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神秘老者

破天 空山叶 1979 2013-01-23 09:22:24

  水凤凰颓势越来月明显,秦虹也只是不敢托大,但其实,若是他像早先一样,现在恐怕早已将之击溃。

秦虹眼见得明风与萧小杨二人不见得踪影,内心又是焦虑,思虑如此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他冒险疾速后退,果然水凤凰没料到他有此一招,几枝冰箭纷纷打错方位,秦虹由此得一喘息机会。

其实,水凤凰乃是明风用念力加之以灵力所幻化而成,虽然是威力无比,但是水凤凰毕竟不是人类,故而不可能像人类一样心思缜密,是以只要秦虹变个方位,便可躲开水凤凰的攻击,而水凤凰要转换方位,那是定然不会如人类一样快捷,只要秦虹得一空隙,便有机会将其击溃。

此时,秦虹接连变换自己所在方位,水凤凰不能像人一样预测变换方位,颓势更加明显。

如今,水凤凰败局已定,秦虹欲尽快结束此番斗争,当即快速的变换方位,逐渐的接近水凤凰。待离它们只有半丈之距时,他突然腾空而起,飞至两只水凤凰头顶上空。

水凤凰猝不及防,纷纷抬头。

却见秦虹两只手上已然起了熊熊火球,他身体倒置,头朝地,脚朝上,拍将下来!

两只水凤凰似是不知死期来临,竟然纷纷朝天上吐出冰箭,然而,那些冰箭一旦遭遇火球,均化为空气,但它们还是继续吐着……

秦虹见它们如此愚蠢,当即苦笑,想来一是笑自己先前的愚蠢斗法,二是笑水凤凰如今的无知,自言道:“无知畜生,今日就叫你命丧与此!”

说罢,他两只手又向后一索,然后向前猛然拍将下去,水凤凰顿时一阵剧烈摇晃,随后化为一滩清水……

秦虹从天上落下来,便坐下去,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也许,他也很累吧?但是繁华浮沉,名利荣耀,孰能放弃的了呢?和尚么?也不一定吧?

但是,那两只水凤凰是“畜生”吗?

……

山林之间,明风呆呆的看着萧小杨,心里想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子呢?不过二十岁的年龄,就有这么强的仇家?

她兀自看着,想着。

萧小杨已然沉睡,但他若是知道明风如此想法的话怕不是会被气晕再气死,但他到底是昏了的。

明风刚刚与他服了两粒绿心丹,想要他快点醒来,如今看他还未醒来,内心颇为着急,如此危险重重之地,若是那秦虹找到他们,可真是……

想到这里,她忽地一撇嘴,说道:“你还真有服气。我自己都没吃过这个。哼。”说罢,从怀里又拿出一粒绿心丹给她吃了。心中闷闷不乐的看着萧小杨,不觉间竟然痴了。

绿心丹是慕容仙子采集三十六种草药炼制而成,对重伤病人颇有奇效,但因所用草药繁多,故而被诸钩山诸女视为宝物。如今,萧小杨到现在一下都吃了五粒绿心丹,她如何不撇嘴?

微风吹过,林间树枝摆动,枝影交错,其间夹杂声鸟鸣,碧玉飞湍。

二人在山间一洼地处休息,明风只愿萧小杨快点醒来,可是如今看去,他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不觉得开始发愁了。

忽地明风周围树木一阵哗哗响动,明风立时戒备,内心想道:苦也。这么快就找到……

只见浓密的树枝慢慢的向两边散去,而来人却仍是负手之资,脚下过处,草木无不为之让路。

明风心道:这是何方高人?他竟可以以念力迫使草木土石为之开路?

当下内心恐惧,不知是敌是友。再向他看去,只见此人身着破旧土黄色粗布衣衫,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面容消瘦,鬓间头发已然花白,发丝随风扬动,一派得道仙人模样!

明风见他如此有魄力,身上也没有半点邪气,搞不清楚是敌是友,刚才自己一脸戒备模样,现在对面那老者就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自己,弄得自己进退两难,正自思量该如何是好?

那人却已说道:“你二人是水云阁门人?”

明风听他出言便道出自己道法来处,更加戒备,心道:不论敌友,身份不明,戒备些总是还的。当下鼓足气力,反问道:“你又是何人?”

那老者一听,猛然一怔,似乎是好久都没有人如此问过他一样,道:“我?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们打发那个圣火门的臭小子。”

明风一听,内心顿时又惊又喜,这几日与那秦虹战了又战,几次战败,几次逃脱,虽然说倒是没有被秦虹制服,但是那秦虹似是不将二人抓住不罢休似地,竟然一直追着他们打,委实头痛,也不知道萧小杨是如何惹到这么个瘟魔的。

如今秦虹就在这附近,保不准就找到这里,以她合萧小杨二人之力尚无法取胜于他,更何况现在萧小杨昏迷不醒,自己如何以一人之力与他抗衡?

若是真如这老者所说,他将秦虹打发,岂不是帮了自己大忙?何况萧小杨现在神父重伤,若秦虹一走,他不就可以安心养伤了?

想到这里,明风正色道:“若果真如前辈所说,晚辈感激不尽!”

那老者看了她一眼,只觉此女子说话形态竟然是如此熟悉,仿佛多年之前就已与她相识,急忙道:“你师从何处?”

明风见他如此关切问自己师门,心里只觉得这老者好生古怪,非要急着问自己师门,内心虽有点不情愿,但眼下看这老者并非敌人,或真能帮助自己打发秦虹。只得道:“弟子乃是诸钩山山主慕容细雨门下弟子,我旁边这位是水云阁弟子,但是师父是谁就不清楚了。”

那老者一听二人来历,呀道:“你是诸钩山慕容仙子弟子?”

明风听这老者语气中充满着惊讶,其间还包含着些许的激动,但却并无任何敌意,不觉纳闷道:“是。晚辈是诸钩山山主慕容细雨弟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