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幽火诀

破天 空山叶 1945 2013-01-23 09:22:24

  山间草木,随风而动。

鸟语花香,随风而来。

林间,陷入一阵沉默。

那老者稍稍平复心境,不经意间多看了明风两眼,随即目光又飘向山间,淡淡道:“没什么。你二人因何到此?”

明风言道:“这个晚辈着实无奈。前些日子,他,萧小杨,误打误撞闯入诸钩山,被我师尊救下,还引来了无数追杀之人……”

“那你师父现在怎样?”他不待明风把话说完,便打断她说道。

明风顿觉奇怪,这老者好像对自己师父特别感兴趣,她心中奇怪,但又不敢如何造次,说道:“是。我师父当日救了萧小杨后猜出水云阁出了大事,已经前往无叶寺通报无叶寺方丈了。”

那老者听她言语,不由得又多看了两眼,说了声:“哦。水云阁呢?”

明风摇了摇头,道:“晚辈不知。”

那老者看了看她,不再多言,内心想道:想来这女子知道的并不多,还是先救了这个水云阁的臭小子吧。

想到这里,那老者便向萧小杨走去,却听到一阵破空之声由远及近传来。

老者驻住脚步,回头看去。只见一道白光疾若闪电而来,到得离明风还有三丈处停下,白光咋收,现出秦虹的身影。

虽然早就猜出结果,但是当看到秦虹的身形从白光中现出时,明风还是忍不住内心惊讶,这人怎么每次受伤都好那么快呢?

那老者看他似乎一点伤势都没有,略一沉吟,笑道:“你是圣火门秦泰的弟子吧?不知你师父近来如何?能否像平常人一样走路了?”

明风听这老者言语,似乎是对秦虹这人很是清楚似地,内心惊讶,但听这老者语气,似乎对秦虹并无好感,当下欣喜。

秦虹一听他道出自己的师父名讳,内心不悦,但他师父百年来因为双腿早已在百年前的正魔大战中完全废掉,是以百年来未曾出山,这老者究竟是如何得得知?

他看向那老者,心中虽有不悦,但恐对方是修道高人,于是一躬身,道:“不知前辈是何人?是家师故交么?”

老者不言,只是摇了摇头,对明风说道:“孩子,你看好,欲在在斗法中伤他根本,不是你那样打法。”

明风呀道:“那是如何?”

秦虹听那老者语气,端的是猖狂之极,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他自幼父母凋亡,孤苦伶仃,是师父将他救起,收为土地,无奈他刚刚入门没多久,师父随门中高人外出,结果回来时便是双腿残废,从那以后,师父就再也没外出过。

这百年间,他苦修道法,颇得师父喜爱。而他也见师父身受残废之苦,立誓要为师父报仇。如今他道行已然颇有建树,终于在十年前成功接替师父成为圣火门第三代护教圣使之一。他师徒二人也由此扬眉吐气,在门中受得尊重。

他见那老者甚是张狂,不由得内心愤怒,虽然自己不一定就能斗得过他,但他生性孤傲,岂肯不战而败?

当下言道:“前辈如此说恐也太过托大了吧。”

那老者微微一笑,道:“是吗?

秦虹大声说道:“是。”本来那老者只是轻轻说道,但秦虹却感觉这老者无形中有一种威势,让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敢自信满满的回答。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秦虹心里如此想道。

秦虹在内心里正自思量,那老者忽地向前走了一步。秦虹连忙作势戒备,看他紧张样子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劲敌一样。

明风在旁边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秦圣使,你这又是作何?”

秦虹看她讥笑自己,脸上一红,当下不再管她,道:“前辈,接招了!”

言罢,只见他双臂一张,腾空而起,立在半空中,身上衣衫猎猎飞舞,端的是英姿煞爽,激动人心。

只见他面色凝重,眼中凶光毕露,凌空连行七步,口中诵咒:“九幽之火,永世不灭,以血引之,诛神弑佛!”

但见他手指变换,疾若闪电,而秦虹的脸上确实越来越红。然后他衣衫却是尽数鼓起,身上竟然变得通红,仔细看去,他身体周围竟然围了许多细珠,而且都是鲜红的,并且从他身体里还在不断的迸出这样的小细珠!

明风看了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禁冷哼一声,心道:魔教妖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施法竟然都是用鲜血作引!

那老者站在地下看着秦虹在天上施这一看上去威力极大的法术,竟然还满意的笑笑,言道:“不错,不错。想不到秦老鬼竟然能教出这样的徒弟!”他兀自说着,却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竟仿佛这旷世奇术对他没有丝毫的威胁一样!

他,究竟是何等人物?

秦虹在天上施法,却瞄到那老者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不由得一阵心虚,想道:师父教我的幽火诀是我圣火门极厉害的一道法术,为什么,他还会如此的淡定?

眼下施法完成,他连忙抛却杂念,心道:管他淡定还是紧张,身为男儿,岂可临阵退缩?

当下他双目圆瞪,大喝一声:“去!”

随着他一声大喝,他身体周围成千上万的小细血珠纷纷冲出,在离开一丈处散开,以秦虹正前方为中心,围城了一个又一个圆,布满了湛蓝色的天空!

血珠不断的变化,最后一个一个都变成了火焰,映红了半边天空。

他匍一施法完成,面上便有得意之色,朗声道:“前辈,请了!”

他此时可谓是满心欢喜,这一术法,自他在结界中学城以后,还真没用过,如今施来,威力看上去比那结界里施法不知大了多少倍。

这时,林间突响的鸟鸣,一群乌鸦,从他上空不和谐的飞过。

飞鸟,成群而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