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法阵

破天 空山叶 2060 2013-01-23 09:22:24

  二人在天空中凭空飘了几里,然后才重重的摔下。

萧小杨在空中望着她,想道:她与我素不相识,却以性命相助,看她年方二十,容貌清丽,却不想……想到这里,心头一阵气血翻涌,几口鲜血从口中涌了出来……

一记焰火,竟有如此之威!

他二人从天上重重的摔下,其间不知撞了多少树枝。只听得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更夹杂有骨骼断裂之声,闻之心痛。

“啊——”

听得一声惨叫,明风望去。

看到萧小杨正咧嘴龇牙,怕不是肋骨断了几根。

感觉到有目光向他看来,萧小杨转过头去,脸上一怔,当即讪笑几声,不再言语。

忽然,他一拍头,叫道:“快逃!你先走,我在此埋伏他!”

明风听了,心里一动,想道:他拼死护我,也不枉我前几日对他的一番照顾。

看了看周围,当即道:“此处,此处乃我诸钩山腹地,设有镜花水月法阵,应该能阻挡那人,你我…你我身上带伤,还是先撤……”

话音未落,只听得一句声音由远及近逼来。

“二位,如何?”

这声音由远及近传来,显然是由修道之人以本身灵力发出,是以虽传几里,仍是如同在面前说来一样,可见秦虹道法之强,似乎刚才那一场的斗法,并未影响到他灵力丝毫!

明风听了大惊,连忙说道:“你快离开,我来用镜花水月法阵挡他!”

萧小杨缓缓摇头道:“我与你,一起施法!大好男儿,岂能临阵退却,让一女子保护自己?”

说罢,再不迟疑,勉力站起,当即水云秘册疾速在体内运行两个周天,自身体力稍有恢复,决意与那秦虹决死一战!

那面容,就像易水河畔的战士,风,萧萧而过,吹起鬓边发丝,决绝而无悔!

明风看他样子,强作笑容,道:“此地乃诸钩山,山上空有镜花水月法阵,可阻挡多数人间修真之士。你不必担心我了,自可离去。”

萧小杨不觉皱眉道:“什么是镜花水月法阵?”

明风略微沉吟,解释道:“我等凡人,修真炼道,多为内心欲望驱使。是以人皆有心魔,此法阵便是以无上幻境,引出人之心魔,使人沉浸其中,不得自拔。而天下修真之士如今虽如过江之鲫,不可貹数,但终究只少数人有大神通,大法力,所以心志坚定的人也就不多……”

“什么意思?”萧小杨不解的问道。

其实他本是聪明之人,但此刻却如此问道。明风听了以为他已被那记火焰打晕了,当即再行解释。

“此法阵以产生幻境为基础,让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等闲之人是走不出来的。前些日子,那些追杀你的人道行怎样,你应该清楚吧,有许多也是困在此阵中。”

说道这里,她不由得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要不是仙子仁慈,放了他们,他们就全都得死。”

萧小杨听了,内心还是疑虑,毕竟他当时只是拼命的逃亡,并未与那些人如何交手,忍不住问道:“这法阵真有这等厉害?”

明风当即怒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但随即想到他也是担心自己安危,脸上怒色立时消退。

又说道:“其实,听仙子说这法阵也是你们水云阁一位前辈所留。你自己门派的前辈,你总该相信吧?”

萧小杨突然听到是自己水云阁前辈所创,立时起了兴趣,不过随即想到,此刻断然不是追问之时,只得作罢。

他往四周看去,突然发现那侵害还是没有追过来,内心疑虑,问道:“那秦虹刚刚已传音过来,如今怎么还未见他人影?难道他……”

明风立刻打断他,白了他一眼,说道:“他已进入镜花水月法阵之中,此刻恐怕还在幻境之中……”

说完她淡然一笑,却见萧小杨眉头紧锁。

于是问道:“你怎么了?”

萧小杨回答道:“可是我们怎么没事?”

明风解释说:“此阵法是水云阁前辈所设,除本身所具有幻境的厉害,在外界以水云秘册术法驱动时,还会有诸般变化,是以此阵法本身就是以水云秘册术法为根基,又怎会对我们使用?”

萧小杨听了,连忙做醍醐灌顶之状,当即“哦哦”两声。

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惊喜的言道:“你是说若有水云秘册术法驱动,阵法还会有变化?”

他还想问为何她也会水云秘册上的道法,但突然想到现在不是时候,只得作罢。

明风说道:“变化我也不知,这阵法我也没驱动过……会怎样我也不知。怎么?你该不会……”

萧小杨当即笑笑,然后重重的点头。

明风看去。萧小杨昂首望向远方,衣衫飞舞,发丝摆动,说不出的大气与凌然!内心微微触动,不再言语。

只是她似乎还是有所顾忌,毕竟自己也未驱使过阵法。

随即听她说道:“你还是先休息下。我见那秦虹道法之强,单纯的镜花水月法阵的幻境未必能阻挡他。待会他来我们也有离力气去与他争斗。”

萧小杨听了觉得她说的有理。就不再言语,默默的找了片空地坐下去了。

这时候他抬头看周围的树,周围的草,看天、看云,突然觉得,是仙境吗?

自己来到这边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日了,却从来没认真的看过这山的风景,如今刚刚醒来,却遭逢这么个敌手。想到这里,不禁冷哼一声。

明风听得,知他是想那秦虹,也不去理会,自顾休息去了。

萧小杨四顾望去,却见诸钩山高耸入云,山间云气环绕,古树参天,飞鸟成群,花香弥漫,仔细听取,还有流水潺潺,不由得感叹,真一个人间仙境!

竟有水云阁之风!

只可惜,这样的美景就此刻难以欣赏。内心不由得徒增遗憾之情。

只不知,明风口中的口中的镜花水月大阵真的能抵挡那秦虹吗?

未知之数吧!他如此想着。

不觉间沉然睡去。

明风注意到他睡去,便挪了挪身体,与他靠近一些。

看他面容憔悴,一脸疲惫之色。

内心触动,究竟是什么,不过二十岁的少年,就如此疲惫在人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