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痞子魔帝

突破筑基

痞子魔帝 小良择天 3018 2014-07-30 09:02:29

  魔帝不在言语,不在理会唾沫横飞的唐飞。见魔帝不在说话,以为是自己的马屁起了作用,让他更是卖力的说着。

清晨,花园中的一处,唐飞打着坐,极快的吸收着灵力。原本说了一夜的他准备睡觉,但被魔帝逼着练功,只好打消念头,乖乖的盘着腿,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师傅啊,为什么要这么早起来练功啊?”

“你有听说闻鸡起舞?”

“切,当然有啊,小学生都知道。”

“既然听说过,那你可知此话的含义?”

“含义嘛,有点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肯定和闻鸡和起舞有关。”

“废话,要是没有关系,怎么会出现在句子了面?”

“嗯,师傅你说的很有道理。”

“清晨的灵气是一日中最充分之时,所以对于修行者很是中要。”

“哦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师傅,什么是灵气啊?”

“灵气就是·············”

花园中一人影,打着坐一动不动。尽管被太阳的光照在脸上,但丝毫影响不到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花园的看护者唐飞。他一直有个原则,就是要么就不要做,既然做了就要最好。被北雪一脚就倒下的他,在那一天就发过誓,一定要和他的师父学好本事,然后报仇。到底是煎煎在煎,还是煎煎煎煎,还没有想好。但后者的几率要大些。

连魔帝都被他忘我的境界给吓了一跳。虽然打坐运气是最基本最简单的,但是初学者要想进入忘我的境界,一般是要花半年左右的时间,而他刚学打坐就能进入境界,让魔帝有些不敢相信。心头一丝激动,若是自己以后对他苛刻要求,并将自己的绝学传给他,定能有所大为。就是这决定,让唐飞受了不少苦,也让他以后的修为在万人之上。

在厢房中,一清秀女子端坐在桌前。乌云似的长发披在肩后,嫣红的嘴唇微微张开。昨天晚上她到了他非礼她的地方,原本打算向他道歉,自己失手脱了他的裤子。却发现已人去楼空,哪还有他的半点人影。“他应该是走了吧!”自言自语道。回来以后整个人就变得魂不守舍,闷闷不乐。这一坐就是一天,脑海里始终是一个陌生却又很熟悉的影子。

三天以后,已经暴晒了两天的太阳选择了躲在云的身后。唐飞已经在这里打坐了三天三夜了,原本还有些白的脸变得跟锅底一样黑,这不是被晒而成。而是因为这几天的打坐将他的修为提至了筑基期,将体内的脏东西全部逼出。不止脸上,全身上下都是一个样的黑,只不过被衣服盖住看不见而已。

要不是这事情发上在魔帝的眼前,就算打死他也不相信一个人只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就到了筑基期。而且那个人什么也没做,只有打坐。当他在刚开始修行时,突破筑基用了两个月,就这个速度,至今没有人能比过。而他的徒弟却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

魔帝不在言语,不在理会唾沫横飞的唐飞。见魔帝不在说话,以为是自己的马屁起了作用,让他更是卖力的说着。

清晨,花园中的一处,唐飞打着坐,极快的吸收着灵力。原本说了一夜的他准备睡觉,但被魔帝逼着练功,只好打消念头,乖乖的盘着腿,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师傅啊,为什么要这么早起来练功啊?”

“你有听说闻鸡起舞?”

“切,当然有啊,小学生都知道。”

“既然听说过,那你可知此话的含义?”

“含义嘛,有点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肯定和闻鸡和起舞有关。”

“废话,要是没有关系,怎么会出现在句子了面?”

“嗯,师傅你说的很有道理。”

“清晨的灵气是一日中最充分之时,所以对于修行者很是中要。”

“哦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师傅,什么是灵气啊?”

“灵气就是·············”

花园中一人影,打着坐一动不动。尽管被太阳的光照在脸上,但丝毫影响不到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花园的看护者唐飞。他一直有个原则,就是要么就不要做,既然做了就要最好。被北雪一脚就倒下的他,在那一天就发过誓,一定要和他的师父学好本事,然后报仇。到底是煎煎在煎,还是煎煎煎煎,还没有想好。但后者的几率要大些。

连魔帝都被他忘我的境界给吓了一跳。虽然打坐运气是最基本最简单的,但是初学者要想进入忘我的境界,一般是要花半年左右的时间,而他刚学打坐就能进入境界,让魔帝有些不敢相信。心头一丝激动,若是自己以后对他苛刻要求,并将自己的绝学传给他,定能有所大为。就是这决定,让唐飞受了不少苦,也让他以后的修为在万人之上。

在厢房中,一清秀女子端坐在桌前。乌云似的长发披在肩后,嫣红的嘴唇微微张开。昨天晚上她到了他非礼她的地方,原本打算向他道歉,自己失手脱了他的裤子。却发现已人去楼空,哪还有他的半点人影。“他应该是走了吧!”自言自语道。回来以后整个人就变得魂不守舍,闷闷不乐。这一坐就是一天,脑海里始终是一个陌生却又很熟悉的影子。

三天以后,已经暴晒了两天的太阳选择了躲在云的身后。唐飞已经在这里打坐了三天三夜了,原本还有些白的脸变得跟锅底一样黑,这不是被晒而成。而是因为这几天的打坐将他的修为提至了筑基期,将体内的脏东西全部逼出。不止脸上,全身上下都是一个样的黑,只不过被衣服盖住看不见而已。

要不是这事情发上在魔帝的眼前,就算打死他也不相信一个人只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就到了筑基期。而且那个人什么也没做,只有打坐。当他在刚开始修行时,突破筑基用了两个月,就这个速度,至今没有人能比过。而他的徒弟却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筑基了。

没过多久,唐飞才慢慢苏醒过来,因为他感觉到肚子很饿。鼻子有点痒,抬起手看见自己的手时,一声鬼叫划破了长空。在花园外的边上是小块的树林,此时一人正躲在一颗树上,手里拿着一本带图的书。图上是两个光着身体的男女,正在快活。这人正在不停的咽者口水,右手在人中快速运动着。

忽然一声尖叫破空而来,把这人吓的从树上掉了下来。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才放下心连忙将裤子提起,然后很是正经的迈着步子向外走去。

在他走后不久,一道亮光在一闪,一人影凭空出现。“呵呵,没想到修道之人也有这么好色的。正好哪天我将其*引去,做我的补品。”一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眨着眼睛,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时又是一道白光,一高大身躯的男子一把把那女的抱入怀里,看了看她顶在胸前的**一把抓住。被这么一抓,疼的那女的就是一叫。那一叫叫的那男的更是疯狂,用力扯着她的衣服,“讨厌啦,人家才不要在这里做呢。”用手护在胸前,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呵呵,什么时候你也变得会害羞了?”沙哑的声音从男的嘴边蔓延。

“好不好嘛,换个地方。”怀里的正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那好,你说在哪里?可不要太远,要不然哥会坚持不住哦。”手在她身上乱摸了一把。

了。

没过多久,唐飞才慢慢苏醒过来,因为他感觉到肚子很饿。鼻子有点痒,抬起手看见自己的手时,一声鬼叫划破了长空。在花园外的边上是小块的树林,此时一人正躲在一颗树上,手里拿着一本带图的书。图上是两个光着身体的男女,正在快活。这人正在不停的咽者口水,右手在人中快速运动着。

忽然一声尖叫破空而来,把这人吓的从树上掉了下来。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才放下心连忙将裤子提起,然后很是正经的迈着步子向外走去。

在他走后不久,一道亮光在一闪,一人影凭空出现。“呵呵,没想到修道之人也有这么好色的。正好哪天我将其*引去,做我的补品。”一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眨着眼睛,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时又是一道白光,一高大身躯的男子一把把那女的抱入怀里,看了看她顶在胸前的**一把抓住。被这么一抓,疼的那女的就是一叫。那一叫叫的那男的更是疯狂,用力扯着她的衣服,“讨厌啦,人家才不要在这里做呢。”用手护在胸前,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呵呵,什么时候你也变得会害羞了?”沙哑的声音从男的嘴边蔓延。

“好不好嘛,换个地方。”怀里的正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那好,你说在哪里?可不要太远,要不然哥会坚持不住哦。”手在她身上乱摸了一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