旋转。

“魔心悟天,”魔帝跃起,握住大刀,向着妖后方向劈去。龙卷云内的雷电向着所劈处射去。连下七十七道,全都击中目标。

魔帝慢慢落在了地上,拖着虚弱的身体。因为刚才那一击耗尽了他的所有魔灵。虽然他是天魔之躯,但这也是有极限的。所以,他现在就和平常人一般,没了任何法力。

这时向着刚才天雷落下的地方看去,只见一被烧焦了的尸体正冒着一股青烟。不在理会,走向了仙帝。

“这就是仙帝你说的天妖之躯?”

“天妖之躯出现的几率比天魔还要小,所以也要比天魔要强上许多。虽魔帝刚才的天雷威力惊人,但也只能伤的了皮毛。”

“那这是?”随即看向那具冒烟的尸体。

“这并不是真正的天妖,只不过是来耗咱两灵力魔力的。”

“仙帝分析的即是,但现在你说还有用吗?”这时一女生的声音传来,那声音让两人觉得很熟悉。转过头后,两人同时说出两个字。“夕颜。”

“看来两位还记得我啊。”

“颜儿,你这段时间是去了哪里?我找你找得好苦啊。”魔帝颤着音说道。

“找我?魔帝你是在说笑吧!”

“难道你忘了我们之间的誓言了吗?”

“那些只不过是给你说说而已的,你还正当真?”

魔帝看着妖后,那张原本熟悉的容颜,而此时变得陌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夕颜,那个包容自己一切的夕颜。

当自己坚强之下的,却是那颗半透明的心。而夕颜就是这心的主宰。

“好了,看在老相识的份上,给你们点时间,都把遗言说出来吧。”

仙帝恶狠狠地看着妖后说道,

“通天石因该也是你搞得鬼吧!”

“没想到你的父亲会相信,也太傻了吧呵呵。”

仙帝不在言语,想着自己这些年对魔帝所做所为,满身的愧疚。

这时魔帝手一扔,一闪着光的东西向着妖后而去。就在快要她跟前时,手一动,鞭子几个虚影闪过,那东西变得粉碎掉到地上。

“夕颜,还记的当我问你最想要什么时,你是怎么回答的吗?”

“那又能怎样,你最后还不是食言了。”

“你说你想要贝宁珠。”魔帝手指向地上,那个被皮鞭击的粉碎的珠子

妖后听后,瞄了一眼地上。心头情绪波动,转过身,背对着两人。

但随即手一动,鞭身向魔帝而去。魔帝没有阻挡,任凭鞭子落下。几道鞭下来,身上已经血肉模糊。而他却还在笑,血布满了嘴角。

落下的鞭身,一次比一次强。打得血是飞溅四处。而此时的妖后却在微微抽泣,泪在眼眶打着转。这就是造化弄人,两界之主相爱,结局定是凄惨。

妖后闭上了眼,泪落了下来。“我是真的喜欢你。”妖后轻轻的说道,轻的只有她一个人听的见。

转过身时,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用尽全身的力气,挥动着鞭身。随后又闭上了眼,不在有泪水。

就在鞭身要落下时,魔帝被仙帝撞到一旁,鞭身落在了仙帝身上。金色盔甲被直直劈开,露出了看见白骨的伤口。

仙帝一笑,左手抓紧鞭身不放。冲着魔帝吼道,“传言说,要想扭转局面,暴肉化魂,待缘之人。越之千年,定化其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