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痞子魔帝

贿赂管事

痞子魔帝 小良择天 1994 2014-07-30 09:02:29

  “那个,那个非礼我的不会真的是妖怪吧!”想起了那个让他痴迷的北雪,还有梦里面那个长满腿毛的猪妖,一股想吐的冲动涌上心头。

这时门被打开,霍鹏跨着大步走了进来,“唐兄,我已经和好管事说好了,现在已经在前院就等你过去。”“嗯,知道了,我马上就来。”过了一会儿,唐飞茫然的站在门口,因因为他不知道前院怎么走。这时候路过一个清秀女子,右手握着一把剑,丝质短裙将性感的美腿完完全全暴露出。

哎!咱们的猪脚又开始流口水了。虽然她是没有上次那个漂亮,但是她的那个腿确实是让人想入非非。这时迈着小步的芬希灵感觉有人在看她,转过头时正好对上了他那色迷迷的眼神,尤其是他那流着口水的嘴巴。她很讨厌男生,确确的说是讨厌好色的男生。被别人用不良的眼神看着,怒气涌上,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这一举动可是乐坏了唐飞。看来古代的女生都很主动啊,这一点我很喜欢嘿嘿。虽然我现在没有时间,但一个吻的时间还是有的,脸上淫荡的笑着。

原本小步走来的芬希灵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因为她实在受不了那张嘴脸,看了一次就会永恒记忆的嘴脸实在让她无法容忍。到了跟前准备出手的她却被唐飞莫名其妙的一抱愣住,就在发愣的瞬间,一个吻落下落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一双不安分的手在她的双峰上游走。

他随即一抱,将她轻盈的身子抱起,向着房内走去,她的身子散发着一股清香味朝着他的鼻子而来。“真香,”将她的身子轻轻地放在床上时又是一重重的吻,“在这里等我,我回来再让你快活。”唐飞痞痞的说道,甩袖离去。在他走后不久,一哭声从房内传来,芬希灵咬着红唇,血顺着嘴角流下。一脸惊慌的表情抱着腿哭泣着。

哼着欢快的曲子,双手抱头慢慢迈着步子的唐飞还在回忆刚才的经过。“哈哈,没想到古代的女孩这么开放,不用出门,自己就送上门来了。而且一个比一个靓丽,嘿嘿,这下我可发了。”说着就搓了搓那双不安分的手。

“唐兄,”听见有人在喊他,向那边望去。霍鹏正在朝着他挥手,而他的身旁站着一人。那人身着和霍鹏不太一样,总的概括就是全身除了头发和胡子就只剩一白字。

待到唐飞走到跟前,把手放在腰后用一双精明的双眼上下打量着他。被别人这样看着,唐飞有些不自然,当他看到那个粗糙的胡子时不由的想起梦中的那个腿毛。哇的一声,将呕吐物全部吐在了那个管事的身上。看着自己的衣服被弄成了“五颜六色”眉头皱起,用暴怒的眼神看着唐飞。

站在两人旁边的霍鹏愣是被吓了一跳,刚见面就吐在了管事的身上,还叫他怎么能同意让唐飞进入杂院呢?而且充阳秋很是记仇,就算成为杂院弟子日后肯定会想尽办法刁难与他。想到事态的严重性,连忙上前用手帮着管事擦掉那些“五颜六色”的图案。

“充管事,实在对不住。贤弟最近一直在练习一种叫做打飞机的招式,所以身体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并无冒犯之意,还望充管事勿往心里去。”说着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方形的红色小盒子往充阳秋手里送。

当看见那个盒子时充阳秋原本暴怒的眼神变得两眼放光,死死的盯住那个盒子。“霍弟,你这是何意?这可是中级的晋级丹,如此贵重我怎能收下?”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手已经将盒子拿了过来。轻轻的将小盒子打开。就在打开的刹那间,从盒子的缝隙中散出一道紫色光芒,直直的照在了脸上。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关上盒子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赶忙放在了怀里。然后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见已经被霍鹏擦得没有了呕吐物,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说道,“令贤弟天资聪明,小小年纪就学会打飞机这种闻所未闻的高深功法,将来定有大为,我紫门本就招收像令贤弟这样的天资少年为紫门的弟子。

随即看了看吐得忘我的唐飞,虽然有些厌恶,但是为了普级丹还是挤出来一丝微笑,那种丹药就算把紫门上下翻个遍老鼠洞也不放过,也找不出三粒来。如此珍贵也不知道这老粗是哪找来的。

霍鹏苦笑一声,“管事过奖了,贤弟也称不上是什么天资少年,只不过是后期比较努力罢了。但不知管事将贤弟安排在?”充阳秋摸了摸粗糙的胡子,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你看这样,现在杂院正缺一个看守后花园的弟子。一天也没有别的事可做,只要看管好那些灵草灵花,不要被贼人偷去就可。霍鹏一喜,这活干起来不累。只是看管员,而且那里灵气充足,适合练习功法。

“晚辈就多谢管事的照顾了,”对着充阳秋行了一礼。“嗯,那就明天让令第过去花园吧。我现在还有事,就先告辞了。”随后将身子一转向着外面疾走而去。看着离去的背影,霍鹏闪过一丝厌倦。从前原本是一起在杂院工作,交情很好。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提了杂院管事以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于以前的交情一概不认。有时候甚至还有刁难一些从前的好友。这种人虽然让霍鹏很讨厌,但无奈怎么的也是自己的上级。只好把这些想法憋在心中。

这时唐飞几乎已经将肚子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就是现在想吐也没有力气了。有气无力的坐在草地上喘着大气,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这时霍鹏走了过来,将唐飞扶起。准确的说应该是直接将唐飞拉起,“堂兄,我知道你练武心切,但是也要适量啊。要不然身体会受不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