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局势

破天 空山叶 2057 2013-01-23 09:22:24

  飞鸟已过,山林归于宁静。

那老者坦然道:“秦圣使,出招吧!”

明风见那老者仍是站在那里,心里一急,脱口说道:“前辈——”

那老者一摆手,说道:“看着。孩子,水云道法不是你那样用的。”

言罢,仍是目视秦虹,看着他的这一幽火诀,眼中赞赏之意不减。

秦虹见他仍是不动手,脑中一阵恍惚,道:“那前辈小心了。”听他言语,倒像是生怕伤了那老者一样。

向来他性子中的傲气又是激起,擦才有如此不明之语,真是……

只见他将手往前一推,那一圈又一圈的火焰便冲向那老者。然后自己左腿向前半伸,一只手向前一招,他身体便朝手指方向飞去,再看去,竟是朝那些火圈的中心飞去,难道他还要在这漫天的火圈身上施加灵力?

此时,空气中的温度一点一点的升高,林间的树木匍一接触到那些火焰便燃烧起来,不多时就化为灰烬,火焰碰到的地面,均已然皲裂。

明风此时只感到炙热扑面而来,额间已然有汗珠出现。

好一个诛神弑佛的幽火诀!如此一圈一圈的火焰,当真是逃都无法逃避!

但那老者只是笑了一笑,对明风道:“孩子,你看好了!”

老者刷的消失不见,却出现在一颗百年大树旁边。

明风大惊,这老者动作之迅速,简直到了恐怖的地步,以她所知,就算是慕容细雨,也未必能达到这个境界!

他,究竟是何人呢?

谁也无法知晓。

但见她双手抱住那大树的根部,一声大喝:“起!”那大树竟然随着他的一声大喝,被他连根拔起!

这老者,究竟是何方高人!

却见他拔起那颗百年大树和剖,赫然是将其将近百丈的身躯托在手里,然后他以闪电之俗,冲向秦虹,嘴里说道:“好好好,你有幽火诀,我有带山百年大树,我们来斗一斗!”他如此说着,胸中豪迈之气,尽皆展露出来!

秦虹见他如此豪迈霸气,当下再不迟疑,手中连连发力,将火圈推向那老者。

那火圈见风就长,如今已然是长满了整个天空!正是火焰漫天!

明风目不转睛的看他二人如此激烈的斗法,不觉间身上香汗淋淋,内心道:这二人,绝对是疯了!这一场斗法下来,这千年山脉下的亿万生灵,不知还有几何?

她想到这里,只得无奈摇头。随即想到萧小杨,他也是这山中生灵呀,当即走到他身边,以防不测。

天上,那老者将大树挥舞的像一杆长毛,然后猛然向秦虹刺去。秦虹见他攻来,火圈迅速推进,那大树匍一接触了火圈便熊熊燃烧起来。

秦虹身体一震,但随即恢复如常,心道:这老者道行果然非比一般!

老者见状,微微一笑,道:“秦圣使,小心了!”

他右手推着大树继续往前,左手在身前虚画,然后猛地打向树根。大树一阵摇晃,立时泛起道道清光。此刻,树身之上的熊熊大火顿时消失,而且,那火圈再也不能将其燃烧。

秦虹大惊,欲要再行动作,可为时已晚。大树此刻冲向他的数度突然快了数倍,并一举击破中心火焰,击中他的胸口,并且去势毫无衰减,直直推着他前行了数丈!

大树匍一停下,他便似风中的树叶,直直的衰落下来!

那些失去了支撑的火圈,纷纷消散落下来。明风一阵惊慌,搞的她直翻白眼。

刚刚落地,他竟要强自挣扎着站起来,可是还没起来,便一口一口的鲜血吐出……

老者一甩手,将手中大树甩出,冲向秦虹。

他如神仙般出现在秦虹面前,道:“没了明王骨的幽火诀就如同废物一般,你还是回去问问你那老师父吧。”他此时颇为欣赏秦虹,也就没再讥讽他。

又问道:“水云阁发生了什么?天下是否有什么异变?老实说来!”他此时一句一句的说来,声音铿锵有力,丝毫不像经历一场大战一样,竟然不怒而威。

秦虹听他言语,内心心虚,他非贪生怕死之辈,但他来时师父一再交代他天下奇人颇多,嘱咐他不必过于卖命,平安归来就还。况且他若死去,师父残废之人在魔教之中更是无依无靠。他自幼随师父长大,不敢不听师父之言。

当下言道:“而是年前,圣教新生了一个门派称作九州门,刚开始三大门派都没注意,但是过了一年,这个门派就降服了魔教十之八、九的小门小派,圣教三大门派大惊。但此时九州门实力已大,但三大派料想其中高手不多,遂合兵围剿之。”

其实魔教之中,明争暗斗极为凶险,门派若实力不强再无依靠,灭门是瞬息的事。九州门之事他起先也并不太清楚,也是后来坐上圣火门圣使之位才逐渐了解多了一些。

他说着又吐了一口鲜血,老者不忍,就从怀里拿出一粒丹药给他,道:“没毒。化淤血的。”

秦虹看了看他,接过服下,那丹药如嘴即化,他胸中顿时舒服好多,道:“多谢前辈。”

老者微笑颔首回礼。

他继续说道:“三大派合力围之,不料九州门门主竟是个道行极高的人物,凭一己之力,加上一只上古灵兽烛龙,将三大派门主重伤,三大派惨败而归,后来九州门气势更盛,终于在五年前统一了圣教。五年后,圣教休养生息之后,实力大增,就在前些日子,攻上了水云阁。”

说着,他不由得喘了几口气,继续道:“水云阁阁主道渊未能祭起破天剑,故而水云阁大败,现在水云阁已然被我教占领……并且,九州门门主已然派出其余三派加上九州门五层的力量进攻幻碧宫了,恐怕……”

老者听到破天剑,没有不由得一皱,又听得水云阁被魔教占领,幻碧宫也危在旦夕,苦笑一声,道:“你去吧。回去告诉你师父,我叫万云。问候他。”

秦虹听他放自己走,当下不再迟疑,迈步向山外走去,临走还回望了老者一眼,仿佛要永远的记住此人模样,否则以后就永远见不着了似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