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痞子魔帝

凡间高手

痞子魔帝 小良择天 1397 2014-07-30 09:02:29

  掌门一丝惊讶,但并没在脸上现出。毫无表情的说道;“既然你有此意,那老夫就不便在说些什么。”

雷惊天张着大嘴,懒懒的看着掌门。“你累不累啊,明明很在乎,还装什么装啊?就算我真的去了,你肯定在我后面跟着。”看了看天说道;“老天啊,从这老家伙的手里骗些酒喝怎么就这么难啊!”

掌门一听,眉头高高皱起。心想他是倒了什么霉,碰上这种酒鬼。也罢也罢,就让他把酒全都拿去,日后耳根也落个清净。挥动着手指,一白色的瓷器出现在手里。看的是雷惊天是双眼放光。

将瓷器放在石墩上,“这是全部,日后不要来烦我。”看了眼瓷器,转过头离去。雷惊天一把抓起瓷器,抱在怀里亲个不停。

在花园里的两女,几乎把花园翻了个遍。但还是没有看见他的身影。两人准备小坐休息,这时忽然听见一呼噜声。

两人互看着对方,点了点头。紧握着长剑,向着呼噜声传来的地方走去。来到近前时,两人深吸了口气,同时将灵草拨开。

只见唐飞正躺在里面,流着口水打着呼噜。两人同时一喜,但又装成很愤怒的样子。芬希灵上前,用手推了推他的身体。良久,她的招式好像不太管用。那人依旧打着呼噜。

北雪看见快要暴走的芬希灵准备运气将他唤醒时,连忙制止。在两人商量以后决定,将他抬回他的睡房·······。

两人看了看床上正打着呼噜的唐飞,抬腿离去。就在两人走后不久,床上的唐飞一下跳起,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从门缝中打量着外面的情况。见外面没有任何人的影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一下就瘫倒在地。

很是愤怒的说道;“师傅,你是不是故意在整我?居然让我到她们澡池源头洗澡。害的我被她们给··”这时突然想起那“巨兽”的行为。“哇”一声,再次“潇洒”的呕吐着。

正在他吐得正欢的时候,那股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只是让你洗身,并没有让你到那里去。你说,这是谁的过错?”

唐飞擦了擦嘴边的赃物,有气无力的说道;“师傅,你就不能给我提个醒啊?”这个老家伙,我诅咒你。

“怎么?难道你不认识字吗?”

“字、字是认得,但不认得地啊!”

“这又关我何事,我不是你的向导。”

“师傅啊,难道我不是你最最最最好的徒儿吗?”

“嗯,这倒是。因为我只有你这一个徒弟。”

“那不就对了嘛。你应该好好疼我这个很有潜力的徒弟。”

“嗯,那我就好好疼疼你。让你全身“舒服”一下。”魔帝冷冷的说道。

听的唐飞满身的冷汗,因、因为那滋味他尝过两次。连忙打岔,“师傅,我怎么感觉我的肚子那里有个什么东西在动?”随即摸了摸肚子,满脸疑问的问道。

“那是天魔之气。只有天魔之躯才能拥有的最强王者霸气。”

“这是什么东东啊?”

“若能将此气全部运出,能让元婴一下的修士瞬间湮灭。”

“那这么说,我也是个高手了?”

“在凡间,还勉强算是。”

话后,唐飞一脸的坏笑。心想,自己终于可以报仇了,啊哈哈。明天去,不,现在就去。魔帝看出他的所想。去吧,你保证会死的很惨。也让你好好领悟色字头上一把刀的含义。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另一说。

“以你现在的功力,单二十个都没问题。更别说是两个弱女子。”

“哈哈哈,真的吗?师傅。我终于可以报仇了。”哈哈,等下看我怎么收拾那两个女的。不对,师傅怎么会知道我要找那两个女的?嗨,不管了,报仇要紧。

一会儿,花园内出现了一黑衣男子。身体被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猥琐的眼睛。对着身前的一面冷墙一笑,双脚一蹬,身体慢慢的飘起。

然后,然后一声碰撞身后,那人以狗啃屎的动作优雅落在原地。

那人扯开嘴边的黑布说道;“师傅,你不是说我是高手了嘛。怎么这个墙都越不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