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交手

破天 空山叶 2160 2013-01-23 09:22:24

  诸钩山山界。

红日逐渐被乌云遮蔽,山中明媚渐次被阴暗所替代。

剑拔弩张的形势依旧在持续,仔细看去,山界处竟然聚集了五六十人,除了一人一袭白衣之外,其余人都身着黑色衣服,袖口处还都绣有一堆火的图案,只是这一群人中只有一个人的图案是白色,其余的都是黄色罢了。

看样子那白色图案的人就是领头的了。却见他一身黑色衣装,随风飘起,却是个美男子的模样,站在一头金毛老虎身上,更是霸气外漏,七尺男儿,当如此威武!仔细看去,那老虎身上还隐隐泛出金光,好一个坐骑!

明风瞥了一眼,说道:“何方妖孽,竟敢闯我诸钩山,没有看到山界处闯山者必死的告示吗?”

那男子听他说话,心里好不痛快,虽知此女子定然是敌非友,但仍是满面笑容的回答道:“姑娘误会了,我等此次前来实非是有意硬闯贵地,只是在下身负任务,只是要进山稍作搜索一下,还望姑娘行个方便。在下圣火门秦虹当感激不尽,日后自会禀告家主,厚礼相谢!”

明风听了,忖道:这人说话如此客气,倒颇有君子之风。可惜是敌非友,于是便冷冷说道:“未经允许便过诸钩山界的修道之人,都得死!”

那秦虹听了她这几句话,眉头一皱,但毕竟不想就此争端,于是赔笑道:“姑娘此言也言之有理。”他身后人听了这几句话全都微微动容。

却只听他又说道:“但是,我等前来贵地,确实并未看到界碑,所谓不知者不罪,望姑娘海涵!”

明风听了,叫道:“怎么可能!你让开,看看你身后。”

于是那秦虹便侧了一下身子,说道:“姑娘请看。”

明风看了一眼,随即杏眼一瞪,话不多说,已然祭出自己的法宝,说道:“出招吧,坏我山中一草一木者,杀无赦!”

秦虹看他模样,登时便觉得做了冤大头。但那姑娘已然不听解释,自己也只得被迫迎敌,摇了摇头,笑道:“幻音琴?姑娘的嘴已经蛮厉害了,就让在下领教一下姑娘的琴艺吧!”

说罢,他还是微笑着站在那只黄色大虎上,一点也没有濒临一场大战的样子。

明风看他如此轻视自己,立时一脸怒气,于是再也不犹豫,只见她将幻音琴向空中一抛,自己则紧握兰花指,冲天而起,在空中平平坐下,竟就像坐在平地上一样,只见她手抚幻音琴,开始弹奏。悠扬的琴音咋挺起来与平常琴音无异,但是很快就可以发现琴音之中暗含绵绵不尽之灵力。

“咦?水云道法?你也是水云阁之人?”秦虹惊讶的问道。

“无可奉告。”明风对他看破自己法宝,又看破自己道法,心里微微惊讶,但还是故作镇定,冷冷说道。

却看地下那秦虹,只见他嘴角微笑,似有半分不屑,半分邪恶,也不见他祭出什么法宝,只见他双目微闭,双手上扬,已然托出一个似用火织成的火罩,将众人罩在罩内,身后众人看到他露这一手,无不为之鼓掌。

然后他又面带微笑的站在那只老虎上,看着这一切。

明风看他如此轻易的便接下自己的这一招,虽然是试探对方道法,内心也是微微惊讶,但她忽地一笑,陡然间琴音转为急促,山中树木无不为之折腰,噼啪断裂之声不绝于耳。

这一下,明风瞬间将那火罩击碎,秦虹身后众人不及防备,均陷于幻音琴所营造的幻觉之中,不醒人事,还有人痴痴傻笑,有的人竟然手舞足蹈,跑到秦虹面前说:“公子,来,下来玩嘛?”

秦虹看了那人一眼,脸上登时怒不可遏,身形微动,一甩袖将那人甩出去,只听嘭的一声,撞上了一棵大树,立时口吐鲜血,眼见是不活了。

却见秦虹仍是站在那只老虎上,手指微曲,一记火焰已然打出,直奔明风。明风看那火焰来势汹汹,不敢迎接,于是便侧了个身想避过去,却不想那火焰竟然是在打空之后调转了个头又朝明风袭来。

这下明风不得不停下一只右手,去接那道火焰,而另一只左手仍是不停的拨弄琴弦,不给秦虹翻手的机会。

可谁知,明风的右手在接触到那道火焰之时,立时便感觉到其中一股腐蚀之力似要钻破手掌,袭向自己身体。吓得她赶紧撤回避过,那火焰却又掉回头袭向明风。

这下明风不敢再托大,只好双掌去接。而下面那秦虹已然腾出空隙,手指在面前划来划去,看来是准备拿下明风了。

明风看到下面情况,,她情知是自己托大,现在双方道行高低已然分晓,下一击也许就是自己落败之时。悔不听仙子之言,在山内固守,不与这些人纠缠,如今……

但她也知此时不是不是后悔之时,若她奋力一击,许还有逃脱可能。于是掌间变化,双掌推出,手掌之间无限雾气,硬生生是将那道火焰囊括在双掌之间,而明风也一直被那道火焰逼迫后退了三丈才将其完全消融。

却见听那人说道:“不错不错。小小年纪,竟已将水云秘册修炼到如此地步,恐怕就是那个废物水云阁传人萧小杨也不过如此吧!”

明风一听,虽情知不是对手,但仍是冷哼了一声,说道:“关你什么事?有本事的,尽管过来!

秦虹听了摇头笑了笑,只觉这女子性子倔强,心道:看来只好再让她吃点苦头了。

于是说道:“姑娘若再不识时务,交出那萧小杨,在下只好无礼了。”

明风听到,呸了一声说道:“就凭你刚骂我废物,姑娘我也断然是不会交出人的。”

秦虹听了眉头微皱,只得道:“那对不住了。请。”

明风听他此言,已然知他将出狠,于是凝神以待。

却见秦虹口中诵咒:幽幽圣火,绵延不息,道道相连,蔽日遮天!他方诵完咒语,猛然间双眼一睁,犹如九幽的魔神,本来俊俏的一张面容瞬间变得狰狞可怕!但只见他将刚面前所化火网推向天空,瞬间那些火焰一分二,二分四……如此分下去,结连成网状,只片刻就已然遮蔽了这片天空!

明风从未见过此种诡异道法,心到:这网一旦扑下来,如何逃脱?想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颤。如今,火网未到,她已是香汗淋淋,这该如何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