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痞子魔帝

魔帝教导

痞子魔帝 小良择天 1543 2014-07-30 09:02:29

  血是止住了,可是,可是口水又流了出来。北雪先是一愣,而后脸颊比先前更是红上几分。看着他用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很是紧张,连忙站了起来飞快的向门外跑去,到门口后双腿一蹬便轻盈盈的飘起向外飞去。

站在门外的霍鹏好不容易止住了血不敢再进去了,而是躲在大树上抱着脑袋看着天空。“相信以师姐的医术一定能治好唐兄的病,那我也就心安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脸刷一下变红了,随后又自言自语道“师姐的容颜好似一把柔情的刀,看来日后还是得躲得远远的,否则定让人失血过多而亡。”话间空中多了一道身影,犹如仙女一般在月亮下凌空飞行着,待霍鹏看清以后原本止住的鼻血又冒了出来,比前两次来的更加汹涌。只听见嘴里轻轻挤出两个字,“师姐”。

许久后房间内的唐飞才缓过神来。妈呀,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艳的女子,她在干什么?她在干什么?百分百的是在趁我发呆的时候用她那不安分的手在非礼我,竟然如此大胆。嗯,看在事态的严重性,还是需要找个风高黑夜好好和她理论理论。唐飞的脸部转换着不同的表情,就和变脸戏法差不多。不对,是差很多,因为他怎么变脸上始终有一丝奸笑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好人。

就在唐飞想的出神入化时被重重的门板撞墙声惊醒,只见一个大个汉子夺门而入,快步来到唐飞跟前,“唐兄,你终于醒了,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因为药的缘故伤了脑子呢。”什么?说我傻了?我正在整备一个复仇计划呢!谁叫你放进来一个女的来非礼我啊。算了,懒得和你讲。随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对着霍鹏说道,“大哥,我没有事。刚才只不过,不过是在练习一种功法。”“什么功法啊还要练着练着流眼泪啊?”霍鹏用手摸了摸脑袋不解的问道。原本唐飞准备随便说些什么打发掉,但谁知到霍鹏会追着问。

“那个那个,就是,”忽然唐飞想起在自己的同桌经常干的一件事情,以一种引以为傲的表情说道“我是在打飞机,”“打飞机?好怪异的功法名哦。”“那当然,这可是我朋友经常为自己心爱的女人练习的功法。”“怪不得要落泪,原来是为心爱的人练的功法,没想到唐兄和唐兄的朋友竟如此痴情。”随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唐兄先休息一下,我到厨房弄些饭菜,待饭后再带唐兄去后山散心。”随后从房子内退了出来,小声嘀咕道,“唐兄练习打飞机,看来应该是和心爱的人分离了,这种痛我早有体会。”摇了摇头向着厨房走去。

此时的唐飞搬着手指绞尽脑汁的想着很多问题,她是谁?叫什么?住哪里?号码少?QQ多少?好吧!最后的那两个可以去掉。该问谁呢?要不问那个老家伙?嗯,就这么决定,我真是太聪明了。

“我最亲爱的师傅,你在干什么呢?吃了没?”对了,我都还没吃,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有吃的?他不会在没有吃的时候,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吧?看来下次还是要找霍鹏看看有没有打虫的药方。

“放心,本尊的修为早已突破辟谷不需要进食。如果你要对师傅我做一些不义之事,虽然伤不了本尊半个汗毛,但还是劝你三思而后行。”魔帝冷冷的说道。唐飞被这一说愣是吓了一跳,这是肿么一回事?心里的想法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我擦,开挂了吧他?

这时,唐飞的头部传来剧痛,疼的他龇牙咧嘴,感觉就好像脑壳要裂开似的。双眼通红,用手抱着脑袋的唐飞在床上打着滚。“啊,啊啊,我的脑袋。师傅我我这是怎么了,啊好痛啊。”“没事,只不过是为师给你一点小小的奖励。”“不是吧,师傅,奖奖励怎么会这么痛啊?”“因为你刚才叫为师老家伙,所以我很高兴。”起先只是头难受,后来全身都开始疼痛。最后实在受不了的他只好就地求饶,见目的达到了魔帝也就罢了手。

“给你三天的时间,加入紫门。若是三天之内没有办成的话,有听说过五马分尸吗?”随后那个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坐在地上的唐飞。

“好,加入就加入,你好好说嘛,我怕你啊。你欺负我这个晚辈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出来外面和我石头剪刀布啊。”唐飞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然后很拉风的帅了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