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戏弄

破天 空山叶 2037 2013-01-23 09:22:24

  翌日,阳光依旧明媚,诸钩山依旧是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下开始崭新的一天。明风收拾行李,对那位细雨仙子说道:“为什么非要仙子亲自去无叶寺?这种事情交给弟子做不就行了?”

“那可不行,无叶寺方丈同与水云阁阁主、幻碧宫宫主并列天下三大高人,我们又没有弄清楚状况,只是猜测水云阁已然出事,你去恐怕无法申明状况。况此事关系天下苍生,我不得不谨慎。你秦师伯会前往幻碧宫,我们走了以后,此间事情,你就自己处理,另外,一定要照顾好那位水云阁来的人。你与他好生在山中待着,不可出去。”

“是。仙子放心,倘有人敢到山中捣乱,定叫他有来无回!”她自信的说道。

“呵呵…无妨,你在山中,无需与人动手,你秦婉师伯昨日已然对我说了,那些人道行不算高,你可以应付,但是若是人多,你恐怕也难应付,只需在山中就可,况且若是他们过得了镜花水月大阵,你也无法取胜。”

“是。弟子知道了。”

过了一会,明风说道:“好了,仙子。”

“嗯,我们去了,好好守好我们的家。”说罢,只见她们素手微曲,口中诵咒,迎着蓝天白云,直冲而上,须臾便分向西南与西北各自去了。

明风看到她们走远,便转头回去了。却听见静水堂内一声惨叫:啊——

只见明风身子微动,便已瞬间出现在静水堂内,却见那男子依然醒来,却不知他为何惨叫了。

那男子微微皱眉,微感诧异,问道:“这位前辈,这里是哪里?”

“谁是你前辈?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明风一听他说话,顿时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心道:敢情这是个傻小子,看他一表人才的,却原来是个菜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人一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即赔笑道,“那这位姐姐,请问这里是哪里?”

明风气他喊自己前辈,有意捉弄他,便不动声色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此地是地府。”

那人一听,顿时面露恐惧,慌张的看向四周,却忍不住咦了一声,“原来地狱也是阳光明媚啊,连女鬼都这么漂亮,真是奇了……”说罢,还忍不住抓了抓头,充满疑惑的看着窗外。

明风一听,登时便怒火中烧,这家伙,看似驽钝,原来竟是个骂人不带脏字的狠角色。举手便要给他一巴掌,但看他举止笨拙,又忍不住噗哧一笑,转念心道:说不定还真是个笨家伙。便不再计较,好歹人家称自己一声姐姐了。

于是明风面容一收,转而平静的问道:“小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那小子似仍不明所以,张口说道:“鬼姐姐你真逗,既然这里是地府,那我当然是从人间死了才来啊!”

“你找死啊!”明风听了这句鬼姐姐顿时粉脸生煞,指尖暗有青光泛出。房间里一时要有人遭殃。

却在此时,那人连忙抱头,做出哭腔,“啊啊啊……姐姐饶命姐姐饶命啊~”

明风看他模样,心中一酸,想到他亦堂堂七尺男儿竟如此之态,心中虽有不屑,但毕竟女子心慈,况仙子说了,他应是遭遇师门大变才至如此,于是便叹了口气。

和颜说道:“好啦,这里不是地狱啦,这里是诸钩山,你现在很安全。”但说完之后,便立时柳眉一竖,道:“好小子,竟然敢耍我!讨打!”

说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手中已然一道青光劈将过去,只听那男子嗷嗷一声,昏将过去。

明风一看,自言自语道:“坏了。仙子让我照顾好他,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刻,她突然感觉那男子动了一下,想到这小子刚耍过自己,顿觉上当,于是一甩手,登时那男子一声啊,原来是明风一手把他的头甩向了墙边。

静水堂内侧居室乃是当年先辈造此居所居住的地方,百年前由于妖魔横行,是以此地房屋皆以小则千斤,大则万斤的巨石所铸成,是以即使是修道之人,撞上去也是相当痛的。

只见男子咧起嘴来,叫道:“我还受着伤呢,姐姐!”

明风听了,看了他一眼,只好说:“好啦,好啦,快起来!别装了,不打你就是了。”

男子听了做出一副如遇大赦的样子,连声说道:“谢姐姐,谢姐姐!”又说:“是你救了我吗?”

明风一听,撇头说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那人想了想说:“那多谢这位姐姐了。”说罢又看向窗外,不再言语。

须臾。

“喂,我问你,你叫什么,水云阁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伤成这样?”明风看他刚一脸谄媚,此时又沉默不言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

“你叫谁喂,我可是有名字的。”

明风心道:这小子,刚给点好脸色,又横起来了,仙子怎么就救了这么个痞子。但想归想,她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你叫什么?”

却只见那男子正了正衣装,正色道,:“在下萧小杨。请问姑娘如何知道我是水云阁之人?又如何知道我水云阁有变?”

却在这时,明风刚要回答,却听见山外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她知有人闯山,当下顾不得他,转瞬飞了出去。

那萧小杨刚要喊她,却听见从明风飞去的方向传来几句“你身上带伤,不宜走动,这些人还是我来打发吧……”

这几句话内含灵力,虽然受伤,但萧小杨听了竟然站立不稳,不禁诧异道:“千里声!这不是我水云阁水云秘册上的功法吗?这女子怎么会?而且竟然修炼到这种地步,看她年纪轻轻,道行竟已与我不相上下!”

须臾,他正思索,忽地一跺脚,自言道:“混蛋,你受人帮助,怎可连累别人!”

就在这时,只听的前方一声长啸,声震四野!又看到前方天空只这一瞬变为血红色。

他顿觉不妙,这血红色是如此的熟悉!一如那个噩梦般的黑夜!

于是,他再也不迟疑的取出自己的仙剑,冲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