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破天

长剑

破天 空山叶 1884 2013-01-23 09:22:24

  “师父。”他欲言又止。

青易说道:“你腿上伤势已然无恙,休息两天就没关系了。”

他看着青易为自己如此这般,心中感激,再不犹豫,道:“师父,弟子有事相禀。”

青易又坐在椅子上,说道:“你说吧,这里只有我们俩,但说无妨。”

冷凝看了看窗户,才说道:“师父,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乃是弟子奉命前去查探魔教底细,虽然不甚走漏行踪,但还是有收获的。魔教目前势力之强,恐怕已然超过了我中原三大派的任何一派。

说着,他又往窗户那看了下才说:“根据查探所知,日前所来魔教徒众不过是来暗杀你,以及打探我宫内实力的一小部分人,大队人马还在待命。”

青易听着缓缓点头,道:“你说的诸位师长也都想到了。还有什么么?”

冷凝继续说道:“是。师父明鉴。我们查探到魔教出现如今之形势,实是一个叫天命的人统一了魔教,是以现在魔教是统一起来各个击破我们。以弟子之见,既然水云阁已然覆灭,为保万一,我们应该去与无叶寺汇合,这样放能保住我们幻碧宫。”

青易听着这个小徒弟的声音,脸上却高兴起来,道:“好徒儿,你总算是长大了。你说的为师的知道了,你先回去安心养伤吧。”

冷凝起身拱手道:“弟子告退。”然后自己走出去了。

带山,卧龙洞。

萧小杨吃完午饭,走到洞口对着那老者说:“敢问前辈名讳,待来日我好报答于你。”

那老者却道:“你不是一直叫我前辈吗?那就叫我前辈吧,跟她一样。”他说着伸手指了指明风。

萧小杨看明风咋在整理山洞,道:“那敢问前辈哪位师祖门下弟子?怎会我水云道法?”

老者听了笑道:“你问老头如何会水云道法啊!哈哈。老头儿是偷学的,怎么,要拿老头回去治罪吗?”

萧小杨听了顿时大感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明风听了说笑道:“那得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原来明风刚好整理好山洞,要来叫他二人进去歇息。

萧小杨向他看去,只发现这女子笑靥如花,身材精致,端的一个水灵姑娘。

明风感觉到他的目光,转过头刚好与他对视,但二人什么都没说,随即双双移开视线,朝着洞内走去。

那老者走到最里端坐下说道:“你二人坐下。”

萧小杨与明风听了内心都感纳闷,平常老者除了帮萧小杨治伤会说话之外,其余的时间大部分都是一个人待在洞口,但二人俱知这老者乃是世外高人,不敢怠慢,双双坐下。

老者待二人坐定后道:“我知你二人内心着急,但是世间并不会出太大的事。幻碧宫宫主青易一身玄火道行魔教和人能及?加上无叶寺六位神僧佛法无边,魔教想要灭正道,岂是说灭就能灭的?而且我料想,过不几日幻碧宫与无叶寺就会合力与魔教大战。你二人身上带伤,道行又低,去了也是送命。”

萧小杨心急道:“可我二人再次也不是办法,魔教教主天命统一魔教,现在魔教势大,晚辈委实担心,而且,我师父又在魔教教主天命手里,晚辈……”

明风也附和道:“是啊,前辈,不如你同我们一起出山,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老者听了啐了一口道:“救什么黎民百姓,凭你们这点道行,不去送死就好了。”

他二人听了脸上一红,讷讷道:“你……”

老者对萧小杨说道:“你现在连御剑飞行都不能,还想什么除魔卫道?”

萧小杨却噗的跪下,叩头道:“请前辈为我疗伤!”

明风坐在一旁的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老者却说:“目前还不行,你二人这几日安心在山中修养。我看你二人资质都是绝好的,故而从现在开始,我会将我一身道术尽数传于你二人,希望你二人在这几日那日尽心修习,将来天下平定,勤加习练,但你等切记在水云阁师长辈面前不可展露,否则必有大祸!”

萧小杨与明风听的糊里糊涂,心道:难道这老者与水云阁师长辈们有仇吗?但他二人目前都是困在此山中,明风还好,身上没什么伤,只是还是有些虚脱,那萧小杨却是连基本的御剑飞行都不能,只好讷讷答应。

老者看他二人答应长舒了一口气,道:“如此便对了,你们且随我来。”

他站起身朝着洞外走去,萧小杨与明风跟在他身后,一起朝着洞外走去了…….

三人来到洞外的一片空地上,旁边却是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老者让他二人稍后,他却是一掌劈开一株百年大树,霎时间整片山林被蓝光萦绕,那树种的光芒冲破层层树林,绽放开来!

就像是,它等待破土的这一刻,已然千年!

明风与萧小杨二人俱是惊讶,这带山中竟然还有如此天地!

却不知这树种宝物到底是何物!

老者伸手拿起其中物品,原来竟然是一把全身蓝色的长剑!

随着老者将长剑握在手里,那漫天的蓝光如长鲸吸水般全都回敛在那把蓝色仙剑上!

真是一把好剑!

明风与萧小杨不由得在内心赞叹道。

老者拿在手里,对着明风道:“此剑是约二百年前我初来此山中时,见山中多万年美玉,故而采其精华者,炼制三年零一月才炼成的,剑成之时,满山玉碎之声不绝于耳,故名玉凌剑,此剑之威,可开地断山,威力相比于萧小杨的碧星剑要大多了,当是神兵之属,就送与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